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悼肥姐

1945-2008
R.I.P.



從我五歲到十五歲到廿五歲,肥姐還是那樣的肥。我一度相信,有些事是不會變的。直到某台慶,她臥病在輪椅上接受掌聲,肥姐瘦了一圈有氣無力的樣子叫人驚訝。我還是相信,她不過是病了不舒服,肥姐將會永遠地肥。

卻不知她已走到盡頭。肥姐如美人,不許人間見消瘦。

梅艷芳、張國榮的離去,感受還不很深;肥姐的離去,卻別有滋味在心頭。肥姐,象徵了一種樂觀開朗,欣欣向榮,充滿溫情的精神。想想看,作為長期被社會拿作開玩笑的Symbol──肥,卻能突圍而出,屹立不倒幾十年......在這個越來越幸災樂禍的社會,還有可能再有這樣的異軍突起嗎?她對秋官的那份包容,她對女兒的慈愛,她放下身段製造歡樂 (經典莫如當年台慶泳裝踩雞蛋),與她螢幕上霸道的形象、笨重的體型,是多麼大的對比啊!

相信她離去時,必定也是開懷離去的。她的開朗開懷精神,貫徹在她的生命中,不傻,不天真,更不虛偽。《歡樂今宵》主持人是當之無愧的,也不可能有更好的主持人了。

近年無線一度想翻炒《歡樂今宵》,但只能夠重演片段,無法再闖新天。大抵,我們的社會,已沒有從前的淳樸寧靜;大抵現在不再是艱苦中安享片刻歡樂的時代,而是無時無刻都在亢奮的時代──亢奮,來自股市勁升一千點,來自打機升level,來自偷窺私隱,來自扔石頭公審他人......

況且,一家人安坐家中歡樂今宵已沒必要了。大家各有各的亢奮,好些人,十點十一點還在外頭歡樂中呢。

我們多久沒有歡樂今宵了?我們多久沒有歡樂了?肥姐、梅姐、Danny、家駒、喝采、幾分鐘的約會......一個屬於我們的年代,終於逝去了。


(Inspired by Johnny. 21.2.2008)

Tuesday

悄悄話

這次是第二位同事跟我說:你不像第一年當班主任嘛。這於我是一種不可多得的讚賞。

畢竟我還是個涉世未深的,需要別人認同的小伙子。

Sunday

溫柔婉約


唸中四五時,最喜歡的歌手是來自新加坡的陳潔儀。喜歡她拿捏得很精準的深情獻唱,喜歡她那份冷傲、淡定。此外還有一點個人因素:她的樣子有幾份似我的兒時 (打架) 玩伴、如今遠在美國的表妹。

把她的幾張國語專輯,從塵封中抽出來再細聽,倍感醇美。滿漂亮的她,氣定神閑就唱出廣闊音域,唱出動人情感;在《拔河》裡唱出倔強,在《心痛》、《傷心》中唱出錐心泣血。

很多人認識她,始於她的粵語作品《揭曉》、《等了又等》、《來夜方長》,當然還有《雪狼湖》。其實她早期的國語歌曲才最動聽,不只是因為她是國語人,而是國語總比粵語多一重溫溫軟軟的含蓄美。

套用好友的比喻:粵語是精巧靈活的,像個調皮的孩子。國語是大家閨秀,是慈母,是鄧麗君的溫柔婉約。

Saturday

賢愚莫辨 (2)

特殊老師:「我有時會想:到底我的學生是真傻還是假傻?尤其是有位自閉症衰仔,他奸計得逞後的笑臉……可以與崔尚宮爭輝!」

Miss BandFree:「哈!怎樣也好,你的工作也真有意思。外子說教智障人士好悶,看來是他未有投入,又或是心態和性格不合吧。好高興你能樂在其中,在工作裡,你有被需要的感覺。」

特殊老師:「是的!但若論知識的教授,特殊學校絕對難教一百倍!簡單如數1-10,各種錯漏大開眼界──有的手口不協調,明明指到7,口裡還在數5!最大難題是,他們根本沒有『數數目』這概念;要他們明白為什麼要數數目,絕對是高難度!」

Miss BandFree:「我也不明白,為何要他們數數目......」

特殊老師:「其實我也不明白呢!但至少,我覺得自己真的能幫助他們。有位妹妹,教一次就學曉倒數10-1,我問她:『好叻喎!你媽媽教你架?』她竟說:『唔係呀,葉老師教架!』又有一個蒙仔(蒙古症仔)更勁,他隔鄰有個英文人,我用英文教他倒數10-1,誰知那蒙仔聽過一次就一字不漏讀出來,嚇死我了!」

Miss BandFree:「果然是真人不露相!他會不會是『資優的智障人士』?」

特殊老師:「對呀!其實我們也有所謂『拔尖補底』的工作。細心看,你會發覺上天其實很公平──懂得說話的,多數工藝平平,自閉仔反而工藝出色!他們資質比平常人差嗎?平常人卻理解不到他們的快樂!他們畢業後根本不用擔心,去不到庇護工場,就會送去日間中心,有得玩,有得旅行,有得做做少量工作。」

Miss BandFree:「死啦,好羨慕!他們一生下來,就好像在度假,好像在快樂島居住的選民。其實有時做人,目標真的可以像『數1-10』般簡單,不一定要爭名逐利哩。」


「凡你們對我最小的兄弟姊妹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25:40)

Friday

賢愚莫辨

Miss BandFree:「我對住A班,每兩次就有一次要靠恐嚇才收到一點點功課!如此下去,我不能再教小朋友了──習慣了一開口就唬人,看來要改行做收數婆了。」

特殊老師:「哈!做探員或ICAC調查員也可以啊!」

Miss BandFree:「你呢,你的小朋友會不會也把你氣死?」

特殊老師:「會呀!其實他們的情緒、他們的行為偏差模式,與一般學生無分別──同樣有些孩子,明明可以控制自己但偏要放肆、講大話、Attention-Seeking、多嘴怪、無心向學只顧吃喝……」

Miss BandFree:「他們講大話?我好有興趣知道他們怎樣撒謊?你試過受騙嗎?」

特殊老師:「當然有!例如明明懂得數1-10,他偏扮不懂,讓你來與他些接觸,從而覺得自己好威;又例如,明明是他惹人,就硬說別人惹他。更壞的,明明老師說了今天吃A飯盒,卻扮忘記了,施施然取了B飯盒.....他們一撒謊,語氣、眼神迥異,一聽就知了。」

Miss BandFree:「『唔係我呀...無呀.......係你嘛.....』」

特殊老師:「哈,就是這樣了!最初兩星期真的幾辛苦,那些自閉孩童懂得試探老師的底線,大叫大嚷,叫足一堂,或者走出位玩水……」

Miss BandFree:「結論是:特殊學校,智障的不似智障;主流中中,正常的又不似正常!」

Thursday

岳陽樓記


小魚兒:「想不到現在輪到我去教《岳陽樓記》了……小時候讀此文,覺得十分精巧,且具大氣魄。」

約翰尼:「是呀!那接連的四字句也很有氣勢,但不冗贅。」

小魚兒:「不僅如此,現在終於看通了它的主題了。今天自己再讀,才明白更多。」

約翰尼:「對!當時還不很清楚那思想上的Connections──天地山河與人事變遷、百姓與朝廷、古與今、孤獨與知音人──一切皆有聯繫,而一切聯繫的匯聚點,就在岳陽樓!故謂其氣勢恢弘,不在修辭之故,在其connections之故!」

小魚兒:「我爸早前去過洞庭湖,他說岳陽樓那兒好像要建電梯……」

約翰尼:「他媽的,華山早也建了登山纜車呢!」

小魚兒:「登岳陽樓是朝聖,不是嬉戲!」

約翰尼:「『氣勢全匯聚在一樓之中』,你這樣向學生解說他們能明白嗎?你可以用風水學戲耍一下呀──『麥玲玲主講2008龍氣匯葵盛』這樣會否明白多一點?」

小魚兒:「怕只怕,看過壯闊河山的孩子有幾人?更別說『先天下之憂而憂』,在我而言,他們能體會『為他人而擔憂』這種心情,已算不賴了。」

約翰尼:「朋友,我們也沒有看過多少壯闊山河喔,我們都是讀來的,想出來的喔!沒看過不是問題,沒讀過、沒想過才是問題!我們小時候的國文課本,也沒有多少精美的插圖,那時候也沒能上Google搜尋圖片,但就是很能幻想當中壯闊的氣象、壯麗的畫面。」

小魚兒:「對極。你最喜歡《岳陽樓記》哪幾句?」

約翰尼:「『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騷人,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

小魚兒:「我跟我的學生說,我讀書時其中一個遺憾,就是背默《岳陽樓記》拿不到100分!『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歟』,我只漏了個『歟』字!!!」

約翰尼:「哈!他們的反應怎樣?」

小魚兒:「他們說:『區sir我們現在幫你再默一次吧,你坐下開始默啦我們給分!』我即說:『……咱們做人要向前看!下星期一第三堂,你們一起來完成我的遺願,不然我死不瞑目,就此決定!!!』」

Monday

On Education (26)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

──《哥林多前書》13:1-3


我在中三孩子的作文中讀到這段耳熟能詳的經文。謹以此自勉。

Sunday

假‧釋

「朋友,有讀過歐陽修的《縱囚論》嗎?」

「沒有呢!」

「是批評唐太宗的。唐太宗會把死囚暫時釋放回家,叫他們一年後自動回獄受刑。」

「然後所有囚犯都自動回來了?」

「是的。於是太宗贏得了賢君的美名,但歐陽修批評這是做秀。這樣做是君主和死囚互相利用,互相猜度。死囚會誤以為只要依約回去,太宗會赦免他們;太宗又會以為死囚會感恩。」

「對呀。況且古代的死囚,能逃到哪裡謀生呢?還不是得乖乖回去。」

「歐陽修還說:如果太宗這招真的能以德服人,那為什麼年年都有這麼多死囚?」

「好串啊......哈哈!」

「於是歐陽修主張,這做法只可偶一為之,而且回獄的死囚一個都不赦免。」

「對。否則死刑就會失去阻嚇的作用。」

「現在,我和你,似不似放假十多天後,自動回去受死的死囚?」

「嗯嗯……死囚能一了百了,但我們.......原來比死更難受!」

「朋友,我們和死囚不同哦!要是你明早遲了回去,你的君主才會給你赦免──赦免你一切職務,即時生效!」

Wednesday

Don Alvino Corleone

我校的幾名教學助理,都去了報讀教育文憑。我擺起小前輩架子,跟其中一位女孩說:你準備好做老師沒有?做老師,須具三分似大佬或大家姐的「爛仔格」!

文質彬彬,天真無邪,入到課室必被數碼暴龍吞噬淨盡。現在的學生,千奇百怪,品種比史前恐龍更繁多;當教師,要準備隨時撕破臉皮,因敵制勝,軟的不行來硬的。教師與爛仔,至少有以下23點相通之處:

1. 恐嚇:再發夢,何止打俾你阿媽,屋企都冇得你返
2. 大聲 (但有禮貌)
3. 8:00am至翌晨8:00am,我話事!
4. 死纏爛打,欠我功課,欠我班會費,追你九條街
5. 從事翻版、侵權的非法活動……
6.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你無賴,我示範何謂更無賴
7. 信字行頭,一口價,留堂至六點!
8. 懂得講數,討價還價,平衡各方利益
9. 有仇必報,有惡必懲,你敬我一尺,我敬你十丈
10. 講究情義,惜英雄,重英雄
11. 有自己一套正義觀,班有班規,家法伺候
12. 俾面派對,黑白兩道 (乖仔曳仔) 都吃得開
13. 隨時吹雞,call訓導副校曬馬
14. 有宰制生死的權力幻覺
15. 眼神凌厲,一眼關七,邊個係人,邊個係鬼,一眼睇得出
16. 言語氣勢磅礡,精於修辭,尤擅運用排比、對偶、疊字等手法,務求一開口即鋤死對手
17. 靈活變通,隨手拿起摺凳、掃把,都可以是「武器」……嗯,我是指「教材」
18. 與意大利黑手黨一樣,西裝筆挺
19. 表面威風,稱王稱霸,實質受制於龍頭老大哥,身不由己
20. 隨時on call,處理突發事件,無得補水
21. 教員室內,幫派林立,隨時身中暗器而不自知
22. 行走江湖,一步一驚心,隨時打醒十二分精神,免得被學生家長追殺投訴
23. 長江後浪推前浪,終有老態龍鍾,過氣地在茶樓回首風光日子的一天

因應學生類別不同,「爛仔格」或須三分、或須五分;若然十成十爛仔,又何須找你當?

要「觀課交流」?不要學什麼《古惑仔》港產爛片,一定要看高檔次的經典《教父》,馬龍白蘭度、阿爾柏仙奴,一舉手一投足,那指揮若定的自信,那冰冷淡然的氣度,應用在教學上,豈不壯哉?



"I'll make them a homework they can't refuse."

Tuesday

發掘

小魚兒:「其實呢,我覺得自己都幾自大,看不起好多所謂『庸俗』的東西。」

約翰尼:「其實呢,我覺得事物有無欣賞價值,在乎你肯不肯用腦去發掘罷了。正如《鐵達尼號》這種庸俗劇情也可以成為經典,亦因為導演懂得發掘……我們不要做泛民主派,要放下身段,走入群眾;放下所謂知識分子的包袱,深入街巷去──做二戰英國軍旅詩人,或者抗戰時期大學教授,或者文革時的季羨林……」

小魚兒:「我不喜歡PSP,不喜歡無線肥皂劇,不喜歡飛落海,不喜歡韓劇;此外亦不喜歡看八卦野,不喜歡邊看電影邊吃東西,不喜歡本地流行曲……這算不算遠離群眾?」

約翰尼:「我覺得不需要喜歡。但需要認識,需要了解,需要發掘,需要提煉。」

小魚兒:「甚是。請問,我該如何發掘吳尊?」

約翰尼:「你可以做一個調查:『究竟吳尊較得豬扒歡心,還是較得美女歡心?』又或是寫一篇論文:《從吳尊的唱功看我的演藝事業機遇》。」

小魚兒:「………………………!!!!!」

Monday

遊威尼斯


威尼斯人,擠得嚇死人。酒店大堂,旅客大包細包,熙攘如羅湖過境。轉入長廊,滿眼俗艷的金碧輝煌;再來是賭場,豪客們盡情吞雲吐霧、呼盧喝雉,好一副繁華盛世氣象。

但重點,是把半個威尼斯裝進室內的雄偉佈景。小樓是搭建的自不在話下,路旁開滿了高檔商店,連天花板也塗成天藍。那裡還真箇造了一道運河,小橋流水下撐著簇新的貢都拉,一家大小400多塊坐一次,聽著靚仔船夫高聲唱意大利民歌……看他們撐得毫不費勁的樣子,就知道貢都拉其實是摩打發動的了,真是他媽的滑稽啊!

拍一幅照片,裝作去了一趟歐遊,藍天白雲,幾可亂真。真實的小鎮風光,固然可人;看人家怎樣「發揮創意」,花鉅資複製小鎮風光,其實也同樣壯觀。

是不是我做人太批判思維?大家遊Venetian不知幾開心,遊累了,就地蹲下,抽煙吐痰,好不寫意。

何不開心快活,睇《忽週》、《新地》,掃Gucci 、LV?做人太批判,看什麼都不順眼,有時是件苦事。唸社會學的人,尤其有此病癥──資本主義、後現代、全球化,各種假大空,各種權力運作,各種深層結構云云──我和同屆同學戲稱為「社會學癌細胞」;畢業後,經歷一輪「震盪化療」,社會學人順利融入社會,一去不返。

從威尼斯回來,於是我決定了要快樂──他們的快樂,來自遊威尼斯,我的快樂,來自笑著看人們遊威尼斯,各取所需,大家happy。

Sunday

My Holidays

天地寂然不動,而氣機無息稍停;
日月晝夜奔馳,而貞明萬古不易。
故君子閑時要有吃緊的心思,
忙處要有悠閑的趣味。

──《菜根譚》

Saturday

遠方


「朋友,我剛看到俄羅斯聯邦的行政區地圖。廣漠的領土存在著大大小小的共和國,遠東冰天雪地,我對那些與世隔絕的地方深感興趣:那些究竟是什麼民族?說著什麼語言?算是東方還是西方?那兒的風景是怎樣的?是不是普京的支持者?..........」

「在1400-1500年之間,他們仍是中亞的蒙古、突厥等遊牧民族。俄羅斯在1500左右,才擴張到遠東。」

「那些民族胡里胡塗就成了大俄羅斯的子民了。想起來,俄羅斯算得上是世上食慾最強的國家!」

「記得唸書時李sir講過,俄國人缺乏安全感,所以不斷向外擴張,結果越擴張越缺乏安全感……越缺乏安全感就更加擴張,認為拿了人家的土地,人家就不會侵略他們……」

「那些居民,可能一輩子都沒見過莫斯科呢!對於遠東草原的『俄國人』來說,什麼地球村、廿一世紀、全球化、iPhone、肥肥入醫院、Edison裸照,統統不關他們的事,你說這樣的生活好不好?」

「可是,他們也越來越不能『唔關我事』了。或許,這種能『唔關我事』的生活,只在齊瓦哥醫生的時代還能找到......後來勞改營來了,冰川又開始融化了,普京又搞起民主選舉來設置票站了,於是誰也不能『唔關我事』了。」

擬卷

小魚兒:「出卷有什麼好玩?」

約翰尼:「好玩在設置陷阱;好玩在可以將自己平時喜歡的文章大玩特玩,改造成試卷題目;好玩在收到千奇百怪的答案;好玩在同時評核自己的教學效能。」

小魚兒:「以前覺得試卷好神聖的;現在知道,不過是老師在Word中噠噠噠打出來的物事。」

約翰尼:「出卷真的好好玩!舊年中二中文科,我選了余秋雨的《監獄》和李廣田的《悲哀的玩具》。『你認為李廣田曾有過一『心中的監獄』嗎?如有,後來作者又得到自由了嗎?試根據你對《監獄》一文的理解,結合《悲哀的玩具》,解釋你的看法。』雖然只是中二,但他們思維十分出色,有文有路,好像很喜歡這種考核模式。」

小魚兒:「呵呵!我的中一學生,最多只懂得答:項羽說自己『天亡我也』,你有什麼看法?」

約翰尼:「我的刁鑽學生,可能會答:『我用眼睛來看的嘛。』」

小魚兒:「分題2:『那麼,請列明眼睛看文字時,光線如何映入視網膜並傳輸回大腦的整個過程。(12分)』」

Friday

屈機

O嘴」和「hea」不是我的語言;但這句「屈機」,我倒樂意採用。

不論是資深機迷,還是像我這等機齡停留在十二歲的人,都體會過何謂「屈機」。例如格鬥,阿Ken硬生生把阿龍逼入牆角然後狂出同一招波動拳……

更甚者,「屈機」並不一定指「以茅招取勝」;「屈機」更可以是「以貌似合理的手段強行佔據壓倒性優勢」。有一個很舊的射擊歷險遊戲叫「Soldier of Fortune」,它最難的難度級別不叫「Difficult」,而是叫「Unfair」。又有一個更舊的遊戲叫「Doom」,最難的級別叫「Nightmare」,遊戲中的怪獸打死了隨即復活,任你射術了得,就是把你折騰至子彈耗盡……

屈機,其實就是「Unfair」。任何遊戲都建基於公平,建基於有得玩 (Play-ability)。它之所以傳神,是因為現實世界裡亦相當多「玩唔到」、「冇得玩」或「被佢玩死」的事情。「屈機」在現實世界最好的例句,包括「中央屈機香港2012又冇普選」,「最低工資議案分組點票不獲通過」或「普通話教中文先試驗成效但目標是十年後全面推行」之類。

行文至此,差點忘記「立法會機王」李局長已沒當局長很久了。

Thursday

On Education (25)

美國黑人演員Bill Cosby:「I don't know the key to success, but the key to failure is trying to please everybody.」教學之道,亦復如是。

Wednesday

讀經

小魚兒:「我剛和未婚妻商量找哪位朋友在婚禮上為我們讀經;如果找你,事情將會非常滑稽!」

約翰尼:「你......不會是來真的吧......」

小魚兒:「幸好,我跟她說:我的朋友全都不很正派,不適宜找他們讀經。」

約翰尼:「我給你讀《毛語錄》好了……」

小魚兒:「『凡是老婆說的我們都贊成!』」

約翰尼:「『領導我們財政的核心力量,是老婆大人!』」

小魚兒:「『老婆,只有老婆,才是創造家庭的動力!』」

約翰尼:「『一切黃面婆都是紙老虎!』」

小魚兒:「......這句......不能出街................」

Tuesday

放眼世界 (2)

小魚兒:「『俄羅斯佬在緬甸』的故事,我先後跟三班初中孩子說了。他們不知道緬甸發生什麼事,也不知緬甸在哪兒,連緬甸也寫錯做『免電』……」

約翰尼:「緬甸是我小學一年級已認識的國家。那是從書上看到的,小時候我沒流行的娛樂玩意,只有看書。不要說遊戲機,就是電視也很少很少看。」

小魚兒:「我嘛,小六第一次看歐洲國家盃,丹麥對德國──那時德國才剛剛統一──中二再看世界盃。光是這兩屆,已學懂不少國家名字:哥倫比亞、保加利亞、玻利維亞........」

約翰尼:「小時候對玻利維亞、立陶宛和波蘭最有印象。玻利維亞,那年世界盃決賽周被瑞士擊敗,覺得她好慘……說到瑞士,你猜你的學生們會不會以為 『Switzerland』和『Swaziland』是同一個國家呢?」

小魚兒:「他們嘛,大概連瑞士都不曉得……Swaziland,差點就完全被南非包圍,真不可思議。」

約翰尼:「是南非不要她,要他自己獨立的。」

小魚兒:「後來唸中學,讀希臘羅馬埃及巴比倫,令人著迷……現在看電新聞,希臘的伯羅奔尼撒水災,這名字明明在初中歷史讀過啊,太神奇了。」

約翰尼:「那種感覺很奇妙吧!歷史名城,活在當代。」

小魚兒:「還有還有,世界上一些幽暗角落,一些未被承認國家主權的地方,例如什麼『西蘭公國』,更加有趣!」

約翰尼:「哈哈!德國政府還曾經煞有介事的派代表到Sealand調停綁架事件,在中國看來是匪夷所思!共產黨只會拿起大炮解放它,一炮打沉佢!」

Picture borrowed from: http://zh.wikipedia.org

故事創作

傳說有一位文學系教授以刁難學生聞名。有一天他給學生一個非常鬱悶的題目:「作文一篇,要包含貴族和愛情。」第二天,就有一位學生交了作文,作文只有一句話:公主懷孕了。

教授非常生氣,叫來這個學生,要他在文中加入科幻元素。學生很高興的在前面加了一句話,變成:水瓶座的公主懷孕了。

教授氣急敗壞,要求該學生加入懸疑元素。學生很高興的在後面又加了一句話,變成:水瓶座的公主懷孕了,是誰幹的?

教授發狂了,最後他使出殺手鐧,要求學生加入宗教元素。第二天,學生很高興的交給教授他的完成稿:「水瓶座的公主懷孕了,Oh my God!是誰幹的?

------------------

小魚兒:「如果要再加入政治元素呢?」

約翰尼:「簡單得很。『水瓶座的菜瘦肉公主懷孕了,Oh my God!是誰幹的?』」

小魚兒:「如果要再加入恐怖驚慄元素呢?」

約翰尼:「更簡單。『水瓶座的菜瘦肉公主跟小魚兒接吻後懷孕了,Oh my God!是誰幹的?』」

Monday

To: 煩惱自尋朋友Y

石頭希遷問弟子:「僧從何處來?」

弟子:從江西來。

希遷:在江西見到馬祖道一了嗎?

弟子:見到。

希遷指著旁邊一梱柴枝問:馬祖他似不似這個?

弟子啞口無言,返到江西,向馬祖講述此事:請師父指點!

馬祖道一問:那梱柴什麼大小?

弟子答:十分大。

馬祖說:你力氣也頗大哦。

弟子問:為什麼?

馬祖說:你從南岳搬來一大梱柴至此,力氣豈不很大?

──《祖堂集‧石頭傳》

Saturday

不死傳奇



看港台節目《不死傳奇》,一起懷念家駒,有這麼一個專訪片段:

娛樂節目女主持:「家駒呀你們的歌要每一首都很有訊息,這會不會構成很大壓力?」

家駒:「你要我言之無物,我會更大壓力!」

如今那女主持銷聲匿跡,家駒則永垂不朽,嗯,正常之至。

想起唸書時──應該是中六,我和一位黎姓同學,參加歌唱比賽初賽搞局──我們報名唱《海闊天空》,還弄來三人時期Beyond演唱會的原聲CD,學家強唱「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也會怕……」時哭得唱不下去的模樣。我們此時呼天搶地爆咪高呼:「嗚......家駒!!!」評判現在才知我們存心搗亂已太遲了,他們狂按叮叮叮叮叮但我們賴死不走,直至被幾名壯漢轟出去為止……

Friday

中七畢業同學珍重

S7 Liberal Studies last lesson. 1 Feb 2008.

日後投身這荒誕不經的社會,你有權保持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