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森林之旅

人生,其實像一條從寬闊的平原走進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結夥同行,歡樂地前推後擠、相濡以沫;一旦進入森林,草叢和荊棘擋路,情形就變了,各人專心走各人的路,尋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擠擠同唱同樂的群體情感,那無憂無慮無猜忌的同儕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離開這段純潔而明亮的階段,路其實可能愈走愈孤獨。你將被家庭羈絆,被責任綑綁,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複雜和矛盾壓抑,你往叢林深處走去,愈走愈深,不復再有陽光似的伙伴。到了熟透的年齡,即使在群眾的懷抱中,你都可能覺得寂寞無比。

──龍應台、安德烈《親愛的安德烈》

Sunday

半年一聚

大學畢業以後,要約會確是艱難。然而這半年一聚,有足夠的時間各自紛忙,也就有了足夠的談資教我們樂開懷。

Hannah,從前的你也許不夠自信,現在經歷了磨練,你已變成真正的叻女了。

大餅,快結婚吧,給我們時間表和路線圖,結了婚才跟我來個men's talk。

嘉欣,與從前一樣沒變吶,同樣對社會工作滿有熱誠,以及健忘。

多高興見到大家過著充實的生活,找到自己的幸福,還「三句不離本行」起來。例如:

A君:「人們總以為教師工作很輕鬆,不明白箇中苦況。」

B君:「倒不是啊,我想起唸小學時,有位同學上課時憋不住,撒屎了!老師問他,你幹嘛不舉手上廁所?他答,我,我......我......不敢舉手呵......你想想,嗚,多難堪!......」

C君:「是嗎?多可憐吶,誰會替他清理?有沒有人照顧他呢?」

D君:「大概是校工帶他到一邊,叫他自己清理吧!嘿,換作是我,一定摑他幾巴,嘿!!!」

A君:「哈!他去了清理便便,難道就不用上課?錯過了默書怎辦?一定要他補回!至於你嘛,你只擔心如何寫report向上頭交代此事吧!」

B君:「..................」

四人之中,一是真的很忙的教師,一是真的很熱心的社工,一是扮惡的懲教署督察,一是純真的政府EO。至於誰是誰人,亦顯而易見矣。

P.S.

一位教師、一位社工和一位懲教署督察在爭辯誰的工作最重要。

教師:「教育是社會的投資,一個社會怎可能沒有教師呢?」

懲教督察:「你錯了,你要是幹得差,你的人就全去了我那處了!」

社工:「不!他的人是先去我這邊才對!」

懲教督察:「不!要是你也幹得差,你的人也一樣來了我這邊!──然而,就算你和你都幹得好,年年一樣有一大班人來了我這邊;所以,我們的監獄工作才是最根本的!」

教師和社工:「……………………………」

Saturday

Live long enough to find the right one!


世界衛生組織跟聯合國愛滋規劃署拍的性教育短片,活潑幽默,大開眼界!



Friday

足球男不受歡迎?

不論你年輕時唸齋校或是co-ed,或許你也會發現:籃球男總是比足球男受 (女生) 歡迎──少女心中的白馬王子,多數是校內的籃球隊員。各類年輕人的愛情小說,都在描寫如何暗戀流川楓般的俊男。現實世界裡,像《足球小將》的大頭妹,不是沒有,但相信也僅限於是「大頭妹」而已。

箇中原因,在此網誌中看到很精闢的分析,例如:籃球員一般都他媽的比足球小將高大威猛;籃球場一般都在校園,方便女生圍觀;籃球速度高動作快,急停轉身、起手投籃的密集式肢體表演,乃一場惹女生尖叫的視覺盛宴,相反,(她們只覺)足球員莽撞粗野,像在玩泥漿摔角......

我唯獨要補充的是,as time goes by,時間可以說明一切。我常常見到九人或十一人場裡,兩隊頂著大肚腩的中年漢租場踢球,還攜眷出席;太太們與小童,在場邊高高興興地踢小波波,或者在聊湊仔經,或者純粹坐著曬太陽。雖然,她們可能很悶,但她們總算來了沒走掉。如此樂也融融的情形,卻從沒在籃球場上見過。

Live long enough to find the right one──年輕時,沒有女生迷戀過你,又何用惋惜?回頭想想,一個會在足球場觀眾席坐著看你的女子,在二十二個男人之中,她只看你一人,她沒有邊看邊打PSP、邊講電話,她沒有嫌陽光太猛會出雀班,她甚至不會在你入球後歡呼尖叫,因為她其實也不太懂足球,她來只是一心坐著等你──兄弟啊,你想想,她才是真心愛你的,你積了八輩子的福了。




Speed 10th Anniversary. May 2004.

Wednesday

大埔人假日最佳活動:趁著好天氣,與友人結伴到公園的草坡,坐下,躺著。

睡在藍天下綠地上是怎樣的感覺?頭、背、臀、雙腿,全身緊貼著大地,是何其的安穩,彷彿被巨人捧在掌心之中,如珠如寶。

儘管躺下,聆聽大地的呼吸,做著各式各樣令人快樂的幻想......






......例如,眼前這道微微起伏的草坡。地闊天長,包容一切,此刻忘掉自己吧,把自己想像成一隻螻蟻又何妨。將緩坡再放大一點,將自己再縮小一點,便看到一片連綿的翠綠丘陵──像在《魔戒三部曲》裡,洛汗國的六千騎兵,在這邊山坡結集,一二三,衝啊!殺向山下,看,何其雄偉!──不過,閣下亦可根據個人偏好,把它想像成其他著名的戰役,熱愛祖國的您可以想一下平津或淮海戰役,解放軍把國軍打得屁滾尿流──慢著,淮海附近是平地還是丘陵?

......例如,眼前這個Kite Runner。這邊其實不是供大家放風箏的,只是附近的風箏放飛區常擠著不少遊人,於是總有幾個聰明人走來我們這邊試著放──但是,根據梅菲定律,If that’s no kite, there’s a reason──這邊多樹,風也靜,放風箏是煩惱自尋。你還是要試嗎?根據梅菲定律,If anything can go wrong, it will──我們幸災樂禍地等著他泡湯,他卻把風箏放起來了,於是我們像唸咒一樣,再唸一次萬能的梅菲定律──If things haven’t gone wrong, they will go wrong sooner or later! 三秒之後,風箏線便給樹枝卡著了,兩個壞蛋吃吃笑慶祝一番。




……例如,眼前這棵樹。從這角度看,此地像極了瘋人院外的草坪,兩個瘋人在一個無比悠閑的下午出來放風,自以為很幽默地高談闊論,一副天下獨醉我獨醒的模樣。也許再過片刻,漂亮的護士便會走近喚我們回去房間了,她會很溫柔地輕呼:「喂,國家主席,是時候回去吃藥了!」Again,你亦可以根據個人喜好,自行設定瘋人院護士該體貼地稱呼你為「總統先生」、「Aaron」、「華仔」或是「Bill Gates」。

小魚兒:「朋友,假日如此躺在草地上,有何感覺?」

約翰尼:「嗯……令我忘卻了工作。」

小魚兒:「唉,你這樣說即是還未忘卻『工作』啦!」

約翰尼:「…………!!!!!」

Tuesday

Love & Integrity


五六年過後,你有否發現自己比以前進步?兩個人在一起,給予對方的不只是愛,還有新的視野,新的啟發,新的滋養。談論一齣電影,交換一本書,計劃一次旅程,在陌生的街道上找陌生的店子,以及研究如何把蝦子麵煮得更好吃。

Monday

領導人改的名

我對中文名字特別感興趣 (然而我卻不吃姓名陰陽五行那套)。兩岸領導人下一代的名字,就更堪玩味──偉大的領導人高瞻遠矚永遠正確,他們替子女改的名會否也氣派不凡得很?

搞「三個代表」允許資本家入黨的江澤民,他的兒子叫江綿恆。綿恆者,福澤綿綿者也,他除了是科學博士,還大手投資搞汽車工業,乃發到豬頭的太子黨實業家──你敢說,這一切與他老爸無關?

喜歡吟詩的溫家寶,早前雪災時跑到火車站安撫民眾,一副愛民如子的模樣──總覺這有點紫陽同志的影子。總理有個女兒,叫溫如春,看來總理的濫情性子是來真的了。

最有趣的,要算對岸的連戰。連戰的祖父叫連橫,父親叫連震東。連橫臨終時正值日本鬼子侵華,國破家亡,遂指定未出生的孫兒要取名「連戰」,取其自強不息、光復河山之意。後來渡海了,連戰也一度當了國民黨主席,可惜兩屆總統大選,都「連戰連敗」予阿扁。

連戰有兩子連勝文、連勝武,連勝文有一子名連定捷──你看連家祖孫五代,背負著多沉重的「戰勝一切」的擔子!連戰退下戰線後,放手予馬英九,才換得國民黨如今「英九中興」的局面──退一步海闊天空,原來不戰才能勝,真夠諷刺了。

還有陳水扁與馬英九。我十分驚訝於阿扁的兒子名叫陳致中──竟沒用上「台」字,怎夠深綠?至於小馬哥,兩名女兒一曰馬唯中、一曰馬元中,無獨有偶都用上「中」字──中者,中和方正之意也,世上可以只有一個中國,但世上並非只有一個中字解釋。

最後,我想說,當我知道李鵬的兒子叫「李小鵬」恁地懶惰時,我對李鵬的厭惡又添三分了。


恭喜小馬哥


你發現了嗎?小馬哥不論何時何地對著鏡頭說話,他的眼神總是不知投向哪邊的。

小馬哥是很專心的乖男人,他是謙卑地「發言」,而非囂張地「演說」,似乎每次都是在「很努力地」唸完要唸的話就是。謝長廷倒是口齒伶俐轉數極快,是出色的表演者;抨擊馬英九的「疑似綠卡」時,還在台上即場搞出「今天說他有,明天說沒有;早上說他有,晚上說沒有,到底有沒有,跑去問阿九」這種Good Gag來。

你大可立即挺馬,將之解釋為:「小馬哥目不斜視,是真君子吶!」眼睛不投向任何一方,可以說是怯於面對,逃避眼神接觸;也可以說是不偏不倚,對誰都「一視同仁」。一個眼神,各自表述。

要是在西方國家,這種羞羞赧赧的表現是不及格的。你看美國歷任總統,甘迺迪、克林頓,甚至爛透的小布殊,在講台上手指指的好不霸氣;再看看貝理雅、白高敦,在下議院說著悅耳鏗鏘的英語;回頭再看看奧巴馬,還未真正當上總統候選人,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著魅力,一場演說吸引萬多人。

用西方領袖的標準來要求小馬哥,算不算公道?畢竟小馬哥溫良恭儉讓,是千年罕有世間難求的「仁君」,延續著「聖人治國就會好」的遠古神話。現代民主政治的外衣下,演繹的卻是富「中國特色」的「王道仁政」,煞是有趣。

今年大選,貪腐的陳水扁成為小馬哥的最佳助選員,民眾熱切期待清明的政治,「奧步」也讓人反感,大體上和平理性,乾乾淨淨。台灣的民主、台灣的政黨輪替,走在全球華人社會的最前面;就算稱不上「楷範」,叫「參考對象」也當之無愧。

溫和謹慎的小馬哥固然惹人喜愛,但身處江湖,在必要關頭大力拍檯、怒斥小人,展現一下中華鐵漢風範,也是需要的;man爆的一刻,也一樣叫大家尖叫歡呼。

小馬哥,你不單英俊,還渾身雪白;世途險惡,緊記此後要加倍當心政壇上的「政治色魔」,在你身上東捏一番、西抹一把。因為,隨著大選落幕,另一場「非禮小馬哥」的大賽,也隨即展開了。

Sunday

It's only words

肝受病,則目不能視;腎受病,則耳不能聽。
病受於人所不見,必發於人所共見。
故君子欲無得罪於昭昭,先無得罪於冥冥。

──《菜根譚》

Saturday

撞鬼你


通識科阿sir:「剛才有幾個中一女生氣急敗壞地跟我說在學校撞鬼!你聽過這種事嗎?」

通識科miss:「是嗎?沒有聽過。」

通識科阿sir:「她們說到了晚上六點正,那些『創校人玉照』黑白瓷相會自己在笑……她們說人人都見到,還大哭起來……」

通識科miss:「小朋友看得太多哈利波特的緣故吧。不用理她們。」

通識科阿sir:「對,她們連早讀時間都在看鬼故呢。這叫求仁得仁,她們心中就是想鬧鬼,於是真箇看出鬼來了。」

通識科miss:「你不用太上心,她們總是這樣。我和她們去宿營,也總在鬧著說看到鬼、昨晚有鬼之類。」

通識科阿sir:「呵呵,我們各科老師要不要也做點事情?例如中文科作文題目──『請以步移法及動靜結合及多面描寫法,形容我校創辦人的笑容』;或者搞個歷史科project──『追尋創校人含辛茹苦,從流汗、流血到欣慰地笑的三十年歷史』!!」

通識科miss: 「..................」

通識科阿sir:「還有數學科呢──『計算創校人微笑的嘴角弧度黃金比例』──啊,咱們通識教育也有新課題可開了!──『試探討中中創校人微笑,與近日孫明揚微調母語教學方案容許教學語言自決之關係』……!!!」

通識科miss: 「看來,應該是你撞鬼了。」

通識科阿sir:「你想想,可能是顧老先生他老懷大慰,疊埋心水想轉英中..........」

通識科miss: 「不曉得了──也不會用英文教通識吧。」

通識科阿sir:「............我死定了!!!!」

Friday

As Time Goes By

不只一人問我,這句"As time goes by"是什麼意思。

年輕一代沒聽過,也不奇怪。那是《北非諜影》的主題曲,幾十年來不斷有人翻唱:

You must remember this,
a kiss is just a kiss,
A sigh is just a sigh......
The fundamental things apply,
as time goes by......
And when two lovers woo,
they still say "I love you",
All that you can rely......
No matter what the future brings,
as time goes by......

Humphrey演的天涯情聖,放走了情人,兀自舉杯澆愁,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你說他裝酷也好,他就是如此不羈且迷人──其實,不少男人心底裡,都有這種扮偉大從而自以為很有型的情傷基因。

喜歡"As time goes by"這片語,真的是因為它是英文──中文的「時光流逝」、「日月如梭」還是「歲月飄過」,都失卻As Time Goes By的意思──時光,沒有飄,沒有逝,沒有任何傷感色彩,也沒有你想像中的浪漫,它只是冷冷的goes by而已。時間,總會過去的,管他什麼絕代佳人,管他什麼傾城之戀,儘管過日子罷,到頭來,什麼都不算什麼。

才廿多歲而已,別輕言望斷天涯,過盡千帆──然而,從高考到大學畢業再到現在,成年了,你,也如此經歷過「感傷時光流逝」與「as time goes by」的兩種心境嗎?

Thursday

2006德國世界盃冠軍:中國!




中國終於在「完全符合國情」的情況下勇奪世界盃,可喜可賀!

「惡搞文化」在國內大鳴大放,要多好笑有多好笑,其創意與技術水平甚高,剪接、字幕、配音,加上活潑靈動的國語京罵,香港的《福佳》,也不算什麼嘛。

神州大地令人失望的東西太多了,大家都恨鐵不成鋼,惡搞短片倒教人一窺國內網民的見識與觀點,也提醒我們,國內並非只有沉默的愚民順民。

當然,笑是共通語言,但笑話並非共通語言,不知就裡的人當然看不明白笑位;《中國勇奪世界盃》惡搞前程昏暗的中國球壇,只要有留心中國體育發展,當必令人莞爾。

片末惡搞足球評述員黃健翔一段最精彩──06年世界盃,黃極度失儀地怒罵澳洲滾蛋,「爆咪」狂呼意大利萬歲──事實上,這種失儀,在北京奧運隨時發生,亦不足為奇!

Wednesday

樂子 (13)

Ikea, Shatin. 19 Mar 2008.

看來我們大可大手買入熱朱古力包,作我們12月送給親友的回禮禮物。

Monday

至少還有

教學不如意事,十常九十。

但也別忘記他們。例如逢星期五,子豐上罷家政課,都給我端來他弄的食物。例如中文課,談起癱瘓病人,嘉雯來跟我借《潛水鐘與蝴蝶》一看。例如凱琳,她告訴我,她看得出老師總是有用心備課的。例如琴、怡等幾個女孩,主動買禮物送給病倒住院的英文老師。例如中七畢業同學,在紀念冊上告訴我,上我堂就最醒神……一切都很好,只要還有他們。

Sunday

Our Green Years

還記得母校校歌的首兩句嗎?“At the dawn of my green years, when all day golden dreams fill me......” 歌詞白白唱了七年,現在才算心領神會。

我把塵封在家中某處的包裹搬出來,與好友坐下來分享:當年的中文作文,為什麼可以如此好笑?中六的成績表,竟可以有3條F?准考證上的照片,那表情是自信還是自負?課堂筆記,現在還能讀懂嗎?寫著試試看的小說,咱們何來如此詩情畫意?……

多慶幸一生之中,擁有這種同步成長的朋友,言笑晏晏地談著彼此年輕時的荒唐事──或者,一些你早已遺忘了的荒唐事,他竟卻他媽的還記得──日後當了特首,記得要宰掉他們滅口。

一是芳,一是約翰尼。衷心感謝您們。




早前我的中七通識學生也畢業了,我跟學生分享這片段──中七畢業班啦啦隊表演,由我們首創,此後,成為恩記每一屆中七畢業班的傳統。

有自信、有態度、敢作敢為──這就是以前的我們,也是我對自己學生的期望。

Monday

四不一沒有

不奢望、不自大、不茍且、不氣餒,沒有所謂「沒有你地球就轉不動」的問題。

Sick Leave

自己才最重要,家庭才最重要,妻子才最重要。其他什麼的都並不重要。


私家醫生,輪候一小時,會診一分鐘,專業判斷快狠準。
慷慨施藥,一式八款,敬送病假紙乙張,多快好省,杏林典範,莫此為甚。

Saturday

P.S.

"Smile......tomorrow will be worse."

The Murphy Philosophy

Friday

神職

「不知是事實還是心理作用──那天被小子擊傷手臂後,我總隱隱覺得肩膀疼痛。」

「兩者皆有的。我也曾被疼愛的學生襲擊,抓我的手臂,幾天都有這種感覺。」

「聽聞最近有段『老師打學生』的短片流傳中。我沒興趣看,也沒興趣深究誰對誰錯;我只知道,在這社會,學生打教師,是教師無能;教師打學生,是教師暴戾。」

「唉……」

「還有昨天,我和一位當懲教署的朋友,在電話中有些小小誤會。於是我明白了教師和懲教署職員最大的分別:懲教人員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開火罵人;而教師,則總被別人──上司、家長、學生、官僚、社會人士──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指摘一番。」

「唉,我們是低等生物……什麼都是我們的錯……學生行為有問題,因為老師不理;學生吸毒,因為老師不管;學生成績惡劣,因為老師教得差……我們是神啊…………」

「嘿,不知我們這一行,應該供奉誰來保佑我們才好?」

「孔子已不靈了。」

「關帝?救苦救難觀世音?馬龍白蘭度?梅菲?」

「不如……董建華?!至少有個特點相似,就是──『離開是很容易的,留下來卻要勇氣!』」

「……『每個人都反對我,所以我是最對的??!!』」

Thursday


她送我一包花茶,還叮囑我,無論如何也要抽點時間乖乖坐下,見證花蕊在溫水中展眉盛放。

Wednesday

我的一位孩子,因沉迷打機、拒絕上學、擊傷雙親,見報了。我把事情告訴芳,芳應道:「嗯,咱們一比一平手了。」她的學生,犯事鬧上法庭。

家訪時這孩子態度惡劣,不講任何道理,還轟開我們離家出走。社工和主任還很沉著,我這班主任卻光火了,一把抓著他,爭持中被他用乒乓球板劈了一記。

事後我沒了怒氣,卻充滿歉疚。是我不夠冷靜,是我妄想自己能人所不能。

孩子仍舊沒上學。手臂則瘀了幾天,也罷了。如果一痛能換來一醒的話。

Sunday

Tai Po Waterfront Park. 2 Mar 2008.

春暖,我們躺在草地上,笑看眼前這個笨手笨腳的父親,向孩子示範
如何錯誤地放風箏。

Saturday

It's only words

她還沒下班,我閑著,獨自走在街道上。放輕腳步,沒想什麼,只覺又孤單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