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誰不愛國?

各位同學,今天我們談國民身份認同。就讓我們好好想一想:什麼叫愛國?誰才算愛國?

1. 人民解放軍 (1989年奉命進京清場,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2008年,奮不顧身,全力營救四川災民。)

2. 毛澤東 (已故國家領導人,中華人民共和國締造者;鎮反、反右、大躍進、文革,弄死了千萬計的中國人。)

3. 鄧小平 (已故國家領導人,改革開放總設計師;派軍入城,鎮壓八九民運。)

4. 溫家寶 (國務院總理,與民工包餃子,還第一時間奔赴災區前線,在眾人面前流淚。)

5. 孫中山 (國父,辛亥革命後就任臨時大總統,卻又不知怎地讓位予袁世凱。)

6. 曾憲梓 (金利來創辦人,前全國人大,邊坐輪椅傳聖火,邊喊「中國萬歲」。)

7. 李柱銘 (前民主黨主席,呼籲國際關注中國人權狀況,被罵為漢奸。)

8. 陳巧文 (示威者,呼籲關注西藏人權,其私人生活照被公開傳閱。)

9. 郭晶晶 (中國跳水運動員,為中國贏得金牌;卻在一次國際記者會台上,邊出鏡邊在檯底織手繩。)

10. 王丹 (八九民運人士,保外就醫以後流亡美國。)

11. 司徒華 (民主黨員,支聯會主席,被禁回國,天天被罵。)

12. 李嘉誠 (巨商,賺盡全世界的錢;包辦四川地震災民的義肢。)

13. 程翔 (資深記者,學生時代即認祖關社;年前被指犯間諜罪下獄。)

14. 岳飛 (南宋抗金名將,死得很慘;現代中國『五族共和』之後,被質疑應不應堅持北伐抗金。)

15. 屈原 (戰國楚臣,心繫楚懷王,死得很慘;被現代中國人質疑為同性戀者。)

16. 譚嗣同 (清人,戊戌政變失敗,死得很慘。)

17. 謝晉元 (國軍中校,抗日時奉命與四百多人留守四行倉庫,掩護國軍主力從淞滬撤退。)

18. 楊惠敏 (女童軍,冒著日軍炮火到四行倉庫,把一面國旗送到謝晉元手上,以振士氣。)

問題更正:其實,誰不愛國?




《八百壯士》(1976)



學生:「孫中山?是『鐵拳無敵孫中山』那個嗎?」

老師:「……………………!!!!!」

Thursday

太齷齪

若然你是我的朋友,我衷心希望,你不是以下其中一類香港人。

(1) 電梯門尚未打開,別人尚未步出,已把手指按在關門掣上,生怕夾不死他的樣子。這是對人缺乏尊重,而且我也不相信多按數秒對事情有幫助,也不相信,一天廿四小時都必須神經緊繃地爭分奪秒。

(2) 登上巴士,硬是不肯挪前一點,任由車頭的人擠瘋。你擠人,別人也在擠你;寧可大家折騰,也要相信「站在車門前方便下車」的惰性潛意識。

(3) 大大個LV袋放在東鐵入閘機,慢條斯理「嘟」十世,就是不願乖乖取出八達通。解決方法:她們 (還有他們!)應該去買一張LV形狀的八達通,或者一個兼具八達通功能的LV。

(4) 商場玻璃門快要關上,立即變身成一張紙飛快「攝」過去,明明雙手健全,也懶得推門。門前,是最能看出一個人教養的地方;或許他們心底裡覺得,不管是「為人推門」還是「為己推門」都是一種粗活,是一種下人的工作吧。



P.S. 當我看見街上男人女人身上越來越普及的LV和Gucci,我開始將之與膠袋的普及相提並論了。

Wednesday

此有故彼有

云何為因緣法?謂此有故彼有。謂緣無明行,緣行識,乃至如是如是純大苦聚集。

──《雜阿含經》

Monday

The Nearness of You

"It's not the pale moon that excites me
That thrills and delights me, oh no
It's just the nearness of you...

It isn't your sweet conversation
That brings this sensation, oh no
It's just the nearness of you."




The Nearness of You
Norah Jones



不必言說,不必對望。只要有對方在旁,一切多麼美好。謹以這首溫柔的歌,送給每一位朋友;要是你也體會箇中真意,恭喜你,你積了八輩子的福了。


P.S. 淘氣的她硬要把《
The Nearness of You》這曲名戲稱為「你的近性」,兀自吃吃笑老半天。我把臉湊過去擠她的臉頰,以「我的近性」好好教訓她。

Sunday

Bravo!

早上九點半,老爸工作的食品工場。

清潔阿姐:「喂禮哥,昨晚的《銀樓金粉》大結局,阿伍詠薇個肚是誰經手的呢呵?」

老爸:「我不知道。我家裡除了老婆,誰也不愛追電視劇。」

中午十二點半。

清潔阿姐:「哈,究竟是誰搞大伍詠薇個肚的呢?」

老爸:「......不知道。我沒看。」

下午二點半。

清潔阿姐:「咦,《銀樓金粉》大結局啊,伍詠薇個肚呢,你說是誰經手的呢?」

老爸:「@#$%^&*............是我經手的!得未???!!!」

爸,I'm so proud of you!

Saturday

黑人多好

奧巴馬越來越有總統相了,如今乾脆積極備戰麥凱恩──且看從不強調黑人身份的他,能否成為首位黑人總統,實現自由開放的「美國夢」;抑或美國人表露骨子裡的保守,選了老頭子出來。

是的,奧巴馬沒有白人甘迺迪、克林頓般俊俏,但高佻的身子、俐落的舉手投足,紓徐的氣度,就是魅力所在。黑色肌膚,予人一種疑幻疑真的想像──他敏銳,就像NBA黑人球星;他滿有魄力,就像遠方生機勃勃的非洲草原;他吃得苦,就像他家鄉裡熬過殖民與饑荒的祖先。

必須說,黑人,其實秉承著不少得天獨厚的天賦。

黑人歌手,有一把圓熟渾厚的好嗓子。Nat King Cole父女,Whitney Houston,Stevie Wonder,或輕柔深情,或放浪忘情,歌聲同樣醉人。

黑人球員,有渾身肌肉,有靈動的身手。杜奧巴、艾辛、伊度奧,簡直是人肉坦克車;Jordan、Kobe,打籃球像跳Hip-Hop;米高莊遜、加特連,爆炸力強,對手食塵。

唯一不足,黑人骨架大、骨骼密度高,在水中沒有優勢。我曾這樣問中一學生:「奧運比賽中,常常見黑人跑手贏得田徑金牌,卻很少見黑人泳手贏冠軍。你猜這是什麼原因?」

「我知!因為黑人下了水,會甩色!!!」

臭小子,種族歧視不止,還擅搞爛gag,結果給我敲了一記頭殼。




Friday

瘋狂粵語



小魚兒:「......曾獻世支持熱態......我支持固態和液態......」

約翰尼:「......那麼我支持氣態......把所有工作都氣態掉......」

小魚兒:「......那麼,我支持『完全變態』!」

約翰尼:「『完全變態』,你的班裡不是已有很多嘛?」

小魚兒:「不,他們是『不完全變態』,待到明年升班就真箇『完全變態』............」

Thursday

戒驕戒躁



雖然我捧車路士勝歐聯,但我還得承認,曼聯更實至名歸,C朗拿度更加犀飛利。

初出道時還很稚氣,當今的C朗真夠恐怖了,除了靚仔,左腳、右腳、盤球、頭槌、罰球全能,現在連助攻都學會了,獨食也改了,隨時可以像《Road to 2002》的戴志偉,一季二十入球二十助攻;一口氣拿下世界、歐洲足球先生,又有何難。

只是嘛,還有「十二碼」這道罩門。真不明白費格遜竟仍容忍他這種「窒步」射法──環顧球壇,這樣主射的人極少,除了C朗的前輩費高。「窒步」目的在擾亂門將心神,目的在攻其不備,但卻白白浪費了助跑的起動力。老奸巨猾的費高,常能精準掌握節奏,「窒步」不多,中間的停頓也短,故能一射中鵠;但年少氣盛的C朗呢,卻弄巧反拙,停頓略多了零點幾秒,騙不了性情沉穩的施治。

一句話,這種自以為高明的射法,絕不可取。

看看其他球員──波歷克,不論在德國隊還是在車仔,主射十二碼總是自信、決斷、力發千鈞,盡顯德國人冷靜沉著的風範。林柏特,從前也偶有射失,但他改良了助跑,步履重心集中在腳尖,引發十足彈力,射球勁度更強。左腳的傑斯、艾殊利高爾,角度力度兼備,十二碼乾淨俐落。

所以哪,C朗火候還是差一點點,尚未戒驕戒躁,我只是服他七成。我反對霸權,反對一言堂,反對失卻「人味」的百戰百勝──像獨孤求敗般「群雄束手,長劍空利,無敵於天下,乃埋劍於斯」,就沒戲可看了。C朗未能天下無敵,對球迷來說其實是一種幸運。

若然要向「偉大球王」的殿堂邁進,也許,C朗拿度需要一次失敗,一場令他洗心革面的敗仗,就像1994年世界盃巴治奧射失十二碼一樣。畢竟,那能夠戰勝命運悲劇的,才能更上層樓,才能豁然開朗,才能取得更讓天地動容的偉大成就。



P.S.1 反對曼聯長期稱霸!既說反對霸權,一旦輪到車路士壟斷,好,我去捧阿仙奴!

P.S.2 無線體育新聞有「語文潔癖主義」──人家背脊明明印著「RONALDO」,硬要把「C朗拿度」譯為「基斯坦奴」。《明報》則折衷地寫「基斯坦奴朗拿度 (C朗拿度)」。Come on,乾脆叫朗拿度吧,把那個不知潔身自愛的巴西人取代掉又何妨。

Monday

同哀

上午八時二十分,我跟全班同學說:待會兒二時廿八分,全校上下肅立默哀三分鐘。這三分鐘,除了為地震死難者致哀,請你也祝福無數深入四川的救援人員和記者平安回家。別忘記,單是軍警已有十四萬;他們在一個怎樣的煉獄裡行走,你曉得嘛?

晚上十一時半,定下來看新聞,你就知道,今天你花三分鐘做的,是全香港、是神州舉國上下一起在做的。你見證了一場歷史銘記的災劫,你參與了一場偉大無私的行動。看國人──尤其北京人──自發地振臂高呼「堅強四川!堅強中國!」,我幾乎感動落淚;人民的真情實感,人民的自發力量,才是真正的國寶。今天,我為國人自豪,也為你們自豪。

年青人,你們口中常常掛著「屈機」什麼的。我告訴你,天災人禍,最「屈機」的就是地震──風災水災雪災,尚能預測、迎戰;火山爆發,由遠至近,也未算人人遭殃。地震,在嬰孩熟睡中降臨,在農民耕作時降臨,在你上課、閑逛、玩電腦時降臨。頃刻天崩地裂,山嶽互撼,河川變形,人類自命鬼斧神工的建築,就更不消提。

你沒有本事懸浮半空,移居雲端;每一天你都在倚靠大地,踐踏大地,在其上步行、種植、營建、享樂,在其上狂奔、輾壓、砍伐、撒尿,大地沒吭一聲。但是你也別要感情用事──說什麼「天譴」之類──大地沒有怒忿,沒有情緒可言;如實正知,地球壓根兒是板塊與板塊構成,每天或大或小都在震動。只是你麻木無知而已。

忘不了一幀幀瓦礫下的慘劇,更忘不了千百人沿著高山峭壁逃亡,在汨汨江流一旁,徬徨等候救援小舟的情景──

──地闊天長,萬頃茫然,人,不能以一瞬。如今,你,還怎能不對皇天后土,戒慎戒懼,心存謙卑?

P.S.

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草木叢林,
稻麻竹葦,山石微塵,
一物一數,作一恆河,
一恆河沙,一沙一界,
一界之內,一塵一劫,
一劫之內,所積塵數,盡充為劫。

──《地藏菩薩本願經》

Saturday

老師不死

「葉爺爺,你為什麼想當教師?」

「我本人沒有想當教師,是學生們想我教他們的......魚爺爺,那你又為什麼想當班主任?」

「我告訴你,我本人沒有想當班主任,是全體高層送我大禮,要我當班主任..........葉爺爺,我又問你,現在是星期六下午,我為什麼還在家改學生的作文?」

「沒有人迫你改的。你可以拿來摺飛機啊。」

「對啊!或者擤鼻涕也可以喔!」

「不行,會流鼻血的......尤其用寫有字跡的地方去抹,一定會身中劇毒而死......」

「............你令我想起一個傳聞.....說有學生知道老師有蘸唾液掀紙頁的習慣,於是在紙頁塗上慢性毒藥........」

「我聽過喔,唉......魚爺爺,為什麼有人想毒死我們?為什麼我們該死?」

「其實我們不用怕,我們並不該死!你想想看,這世界未有股票經紀、歌星、AV女優、會計師、社工、律師和IT人之前,一早就有教師了!我們幹的是歷史最悠久的神聖職業!」

「我們是蟑螂,是打不死的活化石……………???!!!」

Friday

兵形象水

你以為你只是靠惡靠大聲?一班四十人,四班百六人,你的孩子有些要罵,有些要哄之、哦之、明寸之、暗寸之、煩之、耍之、試煉之、勞役之、冷對之、統戰之、孤立之、曉之以大義;此外,還有些要先罵後哄,有些要先哄後罰,有些要先寸後耍,有些要先冷對後曉以大義......

《孫子兵法》曰:「聲不過五,五聲之變,不可勝聽也。」又曰:「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為師之道,斯亦不遠矣。

Wednesday

四川,古往今來的天府之國,頓成地獄。倒下來的,是一個個如卷軸般古遠淳美的名字──都江堰,是秦代李冰開鑿的河堤;綿竹,三國時蜀漢的邊關,諸葛亮之子諸葛瞻殉國之地。

可是已沒時間浪漫了。山城夷為平地,數以萬計的人一下子消失。小時候,總以為「消失」,就像科幻小說,或者魔術般突然在你面前消失。長大才知道,真正的消失,是如此的可怖。

活下來的,才最難苦。既可移青山,既能斷江流,國人終有一天,也定必能重新奮起。


《想家......》
(《蘋果日報》14.5.2008)


真佩服尊子先生的慧黠和慈悲。如果我們可以傾國之力辦奧運,我們同樣可以傾國之力救死扶傷,不是嗎?

Tuesday

父子

與父親同行,看「黃安源的胡琴世界」演奏會,已是三年前的事了。台上,有黃安源、黃晨達演繹《梁祝》、《賽馬》、《三門峽》;台下,也該有不少父子聯袂出席罷──別的父子,大概是爸爸帶孩子來,而我,則是帶爸爸來的。

老爸酷愛音樂,然而消息不靈通;每次都是由我抓緊時機,快快購得門票。小時候,老爸在家玩HiFi自娛;我對那些靚聲膽機什麼的不感興趣,倒是任意取他的CD來自己聽。如今,我就用我掙來的錢,購票邀他聽音樂,報答他給我的這份不多不少的啟蒙。



你看看黃氏父子這形神合一的演出哪,我得說,他們是世上最有型的一對父子!用心細聽,不難分辨出〈十八相送〉、〈同窗共讀〉、〈抗婚〉、〈樓臺相會〉、〈投墳〉、〈化蝶〉等多個章節──傳奇是耳熟能詳的,你說它老套嘛,它卻充滿情真意切;看來只是你太傻太天真,沒失戀過而已。

音樂,就是能把故事昇華,化作蝴蝶飛舞空中。黃安源把原曲改編、移植,變成高胡與二胡合奏,梁山伯與祝英台一唱一和,活現眼前。我獨愛胡琴,高亢的高胡,將似水柔情表達得淋漓盡致;二胡,也獨有一種意在弦外、欲言又止的漫美。也只有胡琴,才配合這生死相許、千古遺恨的淒迷意境。

老爸卻硬要爭辯,聽《梁祝》要聽小提琴,要聽俞麗拿或西崎崇子。我不同意哦,奏《梁祝》,小提琴太華麗、太靈巧,失卻二胡的濃情厚意。我曉得我有自己的想法,凡事不必與老爸苟同,於是就笑著乖乖閉嘴了。
〈遷〉#001

Monday

南蓮園池

甫步入南蓮園池,一股古怪臭味撲鼻而來──初時以為是豬糞,細心推想,應是三四月潮濕時的植物酸腐氣味。

素聞南蓮園池,規矩特嚴,五步一哨十步一崗,恁地認真。滿園珍貴的羅漢松、蘭花、盆景,還有幽雅的仿唐木建築,被人胡亂踐踏破壞固然不好;只是萬事萬物,皆有成、住、壞、空,樹木自己要發臭,那是誰也管不來的。

遊園的多是老人家,心情舒暢;或者一家四口,樂也融融。據說園池乃康文署轄下公園,交由志蓮管理;早前鬧出「不准舉手」、「只准拍照不准寫生」的笑話,揭露管理過嚴,志蓮方面說,這是希望保持園池清淨,遊人到此可修心養性云云。

若是如此,何不把管理人員全部換成淨苑的僧人?穿著僧袍,一臉清癯;掃地打坐,拈花微笑,一園的禪趣,才稱得上南蓮園池。香港人懂看眉頭眼額,俗諺亦云「入屋叫人,入廟拜神」,遊人至此,還好意思聒噪嗎?

看看成效吧,要是志蓮僧人也搞不好,才狠心邀少林武僧來也不遲。只是,管理公司倒別自作聰明,愚蠢至出錢聘人扮和尚,如此作偽,倒不如把全部羅漢松都換作膠花算了。


1 May 2008.

Sunday

親愛的胡爺爺



「胡爺爺,你為什麼想當國家主席呢?」

「呵呵呵……我要告訴你,我本人沒有想當主席,是全國人民選了我,讓我當主席。我不應該辜負全國人民的期望……………我也靜靜雞告訴你,其實是鄧爺爺選了我,讓我當主席,所以我更不應該辜負他老人家的期望。對不對?」

「噯?那為什麼鄧爺爺選您當國家主席呢,胡爺爺?」

「嗯嗯嗯............松田小朋友,如果您的爺爺開了一家拉麵店,他一定會在子孫中選一位做拉麵最棒的,來當將來的店主,對不對?我的鄧爺爺以前嘛,最拿手是搞經濟和開槍,我兩樣都會,所以我就當了主席喇。」

「啊,胡爺爺,我也想當國家主席,怎麼樣才能當國家主席呢?」

「…………不管你長大以後想幹什麼,從小都要好好學習,培養自己良好的品德──尤其是『韜光養晦、面懵心精』的道理,還要鍛煉一個健康的體魄──尤其是你的臉皮和心肝,這樣將來不管幹什麼,你都一定能成功........................不過嘛,始終還是有一個首要條件,聰明的小松田,你明白那是什麼嘛?」

「我明白啊胡爺爺!那就是,先要有一位開拉麵店的爺爺!」

Saturday

百戰不殆

《孫子兵法》裡最為人熟悉的一句話,或許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但其實,兵法原文並無此句,應作「知彼知己者,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

「不殆」是「不會陷入危險境地」之意:戰前有周詳策劃,對敵手有通盤的認識,每次臨陣應戰,就立於不敗之地,即使遇上困阻,都能應變自如。

百戰百勝固然最好,不過孫武子從沒承認有此妙法。親愛的老師,您每天的敵手是毫不講理、出招毫無章法、兩點發脾氣兩點半又笑騎騎的小孩子,嗯,您就「,輸少當贏」算了。

Friday

泥牛入海

「『泥牛入海』這成語真是他媽的妙極,拿來形容我教給學生的任何東西,就最好不過!!九點說的,九點半就忘掉!!你想想看呀,泥──牛──入──海,那是一種多麼淒楚、多麼悽愴的浩歎!橫豎我教的臭小子都是爛泥來的,不如把他們統統掟落海罷!!!」

「.........對不起,此行為嚴重污染我們美麗的海洋,我們是堅決反對的。」

「豈有此理,那麼把爛泥學生疊起來,做一支教育界國殤之柱吧!!!」

「.........對不起,國殤之柱的爛泥質量太爛,無法堆疊起來。」

「........................!!!!!!」

利則動之

《孫子兵法‧火攻篇》:「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為人師者,勿與孩童一般見識,出口傷人,覆水難收;豈能動輒火滾開片,掟人落海?

Thursday

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
我也願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讀此詩,時維大學三年級。當年三四月,中大人未畢業先拍畢業照;杜鵑怒放,蟬鳴滿天,人人興高采烈,即使還未曉得幸福在何方。大限既臨,就此步出絢麗的山城罷,城外就是大海,面朝大海的人,總是有勇氣的。

數載過去,我已活過海子自殺那天的年歲了。念如今,我正著手建築,屬於自己的那所春暖花開的房子。願你也一樣,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幸福全然是一種決定,一種選擇。


Cheung Sha Upper Beach. Summer 2005.

Wednesday

面朝大海


小魚兒:「因著夏韶聲,重遇了這廣告──1987年,我們還剛剛唸小學呢!『海天一色伸延無限,化作海鷗飛渡遠方,衝出天邊胸懷大志闖一闖』,多美麗的意境!」

約翰尼:「拍得真好!航向大海,向世界出發,那正是我們成長的八十、九十年代的精神!多麼慶幸我們成長於這個年代!」

小魚兒:「朋友,你喜歡向海拋石嗎?我總覺得,這舉動是有點特別含意的。」

約翰尼:「哈哈!喜歡啊!還喜歡彈它幾個漣漪呢!──我還看過《民國豔史演義》,說從前那些大軍閥會與美女情婦到海邊,將銀兩當作石頭拋向海!」

小魚兒:「..................怎說呢?大海,象徵自由;自己沒法奔向自由,拋石入海就有一種安慰了......?或者,拋擲這動作,展現著雄壯的力量、廣闊的視野......?」

約翰尼:「或許只是自己想飛得遠,投射了這個欲望?石頭投向陸地會下墜,我們不忍看到這殘酷的真相,所以就拋向海,寧願相信,海中是另一個世界?」

小魚兒:「對!投向陸地,不只下墮,還會碰撞碎裂!但石頭入海則不同,咚一聲,清脆利落。」

約翰尼:「而且,大海那柔軟而無窮的包容,與陸地的堅硬倔強是強烈的對比,我們心底裡,都渴望大海的懷抱。」

小魚兒:「對極,這正是奧秘所在!『也許一天我變做魚,活在你內,把心釋放。』就是這樣了!」

Tuesday

小班教學

葵涌教師:「我的中七通識學生要上戰場了。學生臨陣惡補,問我小班教學方案的事──部份校網的學額供應不足,為何就不能推行小班教學?」

大埔教師:「部份學校網學額不足,指的是中西區、灣仔、九龍城等地方。這些區名校甚多,學額供不應求;如果改為小班教學,例如一班25人的話,它們就更加收少些學生了。這就造成名校競爭越演越烈。」

葵涌教師:「嗯。為什麼小班教學遲遲不上馬?你想想,在教育界,爭取小班的呼聲已有十多年,爭取十二年免費教育則似乎不甚強烈。十二年免費教育是用來配合三三四新學制的,政府『盡地一鋪』搞教改,自然要為教改護航;曾特首會說,錢都花到十二年免費教育去了,小班就唯有遲些喇。」

大埔教師:「不僅如此,小班其實也造成了另一種標籤效應。我一位朋友任教的某小學名校,年年收爆,校長堅決不推行小班,因為小班已被理解為『保護瀕危學校 / 劣質學校』的措施──『行小班 = 收生不足 = 素質不佳』!」

葵涌教師:「話說回來,其實小班教學,是一種與香港價值相違背的東西。你想想,一老師對四十位學生,工廠啤機,多快好省,這才叫超值、大件、抵食!」

大埔教師:「甚至連家長也這樣想:多人進去的店子,才好吃的嘛!當年教統會的主席是涼粉松,是個商家──現在的教育管理方式,也抄襲自港式工廠工商管理……」

葵涌教師:「小班有何不可?辦教育,是需要想像力的!要懂得高呼:Why not!!」

大埔教師:「對!我們這班有所為有所不為的頑固份子,要在夾縫中生存、發光,就得考我們的智慧了。」

葵涌教師:「好!我們自行搞班本小班!我講書時叫半班人睡覺,只教另一半!翌日輪換!」

大埔教師:「再狠一點,每堂實行個別調較,其他統統睡覺吧!」

Monday

巴士定律

(1) 最匆忙的時候最擠塞。

(2) 最睏的時候,一定沒位坐。

(3) 為免稍後會有一個核突佬坐在你身旁,你會選擇坐在一個不太核突的佬旁邊。當然,首選還是不坐在男人旁邊。

(4) RoadShow流通程度與iPod暢銷程度成正比。

(5) 世上並無「靜音車廂」這回事。

(6) 在你熱得滿頭大汗的時候,偏偏73X來了一輛上層一排三座位的。

(7) 冷氣有早涼午暖的功能。

(8) 趕得及最後一班車了,八達通就負錢了。

(9) 去一個陌生地方,找到一條直達的巴士路線,才發現中途停站比你想像中還要多──結果,比乘鐵路慢半小時。

(10) 一位美女前面,總站著兩個麻甩佬。

(11) 當你正想呼呼大睡 / 在電話爆粗的時候,才發現家長 / 學生坐在附近。

(12) 獨個兒坐→睡著→流口水,機會小於車廂擠滿人→睡著→流口水。

(13) 越近終點,睡得越甜。

(14) 車廂內禁止吸煙,但沒禁止人身上有煙味。

(15) 你鄰座那聲如洪鐘的長舌婦,她的手機電池壽命就是夠長!

Sunday

YMCA Wu Kai Sha Youth Village. 3 May 08.

這是我第二次為學生辦領袖訓練營了。三日兩夜,工作人員辛苦;兩日一夜,時間太緊──怎樣也好,還是玩不夠的。咱的孩子真有福哦,十多年前我唸中學時,屁也沒多個,哪有此等閑錢與閑情。

主題,是挑戰自己,面對各種困難,培養領袖特質。社工哥哥姐姐已是熟手技工,學生也是專業玩家。蜘蛛網、Top of the World、Trust Walk、夜行、營地定向……一個個遊戲,要是難度適中又有趣的話,確能把一堆堆難題扔給參與者去處理,模擬出一個又一個的決策時刻,甚至一次又一次的團隊危機。

咱們的孩子,生活裡還缺各式各樣的虛擬嗎?擎著操控桿,揮動衣袖,舞動五指,每天打網球,打太鼓,指揮阿仙奴與AC米蘭,以及拿AK47殺人。打機有助鍛鍊腦筋嘛,自辯者如是說。真真假假,虛虛實實,腦筋鍛鍊成如何就不得而知了,但我確信,真正的成長,還是得斗著膽,捲起衣袖,親身在這橫逆世界裡,碰壁,跌倒,失意,流淚。那時候,社工不在了,老師不在了,那就有好戲看了。

真正的逆境,我們設計不來,我們是教育工作者嘛,誰忍心把他們真箇丟進鱷魚池呢,不怕家長投訴嗎?

兩日一夜,二十多人,三支團隊。不難發現個別幾個男孩女孩冒出頭來,身先士卒有之,出謀劃策有之,沉著應戰有之。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一顆種籽,一朵小星花;我多希望小花十多二十年後真的長成一位領袖──然而,事實是並非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領袖,甚或,並非每一個人都需要成為領袖。

「就算做不成Leader,都要學做一個Member!」老師不才,這就算是離營前唯一能送贈給大家的肺腑之言了。


這微笑是真的,並非虛擬。

Saturday

My Friend!



感謝冬蟲夏草君與我分享這段夏韶聲的演出。

Danny果真是越老越醇,蒼涼的沙沙聲音收放自如。就如他所言,激盪人心的歌曲最能歷久彌新:《交叉點》、《永不放棄》還有《My Friend》──「永遠向前,永不停步」,時間廊的廣告歌曲,不啻為簡潔平實的生活箴言,每天清晨,我就常一邊聽著,一邊逼巴士趕上班了。

很少人可以這樣,在舞台上將自己的全心全意全靈,都唱到作品的深處,唱到聽眾的心坎深處。有人質疑你擁護Danny二十年的選擇?讓我替你評一評理──為什麼有渾厚開闊的嗓子不聽,硬要聽雞仔聲?樂者,樂也,聽歌是為了快樂的。為什麼一定要聽至hit流行曲?古今中外,天南地北,世界何其寬廣,妙韻俯拾皆是;相反,等待時下年輕偶像能力誠意大躍進,等他們十首歌中忽然有一首聽得出歌藝來,那真是十分不符經濟效益,「時間第一,My Friend」哦!

「他們年輕人」追求流行,追求速食、速換、速朽,那就各適其適好了。鑽石恆久遠,一顆永留存,買一顆鑽石,你會到珠寶店選,還是到魚市場碰碰運氣?當然,要是願意,也可以癡心一片地等待魚眼裡長中珍珠來,或者直接把馮京作馬涼亦未嘗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