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再見,車路士

妄加干預,諸多猜忌,安插親信,分削權力,幾年間車路士的動盪與舊時封建政局如出一轍。那個叫格蘭的傢伙,臉容陰森,連教練牌照都沒有,橫看豎看都是一介庸才,像極了聖上寵幸的宦官小李子。

不同於老一輩富豪般艱苦經營,也不同於蓋茨等人靠食腦發達,阿巴莫域靠的不過是蘇聯變天的瞬間投機壟斷。典型暴發戶心態也一併帶到球隊來,「五年內兩奪歐聯、十年內統治歐洲」的大躍進目標,就連百年基業的豪門也未必做到,何況剛剛起步的車路士?阿巴莫域如想享受投資即時有回報的快感,那末他似乎不該投資英超──來投資和富大埔吧,即時見效,包管樂翻天。

摩連奴為車路士帶來信念、團結和驅動力,麾下車路士漸漸為足球界打開另一片天。快速反擊比一味主攻不是更好看更有效嗎,巴塞隆那、拜仁,年前也是如此被車路士連灌四球,重重摔倒。

巨星政策在皇家馬德里早已破產了,想不到仍有老闆如此執迷。波歷克、舒夫真高就算不來英超,也早已走下坡;2006年世界盃時他們的表現已堪憂,一名足球員可以有多少個春天?

老闆除了有錢,也要有自知之明。阿巴莫域已親手埋葬了球隊,車路士今後再也不用追看了。

Thursday

Student-Teacher

「朋友,原來晚上上學的感覺很暢快,很愜意……那是一種一聲令下,所有人馬上放下所有東西,回歸學堂,做個乖乖小學生的感覺。」

「當真?我以前五點半放工趕去上學,累得要死。星期六早上上學倒很暢快。」

「不管你是老闆還是誰,到了那一刻,誰都平等,誰都要專心聽課,還有點超現實的安全感。」

「這個倒很贊同,人人乖乖坐下當學生聽課──雖然有些壞老師在偷偷改簿!……」

「尤其是我們這些教師,白天教學,晚上學習,那種感覺很奇妙。」

「我也很享受上課答問題,真的像回到求學時,那種積極熱心向學……我甚至會搶著答教授問題,心跳加速,臉紅耳熱,真是傻仔。」

「對對!相反比full time讀書時更認真!學習動機比做學生要強多了,真他媽的奇怪!!!」

「『詩窮而後工』,此之謂也。」

Wednesday

「什麼是『忙』?」

「在我的字典已經沒有這個字,因為忙就是我的整體,全部。」

「人離開了忙,如魚離開了水?」

「用青蛙這種兩棲類動物來做比喻會好一點。不能經常在水中,但也不可以不在水中。」

「這樣說,忙已成了全部,哪你是魚還是青蛙?」

「你沒有聽書。我是水才對。」

薩頂頂


蒙族姑娘薩頂頂,是音樂人也是舞蹈家,是歌唱者又是創作者。從作曲、演繹以至編舞皆一手包辦,年紀輕輕,就滿有野心。視覺聽覺皆填滿藏域色彩,連日常外出、接受訪問也是這般。《萬物生》試圖結合梵唱和節拍強勁的電子音樂,誠意可嘉,但相比之下,空寂的《神香》更合我脾胃。

人們剛認識她,自然地將之與朱哲琴比較。朱哲琴代表的是質樸的風沙與黃土,是高崗與雪峰,與濃艷的薩頂頂大異其趣。

薩姑娘雖然略嫌賣弄,但近年越來越少見這般全心全意全靈投入音樂的女子,有她登高一呼震懾天地,還是好的。

Tuesday

What a Wonderful World



還以為「腹語」、「千里傳音」只會在武俠小說出現,豈料在美國就有奇能異士憑此成名。美國的Terry Fator比英國的Paul Potts可愛,也更有喜劇細胞、更有自信。《What a Wonderful World》一曲,語帶雙關,妙不可言。

聲線日夜操勞的我們,還是不禁遐想,要是懂得腹語,入課室上課大可不怒而威吧?

Sunday

On Liberal Studies

今年兼教中六和中七的通識。第一批通識學生的兩年課程尚未竣工,第二批就上陣了。教好這班預科,日後埋手新高中通識,心裡或許會踏實一點。

香港研究是較易引起學生共鳴的範疇,尤其是與傳媒相關的論題。一年前,會因為學生們視野狹窄、知識淺薄而懊惱,後來才慢慢有了耐性,與其假設通識學生都是博學多才,不如想想如何協助他們張開眼睛。

「各位同學,記者這行業,從前有個外號,你們知道不知道?」

「我知喇,『狗仔隊』嘛!」

「......唉......我指從前呀,從前哪像現在這般。『乜乜皇帝』呢,聽過沒有?」

「哦,『九龍皇帝』嘛!」

各位無冕皇帝,請節哀順變。各位通識教師亦然。

夏韶聲



夏韶聲年紀到底有多大?他可是Joey Tang、劉以達、Beyond等人的前輩。演唱會甫開始,聲音有點沙啞,其後卻漸入佳境。這個佬,聲線雄渾開闊,越老越見醇美。

情深款款的《啤酒罐》、《空凳》、《今天昨天》、《交叉點》,還有「正氣」的《永不放棄》,從前已在我的兒時記憶中。每一首都是活生生的人生掙扎,永不會落伍。她說,Danny Summer結過很多次婚,有過好多女友,你聽他軟綿綿的腔調、笑得如此風騷就知了。

本想打聽更多他的背景,至少是他的真實姓名,後來放棄了。英雄莫問出處,夏韶聲,一個美得無以復加的名字,盛夏嚴冬,韶華流轉,且唱一曲歸途上。

Tuesday

P.S.

「校務處是嗎?給我叫校長聽電話,我是區XX的家長!我想你解釋一下,為何他現在還沒回家?知不知他家人會擔心?幹嗎要這樣晚?他假期也回校令我憂心你知道嘛?我嚥不下飯你曉不曉得?......」
我拜託女友明天替我打這麼一通電話。嗯,她沒應允,只是吃吃笑。

開學二三事

九月,我的工作如下:
1C班主任、中一級綜合人文科 (一班)兼聯絡員、中一級公民教育課 (兩班) 兼聯絡員、中二級公民教育課 (一班)、中三級中文科 (一班)、中六級通識教育 (一班)、中七級通識教育 (一班)、學生會顧問老師、領袖訓練營統籌老師。

九月,我的生活如下:
七點半回校,計劃一下如何善用早上15分鐘空間提點1C班孩子10件小事,以及追收3種通告回條及10元班會費。八點半前收好功課,欠交各類東西的衰人小息要受罰。然後去上自己的課,趁空堂和小息備課、跟進訂購中文書籍、籌備訓練營、整理通識教材、見見報名參加粵語朗誦的同學,再竄入1C班突擊檢查。噢想起來了,今早罰了五人不准小息,先把他們抓回來。午膳看管1C班用膳,逼孩子吃光飯盒,不准只食肉不食菜或只食菜不食肉,遲些便秘不長肉不要怨我。完成後趕往學生會競選會議,聽取大孩子的鴻圖大計,再婉轉地告訴他們,嗯構思很好但校方可能會咁咁咁咁想……路經校務處,總書記諷刺道,你訂了房間卻忘了使用,你耍我乎?連忙認衰然後抱頭鼠竄。三點放學,教導1C班值日生清潔課室,尤其是正確的掃地姿勢。四點,與綜合人文科同事開會。五點,與主任商討課外活動。六點半,候選會長與一干兄弟還沒走,在度政綱。我跟他說,喂你這款傳單恁地怪相,你猜我會不會批准?七點,想一想,明天六節課,要教什麼?餓了,回家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