Saturday

Multiple Blessings


同樣是多仔公節目,Jon & Kate Plus 8就遠比17 Kids & Counting好看。

先比較一下他們的來頭。約翰一家來自賓夕法尼亞州,頭一胎生了孖女,第二次懷孕一口氣生了六胞胎。德格 (Duggar)一家來自阿肯色州,二十年來以生仔為榮,第18個已於2008年12月出世。

這意味著什麼?約翰一家是東部城市人,家居不算大,十口之家連繫著城市的脈動。德格家則在南方州郡,住在遠離塵囂的莊園。美國南部,是保守派基督徒陣地──可想而知,這家庭的20票都是投給共和黨的──德格一家之所以樂此不疲地專事生育,全為「不斷彰顯上帝恩典」。如此一來,約翰家的處境,更具親切感、更易產生共鳴;相反,德格家的行徑,實在不易效法,其忠貞虔誠固然可嘉,但看起來只覺彆扭。

約翰與琦的孩子最大不過六歲,剛學來伶牙俐齒;六胞胎都是三歲,除了大吵大嚷,就是四處亂竄。夫婦倆雞手鴨腳,這個撒尿、那個哭喊、那個又跌倒,丈夫和妻子又常常意見不合──我們喜歡看,可不是幸災樂禍,卻是一種溫馨的會心微笑。無數的家庭,一個小孩也好,七個小孩也罷,都是在混亂中體驗著莫名的充實,在吵鬧之中摸索出最好的處事之道,讓愛與智慧,隨著生活增長。

德格一家就沒有這種場面。十八個孩子年紀差異甚大,大兒子已二十歲,小女兒一個月大,兄姊有組織地照顧弟妹,偌大的屋子中完整地實行「區域聯防」。節目中沒什麼亂局,只有像教育電視般的秩序和盈盈笑容。這種井井有條確是叫人折服的,只是失卻人味,觀眾難有同喜同悲的樂趣。

《同一屋簷下》的達也大佬說:「人住的地方,要有少少亂才好住。」畢竟一個家,必須打破一次玻璃杯才會成熟。清除一地的碎玻璃,懲罰一位無理取鬧的孩子,與太太爭吵,回頭替孩子換尿布,幸福的種子,全在裡頭。

Friday

The Principality (7)

看電影至片末,會把字幕都看完,感謝無數有才華的人,讓一齣夢成真。看戲劇至劇終,自然一直坐著鼓掌,看他們手牽著手謝幕,一張張傲人的臉,與靈動的歡欣。

只要抱著這種心態,滿廚房的骯髒碗碟,也可以洗得很起勁──筷子、大碗、碟子、湯匙、筲箕、砧板、平底鍋,合力為你們成就一場盛宴;砰砰、彭彭,在水聲中一一道別,返回後台休息。完成。快樂,一向源自感恩。

Thursday

On Marriage (3)

「眼睛癢癢的......奇怪......」

「怎麼了?隱形眼鏡粘了東西?」

「我不知道......你給我看看......」

「嗯......」

「看到什麼?」

「......老婆......我在你眼中只看到我自己......」

「......哎......怪不得這樣梗住不舒服......」

「............!!!!!!」

Wednesday

音樂二三事 (7)


來自Ada的小玩意。我一向甚少玩Tagging,這個既與音樂有關,就來吧。

玩法如下:
1. Put your iTunes, Windows Media Player, etc. on shuffle.
2. For each question, press the next button to get your answer.
3. YOU MUST WRITE THAT SONG NAME DOWN NO MATTER HOW SILLY IT SOUNDS.
4. Tag 10 friends.
5. Everyone tagged as to do the same thing.
6. Have Fun!

結果如下:
1. If someone says “are you okay” you say?
彭羚《非走不可》

2. How would you describe yourself?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OST, “Stranger That You Dreamt It”

3. What do you like in a guy/girl?
Nat King Cole, “I Love You for a Sentimental Reason”
P.S. 這個夠口花花了。

4. How do you feel today?
Evita OST, “Rainbow High”

5. What is your life's purpose?
林一峰《塞》
P.S. 原來人生意義就是在銅鑼灣尖沙咀塞車,這不是詛咒是什麼?

6. What's your motto?
丁菲飛《自己的天空》
P.S. 擁有自己的天空,擁抱愛與自由,我確曾經引用這段歌詞聊以自況。丁菲飛是很有誠意和才華的音樂人,二胡十分出色,還曾與妹妹丁薇及Secret Garden同台演出哩。

7. What do your friends think of you?
蕭亞軒《What's Next》

8. What do your parents think of you?
許冠傑 《搵野做》
P.S. 我媽的確最喜歡阿Sam,她的確最常叫我找一份政府工......

9 .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very often?
Beyond《光輝歲月》

10. What is 2 + 2?
Beyond《為了你,為了我》

11. What do you think of your best friend?
蔡琴《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

12. What is your life story?
張學友《祝福》

13. What do you want to be when you grow up?
Enya, “On My Way Home”

14. What do you think when you see the person you like?
蕭亞軒《愛是個壞東西》

15. What will you dance to at your wedding?
Carmen - Prelude to Act 1
P.S. 我的iPod裡有比才的《卡門》,毫不出奇;內子早已不只一次說明她與這個卡門無關。

16. What will they play at your funeral?
林一峰《今天應該很高興》
P.S. 大家乾杯!

17. What is your hobby/interest?
王菲《冷戰》

18. What is your biggest fear?
Norah Jones, “Toes”

19. What is your biggest secret?
Hayley Westenra, “Le Notte Del Silenzio”

20. What do you want right now?
夏韶聲《假如》

21. What do you think of your friends?
Alison Krauss, “The Lucky One”
P.S. 有我做你朋友,還不幸運?

22. What will you post this as?
Yo-Yo Ma & Friends, “Give Us Peace”

Monday

Take Home Chef


咱們其中一個百看不厭的電視節目,是Take Home Chef

高大健碩的男人有型,高大健碩笑容可掬的澳洲男人十分有型,高大健碩笑容可掬的澳洲靚仔廚師、一雙妙手變出千百菜式、讓女人站在身旁看得著迷的Curtis Stone,唉,他媽的帥死了。

Take Home Chef可以說是千篇一律──在超市「兜搭」美貌少婦,請纓入廚,等丈夫回來給他驚喜,包辦頭盤主菜甜品,端上以後揚長而去──但亦可以說是驚喜百出,只因每一集Curtis弄的菜式不同,家居的佈置不同,當然少婦的美貌也不同。更重要的是,每一位下班回家的丈夫,甫開家門即見一堆攝製人員,妻子旁又有一位無敵靚仔,他們驚訝的表情,才真是百看不厭啊。

這個節目的妙趣之處全在Curtis身上。他確是正人君子,一心將美食傳予萬家,對少婦絕無輕薄之心,但心邪的總是觀眾──男主人不在,女主人一定給他「電暈」了,你說不是嗎?這節目滿足了一點點越軌的幻想,卻又恰如其份地告訴你,回家始終最幸福,煮好一餐飯始終是學問,兩小口子共享晚餐始終最可貴。

美國男人的器量,也是看頭之一。丈夫吃著帥哥做的美食,心裡是何等滋味?帥哥離去以後,丈夫會對妻子說:"It’s fine, but don’t do it again!",抑或是"Darling, I’ll cook you a dinner next time"? Curtis Stone曾名列People雜誌「最性感男人榜2006」,與George Clooney、Brad Pitt、Johnny Depp並舉。所以嘛,那些丈夫很難可以比Curtis更靚仔──嗯,除非Curtis替Angelina Jolie煮飯吧。

Curtis Stone與另一位廚界紅人Jamie Oliver大相逕庭──指的不是樣貌,而是風格。Curtis用的食材全購自超市,笑瞇瞇地煮小巧菜式;Jamie則會走進森林採野菌,回來再埋首庭園,摘取新鮮迷迭香,再用上大把大把的鮮乳酪......你不妨想想,要是他們交換節目做做,肥爸爸Jamie太專注、太好男人,來家裡煮飯,實幹有餘,旖旎不足。

只可惜啊,香港住房太小,超市又太擠,大廚更只有韜韜或幟哥此等貨色,不然就是聲大夾惡的蘇絲黃──性感的阿蘇來煮飯給我吃呵,唉,我寧願吃貓糧。

Sunday

The Principality (6)


本圖恰如其份地顯示了某位家庭成員獨大的影響力,以及食量。另,約翰尼先生:本圖並無抄襲貴機構徽號之意圖,特此聲明。

Friday

Animal Stereotype


百無聊賴的早上,貓兒總愛打一個呵欠,表情異常誇張。我問:「孩子,其實你是不是一隻獅子?」

牠最喜歡的玩意兒,不是絨球或羽毛,竟是普通衣夾。像打冰球一樣,左手交右手;玩完以後,用口銜著,偷偷放一旁。「孩子,其實你是不是一頭狗?」

狹小蝸居,已是牠的遊樂場。走廊一傳來鐵閘聲,即縱身一躍,四腳離地的奔至門前。「孩子,其實你是不是一隻豹?」

四個月大,灰白毛色益見潤澤,然而臉龐卻泛起一點粉紅。「孩子,其實你是不是一隻豬?」

牠不耐煩道:「............Meow!」 【Meow!】#003

Wednesday

Meow! (2)


咱們的貓兒挺有文化,專挑書本來咬咬咬。內子說,貓兒喜歡咬書本、報紙,因為紙張是木造的東西,牠們喜歡植物的味道。前陣子學校考試,每天在家改卷,有如無間地獄;八卦小子看見人類這樣為一堆紙迷頭迷腦,拔口相助,每一份都親吻一遍。我累極,嘆一口氣,把紅筆一拋......嗯,紅筆筆蓋是膠造的,膠是不是橡樹造的?......

Sunday

#$%^&XYZ......

海天堂鬍鬚佬,你他媽的搞什麼鳥?

大紅燈籠高高掛,胖老爺初一大房點燈、初二二房點燈,初三三房點燈,一眾妻妾爭風呷醋......初四初五嘛,血氣透支,形神枯槁,坐在大廳發獃。嗨,來一盅海天堂龜苓膏,當即生龍活虎,不禁揚起得意忘形的小眼睛,連管家阿四都為之歡顏。──世上竟有此等惡俗卑劣、封建守舊、賤視女性、公然宣淫的廣告,海天堂鬍鬚佬,你是否他奶奶的失心瘋瞎了八輩子的狗眼?

兄弟們,為洗脫玩女人包二三四奶的嫌疑,現在跟我一起宣佈:永久罷吃海天堂

Saturday

Build Me A Child (2)

也許不一定要哲學家才當生孩子的;五星上將也可以。偶然讀到麥克阿瑟將軍為孩子禱告的禱文,為之驚歎:

"Build me a son, O Lord, who will be strong enough to know when he is weak, and brave enough to face himself when he is afraid; one who will be proud and unbending in honest defeat, and humble and gentle in victory.

Build me a son whose wishbone will not be where his backbone should be; a son who will know Thee and that to know himself is the foundation stone of knowledge.

Lead him, I pray, not in the path of ease and comfort, but under the stress and spur of difficulties and challenge. Here let him learn to stand up in the storm; here let him learn compassion for those who fail.

Build me a son whose heart will be clean, whose goal will be high; a son who will master himself before he seeks to master other men; one who will reach into the future, yet never forget the past.

And after all these things are his, add, I pray, enough of a sense of humour, so that he may always be serious, yet never take himself too seriously. Give him humility, so that he may always remember the simplicity of greatness, the open mind of true wisdom, the meekness of true strength.

Then I , his father will dare to whisper, "I have not lived in vain.""

「主啊,為我塑造一個兒子吧。使他夠堅強了解自己的脆弱,夠勇敢面對自己的膽怯;在誠實的失敗中,絕不氣餒;在勝利中仍保持謙遜溫和。塑造我的兒子,不至於空想而缺乏實幹;引導他認識祢,並了解,認識自己是知識的基石。我祈求,引導他不求安逸舒適,而是迎向壓力與艱難的挑戰。讓他在風暴中挺身而立,學會關愛失敗的人。

求你塑造我的兒子,心思清明,目標遠大。先駕馭自己,才試圖去駕馭別人;望向未來,但永不忘記過去。他擁有這一切以外,我祈求再賜他幽默感,讓他認真處事,卻不自以為是。讓他謙卑,使他永遠牢記──真偉大的平凡,真智慧的寬容,真力量的溫柔。如此,我身為父親,才敢輕聲低語:『我沒虛渡此生。』」


這篇千古美文,值得中英對照,玩味再三。上述種種,何嘗不是吾心所願;不管是兒是女,也該當活得坦然傲然。沒有比麥克阿瑟元帥更睿智、更有氣魄的父親了,嗟夫,大丈夫當如此哉!

Friday

Build Me A Child (1)

在《幸福的藝術》一書,看到這幅作品──《蓬托與兒子阿德里亞諾》(Iseppo da Ponto et son fils Adriano),作者是意大利畫家Paolo Caliari。父親厚重的右掌擐著兒子,左手輕按劍柄,眼神如劍銳利,儼如孩子的燈塔和磐石。而孩子,把玩著父親溫暖的臂彎,自顧想著他喜愛的物事,瞧著他喜愛的方向。我不曉得這對父子的來頭,卻認為,任何一位父親都該像他一樣英明神武。

「何時生孩子」是婚後慣性被問及的。我是教育工作者,你說,我怎能不三思。每天與嘩鬼、嘩鬼的家長打交道,什麼人養什麼鳥,三年以降,眼界大開。有謙和的家長、尊師重道的家長、以身作則的家長,還有任職會計懂得替孩子覆核測驗考試積分的家長;有護短的家長、酗酒虐兒的家長、心慈手軟的家長、顛倒是非的家長,還有與孩子爭玩遊戲機的家長。做家長絕對比當教師容易呵,教師要師訓要基準,家長誰都能當。

友人說,你和嫂子都是青少年工作者,最懂得教養,你們才最應該生孩子啊。我是喜歡孩子的,但我不得不說,生孩子不只是「有沒有四百萬在手」的問題。生育應該是個哲學問題。生孩子,不只要對自己有信心,還得對身處的城市有信心、對這世界有信心,甚至最根本的,對人性有信心,對生命有信心。可不是嗎,要是未能對生命抱持美好信念,製造一條人命來這五濁惡世,於人,是一種悲劇;於地球,更是加速耗光資源。

我相信,除了儲一筆錢、買一個大一點的住處、弄幾本育嬰手冊以外,生育,我還需要再準備些什麼。大概是一對堅如磐石的肩膀,或者是雙目如炬、能為孩子塑造靈魂、燃亮前程的眼神。嗯,也許只有哲學家才配生孩子了──但,慢著,哲學家一是看破紅塵,不生孩子;一是一窮二白,餓死老婆瘟臭屋的......

Thursday

On Education (32)

"We learn
10% of what we read
20% of what we hear
30% of what we see
50% of what we see and hear
70% of what we discuss with others
80% of what we experience
95% of what we teach to someone else
."

William Glasser, Educational theorist

Tuesday

你今日微調左未?

感謝孫局長給我們上了一課中文,學懂新詞彙──「微調」(Fine-Tuning)。

名是微調,實是「無微不調」。中中英中的人為壁壘建了又拆,母語教學推倒重來,只是不好意思說出口。從九七前各師各法的「自然彈性」,到現在官府認可的「特許彈性」,地球自轉一圈,歷時十年。

語言是一種藝術;政治語言,是不是一種使詐的技倆?你們呀,一味罵政府不對,好應設身處地,代入高官位子想一想。教育總舵,府衙深鎖;偉大領導坐鎮辦公室,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一言以為天下法。敲定好點子,令旗一張,六萬教師,人人爭先;千百學校,莫敢不從──

──君不見三三四新學制,一份份文件發下來,白紙黑字四個必修科加2X或3X、中英數通識佔總課時百分之幾多、20個選修科要文中有理理中有文、中文10個選修單元英文8個單元數學有延伸單元可選可不選、通識6個單元要小組討論但未有小班教學貴校自理。課節編排,人手調配,課室運用,全部尊重校本決定。上課時間表由零開始重新砌過;港九新界,個個人仰馬翻。

好了,現在勢頭不對,母語教學搞不起來,灑點口水花改絃易轍,彈性班中文班分科分班分時段均可,也不過是一張嘴巴的「微量」運動而已。「微調」之「微」,微妙在此。還不明白?你微調了腦袋沒有?



Sunday

Meow! (1)


午後,冬日陽光露臉,我仍待在案頭埋首幹活,貓兒臥在我大腿上,邊聽著梅艷芳的《似水流年》邊睡去。我的天,沒有比這更美的事了。

Saturday

Hail Apple! (3)


「閣下的i-Mac有何犀飛利?」

「20吋LCD、簡潔一體化的機身、還有它的運作中樞OS X!!看哪,蘋果奉行的簡約主義,是她的生存之道。就連廣告也那麼簡約,直率但有效。幾年前蘋果還拍了一系列經典的廣告,就只是很簡單的 "I am a Mac"、"I am a PC",但相當成功。還有這個更抵死的,衝著Vista而來,把每事問的安全提問具象化成每事問的『實蕉』──這就是比喻!這就是修辭!這就是語文!」

「蘋果喜歡用那種給人信心的白色。這種白色......感覺很特別............」

「對!白色有一種空無感。一切不需要的都沒有,不會囉囉嗦嗦的給你這個增值服務、那個附加服務......」

「白色,也就是包含了所有顏色之意!」

「一切需要的都在白色內。白色就是白色,不需要點綴,一切就只有剛剛好。」

「微軟......它的主色是什麼?」

「當然是──經典的死機藍屏!」



Wednesday

人間正道是滄桑

2008最佳電影,一是《色,戒》,二是Batman: The Dark Knight

The Dark Knight一改過往蝙蝠俠電影荒誕式的華美,回歸頹靡的黑暗末日。罪惡之城不再靠搭電腦佈景,而是脫胎自芝加哥。英雄,畢竟也要面對現實。

現實的殘酷,連英雄也得折腰。小丑要脅蝙蝠俠自首,不然每天有人送命;恐怖分子陰影下,大眾高呼「交出蝙蝠俠」。絕大部份人都沒有當英雄的興趣,絕大部份人都是愚人,正如小丑所說,人性有什麼可靠,我隨時都可令他們人吃人。想想明朝末年袁崇煥被當成漢奸,人人喊打,一文錢一塊肉地凌遲;復想起群情洶湧下釘上十字架的耶穌,蝙蝠俠的遭遇也不算什麼。

當時蝙蝠俠在香港取景,特區政府倒履相迎,謂電影有助帶旺香港云云;倒不知香港雀屏中選,不過因金光璀璨背後的冰冷無情。那句「劉先生的公司每年錄得整齊的百分之八盈利增長,一定有造假成分」,箇中諷刺有多少人聽得明?不然,這句「中國政府一定不會引渡自己人,我得親自去香港一趟」,夠直接了吧?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世間有捉不完的壞人,也有捉不了的孬種。暗黑騎士越空而過,只為港人引來遐思:假使香港真有蝙蝠俠,他能不能「濫用私刑」,把胡亂加租的領匯高層,或者最愛引咎留職的高官,抓起來吊在國金頂樓?


Tuesday

洪荒世界

香港人丟失小童,中國人吃掉小童;以色列人炸小童,巴勒斯坦小童立志當炸彈。在這洪荒世界,人類才是地球上最大殺傷力武器。直至滅頂。

Monday

落寞西雅圖

by Johnny. 14 Mar 2006.



Sleepless in Seattle,可算是清新可喜的浪漫經典了。」

「說真的,我確實試過sleepless in Seattle啊!西雅圖,是個浪漫悠閒但帶點傷感的的多雨城市......那兒很多遊客紀念品,都有一幅雨中圖畫,銘上一句 "Be Happy",或者 "Smile"。」

「西雅圖,在地理上亦是孤單一角呢。」

「對啊,西雅圖的海岸線也很獨特,陷在太平洋複雜多彎的海灣邊。在廣闊杳然的美國西北部,只有西雅圖獨自在海岸邊閃著。西雅圖,有如孤島灣邊的燈塔──最近的大城市,也得花三個多小時車程南下,且規模小多了。」

「電影特意選西雅圖,也有其原因吧。」

「對!只有西雅圖才有那感傷寂寞又高雅的氣氛。如果說洛杉磯、紐約是年輕人尋夢的天堂,那麼西雅圖是35+落寞白領的城市──還有一點,西雅圖到處都是參天杉樹、松樹,高大茂密的針葉林,因此才有一種孤冷的美感。而洛杉磯,只有熱情的椰樹、棕櫚樹......紐約,只是石屎森林......」

「緯度如此低,竟還多雨?」

「對啊,因為近太平洋的暖流。相反,更低緯度的紐約,卻受東岸大西洋氣候的影響,冷熱極端。即便如此,西雅圖老早就被選為美國國內最適合居住的城市!」

「話說回來,我看到有好事之徒將Sleepless in Seattle剪接成恐怖片!」

「......呃......未免.........太........斷章取義了...........」

「看,西雅圖夜失眠,也可以搞成很恐怖啊............」

「說的也對......說不定《金瓶梅》也可以變浪漫愛情劇............」

「《發條橙》變勵志正氣宣傳片............『生命有TAKE 2,請看發條橙』......」




Saturday

恆星

梅艷芳原來已離去五年了。

你或許獨愛明快的《夢伴》,獨愛冶艷的《紅唇烈燄》,獨愛惆悵的《似水流年》,或是秀雅的《似是故人來》。但只有《情歸何處》那種冷暖自知的淡淡哀愁,才是她內心深處的獨白,唱出真正的梅艷芳。

逝去的每一位,竟也有他們自己的一首Signature Song。這首代表作,偏偏都是寫於他們離去前不久,暗暗道出一生滄桑。於陳百強,那是《一生何求》──萬千寵愛的小王子,參不透得失。於黃家駒,那是《海闊天空》──原諒他不羈放縱,提早燃盡生命。於梅艷芳,風光背後,洗盡鉛華,只有這首《情歸何處》。

然而他們是幸福的。你看看鮮蹦活跳的林一峰恁地沉迷陳百強,他的一生、他的歌曲,在愉悅之中舞動。十二月婚禮上,我們細意選取十四首歌,開場始終還是選《漣漪》。優美的引子,依然讓人心醉。他的憂傷,幻化成後人細水長流的喜悅。他們終究是幸福的。


Friday

品味

正面點看,金融海嘯其實正是香港人反思「經濟的社會意義」的機會。若我們理解經濟活動的根本其實是人們交往和互助的途徑,而不單只是為了累積數字與虛榮而冰冷的存在,那麼我們才能明白消費的「矜貴」並不在於消費品牌的催眠與蠱惑,而是在於消費作為社會動力的崇高,即人與人之間溫暖的社會關懷......說到底,我們只有真正懂得消費,才能從「消費『啞奴V』手袋」的詛咒中得到解脫,並了解手挽一個弱勢社群編織的手袋,可以是一種更高的「品味」。
──羅文樂〈社企:開花前凋謝?〉(明報 2.1.2009)

Thursday

有名有姓

「《星期二檔案》有一集叫《有名有姓》,討論香港人名字!」

「我看過呢!不同年代的人,名字有不同的風格與期望。現在的香港嘛,有很多古靈精怪的情況:冷僻但讀音平平無奇的名字、字義不詳的名字、強行拼湊五行的名字,越來越常見哩。」

「我嘛,我替下一代改名的原則是:一、字義為先,以期望與祝願為依歸;二、不用艱澀的字;三、要有一點古典的書卷氣;四、絕不假手於人,尤其是放屁的江湖術士,別跟我來陰陽五行這套。──告訴你,我已為我們將來的女兒想到一個好名字,三年後登場!!」

「拭目以待......然而,你很多年前說的『挾仙』跟『抱月』在哪裡?」

「呃......蘇東坡註冊了專利,我還是不敢造次......我嘛,較喜歡一些沒那麼女性化的女仔名──就是說,男女均可的中性名字!」

「那麼.......『李中性』、『李中和』、『李酸鹼』有夠中性了吧?」

「.......................」

「或是『李中台』、『李左右』、『李藍綠』,或者『李瑞士』!」

「.......................#$%^&*(#%^&XYZ.......................」

「哈哈!那集《星期二檔案》,還提到同名同姓。我搜尋過了,跟我同名字的人,最少也有十來個。我聯想到一個問題:當人們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名字不是獨一無二的時候,會有什麼想法?」

「會令你更謙卑!《星期二檔案》裡,四位『黃梓澄』約會見面,還當彼此是兄弟姊妹;我心想,有沒有咁浪漫啊?」

「這是難得的啊!我想大部分人可能只會想:『條友on99,個名淨係你用得架?同你好熟呀?』」

「你有沒有興趣見見其他『你』?我相信有男也有女!」

「有想過啊。不過就是認為其他人會覺得很無聊。」

「這樣吧,日後你成了名,事情就不無聊了──『葉XX虧空巨款罪成 驚爆改名潮』、『律師行一日百宗 周X婷律師:我多得佢唔少!』」

「.......................#$%^&*(#%^&XYZ.......................」

「或者這個:『葉XX繼承十億巨富 驚爆同名相認潮』!」

「要是十億冰島克朗的話......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