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科學語文觀

小魚兒:「朋友,你覺不覺得中國射火箭上太空時那句『三,二,一,點火!』極之老土?」

約翰尼:「我覺得似玩炮仗,或者火水爐……難道因為中國語文裡,沒有科學的元素?」

小魚兒:「有港人以『鋰』、『鉻』、『銨』此等元素周期表才有的字來命名,還不夠科學?」

約翰尼:「那麼咱們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國名,你覺得有『人民』有『共和』甚至有『國』有『中華』嗎?」

小魚兒:「You miss the point!有『共』嘛!!」

Tuesday

P.S.

「人要給自己機會。因日落而悲傷,你將錯過星辰。要戰鬥到底!」

Monday

背城借一

「背城借一」,語出《左傳‧成公二年》:「吾子惠徼齊國之福,不泯其社稷,使繼舊好,唯是先君之敝器、土地不敢愛。子又不許,請收合餘燼,背城借一。敝邑之幸,亦云從也;況其不幸,敢不唯命之聽!

齊敗師於晉,賓媚人代表齊國向晉國求和。晉國開出的條件過份苛刻,賓媚人仍能不亢不卑:「齊君自知力弱,不敢愛惜土地和寶物誠意求和,您卻不答應。那就請讓我們收拾最後的火力,背著城池作最後死戰了。」

語譯當然不及原文那樣不徐不疾,那樣婉轉得體──復有一種威武不屈,不辱君命的豪氣。

讀此文時維中六,至今不忘。最傳神就在這「借」字。那不是向敵人借一戰,而是向命運借一戰。背城借一,一戰可否挽回一切,尚待天定;但「戰鬥到底」本身,就是尊嚴所在。

Wednesday

On Education (20)

「我問你,你認為當教師的滿足感與動力,來自什麼?」

「嗯嗯……看到他們長大,開竅,看他們的喜怒哀樂。」

「嘿!我認為,是來自學生很需要你的感覺!」

「這個當然......只是,我不好意思說出口!」

Tuesday

郭富城


如果只有震天價響的、勁歌熱舞的、頻頻換衫的、全場吹雞加Banner螢光棒的才算「演唱會」,那麼,昨晚看郭富城,是我生平第一趟看演唱會了。

現在才牽手結伴同看演唱會,這種青春情懷會不會略嫌遲來了點?且看郭富城也已42歲了,還年青得很哪。

說郭富城是歌手(singer),不如說是位表演者(performer),他唱歌固然不是動聽,但全情投入的表演倒很精彩。我算不上是郭富城的粉絲──事實上我這個人,算不上是任何人的粉絲──然而,郭富城於我一直是滿有魅力的。你說我厚顏無恥也好,今天我把自己教書用的那副「頸咪」戲稱為「郭富城咪」……說穿了,教學畢竟也是一門表演。

他剛走紅時我才唸中一二。在我的成長階段,蒸蒸日上的八九十年代,天王巨星總帶給小伙子震撼。那時候,我和弟弟的感情不太要好,但郭富城卻竟是咱們絕無僅有的共同話題。現在要播一首Mp3,易如反掌,但當年,我們把《狂野之城》或《鐵幕誘惑》的唱片,放進壞壞地的Discman裡,等它轉動,轉動……那簡直就是一種儀式,一種虔敬的期待。

那幾位大明星,總的來說都比較油頭粉臉,但郭富城總是有別於其他三天王,他特別有看頭,特別滿有千變萬化的活力。從初出道的冬菇頭,到奇勒基寶的二撇雞,再到米高積遜式的西裝帽,再到舒適堡燈箱廣告的六塊腹肌,再到《風雲》的刻意扮酷、《父子》裡爛泥般的洗盡鉛華……郭富城,一直向大家展示「男人」的各種可能與面向,帶給男孩們無數的啟發。

只限於啟發──說得再白些,就是半點也學不來,只有乾瞪眼的份兒,以及購票入場嘩嘩嘩的份兒。

Picture borrowed from: www.mingpao.com

Saturday

P.S.

某位中二學生在作文裡寫道:「我認為世上最偉大無私的不是耶穌,而是風。因為耶穌不讓在基督教學校讀書而聖經科不合格的人升班!而風呢,那些不合格的人也能享受風的涼快!」......

On Friendship

「朋友,你同意『是怎樣的人就會交上怎樣的朋友』,『是怎樣的人就會有怎樣的社交圈子』嗎?」

「這是理所當然的。不過,在我身上,圈子的色彩不濃。」

「我剛想說........我的社交圈子嘛,交心的好朋友其實也不少的……但總是一種淡淡的,不很緊密的感覺。」

「我不會用圈子作喻。我以橋樑作喻。」

「對!就是橋樑!」

「正是。一道又一道的橋。彼此之間未必自成一圈,但總有穩固又可靠的聯繫。」

「話說回來。那些自稱自己好人但常常被迫害的八婆,其實她們也確是八婆?」

「耶穌說:為甚麼看見你姊妹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這個八婆眼中有樑木呢?」

「……!!!!」

Wednesday

Excel Your Life

我素來迷信萬事萬物皆可Excel,迷信MS Excel有"Excel your life"的神聖使命。當同事們還在用人名紙登分之際,我早已在Excel輸入好方程式,自動計算全班測驗平均分、最高最低分、名次、奪A人數、全年常分走勢……

倒是這個工作清單,向來沒做。好了,「1C班務」、「1C綜合人文科」、「1C公民教育」、「2D公民教育」、「3E中文」、「課外活動組」、「學生會」、「中七通識教育」……做漏了,總不能學孩子們一句「唔記得」「唔識做」了事。

10個類別以不同顏色歸類,把一個又一個的task列出,輕重緩急,一目了然,既整齊,又可以拿來嚇唬人,更有一種天降大任「雖千萬工作吾往矣」的慷慨悲情。

於是,每天清早的首三個task變為:

Task1:打開task-list。

Task2:找出今天急著要做的task。

Task3:把今天急著要做的task以螢光黃色識別。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一星期療程,53項成功減至46項。感覺?大概與「負債5300億美元減至負債4600億美元」差不多罷。

Tuesday

To: Fong

約翰尼對你的事一無所知,但他囑咐我點這首歌給你。關心你的人可多著哪。

"Come on Joe, just count to ten
Pull yourself together again
And come on Joe
You gotta get hold of this mood you're in

Come on Joe, you gotta be strong
You're still young and life goin' on to carry on
'Til we're together again."


Come on Joe by George Strait

To: Yvonne

以行走江湖的機心,保護自己一顆赤子之心。

Monday

It's only words

我過了一個不沾半點工作的周末周日之後,心裡竟然毫無歉疚──對此,我感到十分歉疚!!!

Sunday

To: Fong

你不迷茫,你只是無力。你就只差這一點點,黑夜就只剩這最後直路。祝早日看破。

歸納與演繹

學習中文,不只是語文的訓練,更是思維的訓練。適逢要教「歸納推理」和「演繹推理」這門基礎邏輯,手頭上不必然要有李天命的書,也不必借用兒時所讀、徐錦堯神父寫的倫理課本《新民》,無氈無扇,也一樣可以變出各式花樣來。

喂同學,什麼是歸納法?「中國旅客在巴黎喧嘩。中國旅客在倫敦拋垃圾。中國旅客在米蘭吐痰。中國旅客在紐約隨地小便……結論:中國旅客質素欠佳。」頑皮的霖,這時「舉三反一」:「還有還有,中國旅客,在東京裸跑!……」

為了洗脫自己抹黑祖國的污名,我再舉一例:「中國舉辦奧運。中國經濟持續增長。中國射火箭上太空。中國國家主席好靚仔。結論:中國大國崛起日益強盛了哪。」這次,沒有人笑。

好了,什麼是演繹法呢,就是三段推論。「大前提:受傷的同學不宜吃蝦蟹,以防敏感。小前提:恩豪受了傷。結論:恩豪不宜吃蝦蟹。」

老套一點的:「大前提:凡是E班同學均會努力做功課。小前提:你們是E班同學。結論:你們要努力做功課。」

什麼是演繹法的錯誤示範?這是一名劉姓同學想出來的:「大前提:劉德華是男人。小前提:我阿爸是男人。結論:我阿爸是劉德華。」

或者這個:「大前提:受傷的同學不宜吃牛肉,以防敏感。小前提:恩豪今天不吃牛肉。結論:恩豪受了傷。」

全場最好玩的,該是這個笑中有淚、犬儒味十足的例子:「倩怡扶老人家過馬路。倩怡花一百元買旗。倩怡捐出舊衣物。倩怡給公公婆婆織領巾……」

結論是?「倩怡同學,你好假啊!」

Saturday

It's only words

或者我不愛玩。或者我「唔玩得」。我只不過認為,不是萬事萬物都可以拿來玩、不是一分一秒都該拿來玩而已。

我不肯定


我不肯定這一天的8點半,我班會有多少人欠功課。我不肯定這一天,準備好的教材會否完全無效。我不肯定這一天的課堂,我發問的問題會否無人能答。我不肯定這一天孩子們何時會吵架或打架。我不肯定這一天會有多少位同事走過來投訴我班孩子如此如此不檢點。我不肯定這一天是否需要大動干戈。我不肯定這一天我會幾點回家,以及回家時的心情。我不肯定明天清早,還會不會有這樣的一抹晨光,像祝福一般落在我的案頭。

教師工作夠穩定?哪個渾人說的渾話?

Friday

On Democracy

約翰尼:「為什麼?為什麼外國那些女元首可以咁索?為什麼吳儀不可以變靚D?」

小魚兒:「吳儀大姐……她未結過婚,乃共產黨純情娘子軍……」

約翰尼:「完全無關囉!唔方開心和范除曬衫都結了婚啦!但一點也不索囉!」

小魚兒:「那麼孽瘤呢?周梁贖兒呢?」

約翰尼:「完全比不上阿根廷新女總統那樣青春活力囉!那個女總統似歌星開show,真是大開眼界;原來政治都可以這麼精彩,這麼勁歌熱舞!」

小魚兒:「阿根廷那位新女總統,橫看豎看,都好像洗腳唔抹腳的艾美黛般的女人……」

約翰尼:「是啊!似選美,似wet妹,不過原來民主,可以這麼精彩刺激,管他媽選出來的是Twins還是容祖兒。」

小魚兒:「Twins怎選?買一送一?還是投一張名單的比例代表制?」

Wednesday

On Liberal Studies (2)

「昨天上課,我問有修讀中史的兩位中六通識學生,什麼是文革。學生甲答:『唔知喎,都冇考。』學生乙:『係唔係咩野廢除古文用白話文果D呀?』」

「……!」

「想當年我們中七,已經識撰文批判大美帝主義了!」

「……哎……」

「但是,同一堂,我問他們什麼是『藍籌股』、『紅籌股』,竟然大家都識答!」

「……!!!」

「現在有請出神入化的葉老師,以『藍籌股』作比喻來教『文革』吧!!!」

「…………嗯嗯嗯……你買了藍籌還是紅籌?小心就算買了親密戰友林彪大藍籌,也會有被除牌的一天。不過買了紅籌也別太高興,紅得太過頭了,就會像江青四人幫一樣,泡沫爆破!」

「……!!!!!」

「或許閣下可以考慮買期指,好像鄧小平隔代買個胡錦濤,長渣一定升!」

「…………!!!!!!!!!」

Tuesday

殷望

有時候,我會趁默書小測什麼的,呆呆地望著孩子們的臉兒出神,暗自猜想他們長大後的模樣。例如,這個多口妹,日後回來母校,穿著公務套裝,一派正經端莊。或者,那個四眼傻仔,畢業後去了替人修理電腦。或者,這個高高瘦瘦的懶蟲,三五年後電了個金毛爆炸頭,在紅樹林或椰林閣或珊瑚堡碰著他,給我端上晚餐......

......我多渴望他們成材。然而我又很明白,不是每個人都可成材。我沒有說,穿公務套裝就比爆炸頭好。我沒有說,修理電腦就不快樂。葉聖陶寫道:為人推轂亦復佳。我只想他們一往無前,好好愛自己,一直保有活著的勇氣。


"I see babies crying, I watch them grow
They'll know much more than I ever know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Monday

P.S.

「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復次,須菩提!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
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
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Alvinity

你知道Alvin這名字的含義嘛?是「大家喜愛的朋友(Beloved of all)」的意思。初起名字時並不曉得,後來曉得了,就更喜歡。我的宗教是佛教,世間苦痛無常,該盡量給予身邊的人協助和快樂。我常常自以為能做所有人的朋友,解決他們所有的問題,看來,這真是一種自大無匹的心理了。

Sunday

造字


話說武則天除了是中國史上唯一女皇帝,她亦有一種叫「則天文字」的東西流芳百世。自己的芳名「曌」字最為人熟悉;新人事新氣象,為人臣者最緊要忠心,更下詔把「臣」字改為「忠」字頭上加一劃。又例如,把「君」字改作「天大吉」合體,把「永主久王」合起來當做「聖」字……十七個則天文字,筆劃冗贅,字型臃腫,難看極了。

極權者玩洗腦,歷史悠久;像武則天這般拙劣露骨的,古今中外第一人。

我和約翰尼兩個好事之徒,特創製繪影繪聲「師」字乙個,向教育極權當局聊表心意。字型狀甚可怖,令人不安,不喜勿看。

Saturday

樂子 (12)

秋涼,我們埋首在同一窩煲仔麵,吃吃吃吃吃,像貓兜旁的兩頭小貓。

Thursday

On Education (19)

華叔常常寫道:「成功不必在我,功成自然有我。」育人之道,有如是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