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全城熱爆:淫審風暴

末日近了,審判者已降臨香港,你們應該悔改。

獵巫行動席捲天下,齊齊向網上淫褻及不雅圖片宣戰!人人蜂擁投訴,履行全城互相監察責任,發揚文字獄創意精神傳統,不負香港「亞洲國際都會」美名!

本人義不容辭,特列出網絡十大高危不雅圖片,以正視聽。有識之士請挺身而出,火速行動;如有需要,本人可提供投訴信樣本。

【第十位】

(警告:圖中人物貌美如花,可能令部份人士產生幻想, 引起市民不安,如有需要請自行向影視處投訴。謹此建議有關部門,規管童話故事書之發佈,確保所有相類似之不雅人物出現時,其外表造型均經過審慎處理,例如仿照阿富汗婦女之打扮。)


【第九位】

(警告:圖中之物體之曲線設計,可能令部份想像力豐富之人士產生幻想,引起市民不安,如有需要請自行向影視處投訴。謹此呼籲電視台於球賽轉播時,切勿犯此錯誤,做足預防措施,例如以格子遮蔽上述不雅物體。)


【第八位】

(警告:圖中文具之長條型設計,可能令部份過度關注人體結構之人士產生幻想,引起市民不安,如有需要請自行向影視處投訴。謹此呼籲港九各地文具商舖,務必以膠袋密封上述不雅文具,並有限度售予十八歲以下青少年。)



【第七位】

(警告:天下明報一樣黑,「明報」一詞可能令部份熟悉本地傳媒生態之人士產生幻想,引起市民不安,如有需要請自行向影視處投訴。強烈要求該不雅書刊停止發行,除非以「盟報」或「萌報」代替上述詞語。)


【第六位】

(警告:圖中顯示一隻野生動物,或許會引致部份對動物有特殊感情之人士產生幻想,
引起市民不安,如有需要請自行向影視處投訴。謹此聲明:動物不是用來看的,動物園、水族館、熊貓館應提高警覺,慎防不雅動物暴露於空氣之中。)


【第五位】

(警告:圖中人物之名字,可能會令某些對消閑周刊讀者聯想起「波濤洶湧」一詞,
市民聽此名字後可能引起不安,如有需要請自行向影視處投訴。建議上述不雅人物外遊時須以黑布蒙面,以免被上述人士認出。)


【第四位】

(警告:此照片所顯示之用具,其表面反光滑溜,可能令某些坐言起行之人士產生幻想,並可能登入某些網頁作進一步行動,可能引起不安,如有需要請自行向影視處投訴。謹此呼籲:除了大量聘用網絡警察,政府亦應增設網絡宣教士,大放明光,宣揚健康訊息。)


【第三位】

(警告:樂壇女子組合「女生宿舍」一詞,可能對某些觸覺靈敏之人士產生幻想,市民聽此名字後可能引起不安,如有需要請自行向影視處投訴。強烈勸喻上述不雅女子組合從速退出樂壇。)


【第二位】

(警告:圖中所示之「禁止進入」及「進入」路牌,可能對某些天生敏感及視力敏銳之人士產生幻想,引起市民不安,如有需要請自行向影視處投訴。聲明:為避免司機分神導致交通意外發生,上述不雅標誌不應在市面出現。)



【第一位】

(警告:圖中人物對上帝所造天地萬物,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男一女、一手一腳、一胸一腹、一精一卵、一屎一尿、一乳頭一雞巴均有獨特演繹,且可能、或許、或者、也許即時產生性幻想,對一切與性有關或無關之事物極度重視,不排除其性慾及性能力可能、或許、或者、也許處於甚高或極高水平之可能。一般市民見圖後可能、或許、或者、也許引起嚴重不安。本人亦曾經因凝望此圖而產生性衝動,令本人心猿意馬、心如鹿撞、心神恍惚、春心蕩漾,情緒受巨大困擾。如有需要請立即向影視處投訴[電話:2594 5883、 傳真:2507 3880],或直接報警求助。嚴正聲明:心智未成熟之世罪羔羊,請勿多看心術不正人士之照片,違者即屬不雅。)

Tuesday

Santa Lucia

聽Hayley唱Santa Lucia,不但帶我來到陽光充沛的地中海,也帶我回到陽光充沛的童年。可不是嗎?我懷疑我那時代的中小學音樂科課本,全部都有Santa Lucia這首意大利民歌。

她問我:從前教音樂的,全都是年輕長髮的漂亮姐姐?真叫人沮喪,從小學到中三,我從沒遇過一個那樣的漂亮老師──顧中的孩子呵,你們真幸福!

音樂女神沒見過,音樂魔頭倒遇過三位。第一位,大概是初小的時候,名字早忘了,可是那位Miss很暴躁,咱們唱得稍不合意,她就老實不客氣地「登登登!」狂敲鋼琴發脾氣,然後張口就罵。

第二位──唉──甚至是位大叔,那種梳著油亮的二八界、穿襯衣西褲的「聲樂老師戴思聰」。大叔要求多多、動作多多、牢騷多多;剛好他的名字有個「多」字,頑童像我,背地裡給他起一個像寵物的渾名,叫做「多莉」。

第三位,就是咱中一的音樂老師。那位胖婦人老是針對我,只因她同時教我中文,而我在中文課上,嗯,亦同時是最不安靜和成績「最托賴」的人。

罷了。我學習不是為了老師的。雖然音樂課曾如此不堪,但對我卻有一份淡淡恩情。我可不會忘掉,早年遇過的一首首異地民歌,帶我作最初的世界漫遊。走遍紅河谷,走遍綠草地,天蒼蒼野茫茫。歌聲響起,想起那身輕如燕的歲月:《鳳陽花鼓》、《掀起你的蓋頭來》、《藍色吊鐘花》、《綠袖子》、《卡門》,還有這一首,永恆的Santa Lucia



Monday

森林樂仙

沒有人會叫Loreena McKennitt做「歌手」,她徹頭徹尾是一位音樂家。YouTube上有不少Loreena現場演出的短片,片段一,她邊唱邊彈豎琴;片段二,邊唱邊拉小提琴;片段三,邊唱邊彈手風琴……

擁有愛爾蘭和蘇格蘭血統的她,每一首作品都是一個神秘的塞爾特高地傳說:森林、精靈、情人、仙湖、月亮、燭光、火把、白馬、兔子、探戈......老實說,她樣子毫不漂亮,長長的金色亂髮,空靈的眼神像極了女巫,卻正好與她的作品相配。

YouTube裡有好事之徒剪輯《魔戒三部曲》的電影片斷,卻配以Loreena的音樂,效果出奇地契合,造就六十年代的托爾金與廿一世紀的Loreena,在中古的史詩中攜手遨遊。

她的歌曲令人著迷,她的聲線層次分明,一時像歌中迷失在叢林的少女,一時像火爐旁說書的老婆婆。其中一首,名喚The Lady of Shalott,長達12分鐘,取材自英國古代詩歌。只知是河畔女子失戀的故事,我似懂非懂的聽了,不解其意,但滿曲浪漫淒迷,如霧似夢。

當然,還有我最愛的The Mummer’s Dance。每逢晚上歸家,路經林蔭小徑,我都喜歡邊聽著這歌,邊想像,明月杉林下一隻蝙蝠飛過,訴說著一個被詛咒的傷心公主的故事。


Sunday

清水天使


Hayley Westenra初出道時,只有12歲;生於與世無爭的紐西蘭、出生地名叫基督城 (Christchurch)、清秀淡雅的臉蛋,就連專輯名字,也叫做《Pure》。

2003年,《Pure》在全球賣出200萬張。她唱Amazing Grace、唱Love Changes Everything,清純高亢的歌聲,宛如天使下凡。

數年以後,女孩長大,由《Pure》到今年的《Treasure》,她的歌聲「依然」純如清水。「依然」,是因為清水還是清水,Hayley的樂曲,太有「女王座前獻唱」的感覺,演繹欠缺變化和層次,無甚驚喜。

她的歌一聽已能潔淨心靈,但亦只宜偶爾一聽。同是女高音,大姐級的Sarah Brightman當然耐聽得多,要多華麗有多華麗,要多婉約有多婉約,揮灑自如,那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Hayley成名以後,輾轉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UNICEF) 和其他慈善組織出力,還到過非洲加納訪問。這叫人想起她的「前輩」、比她早出道數年的Charlotte Church。Charlotte同樣十多歲就唱聖詩、唱Classical出碟,純真的臉蛋惹人憐愛。走紅以後,亦同時步入「沉迷酒色」的青春期,身型暴肥,生活荒唐,被傳媒形容為「墮落天使」。現在Charlotte已轉型唱Pop,濃妝艷抹,造型與Brittney Spears雷同。

多年前遊倫敦,買一份著名小報《Mirror》,內頁赫然看見Charlotte的艷照,還以為自己眼花。混沌世界裡至少有一位天使,該是多麼的美好;每念及此,我還是寧願Hayley繼續純如白開水了。




Amazing Grace by Hayley Westenra



「有沒有打算轉換髮型?」

「沒有打算。」

「為什麼?你說你好久好久以前,試過梳分界、Skin-head、長頭髮、紮辮、染髮……」

「從前年輕,還未找到自我,才需要那樣刻意。今天,哪會再如此花工夫?」


P.S. 我們通常用「麥當勞叔叔頭」來形容剛起床的蠢相。束短髮多好,熱水淋頭、再梳兩三下,立刻變番哂亦得,得左。今早起床,發現自己的頭其實不像麥當勞叔叔,像福娃。

Saturday

皈依


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萬人皈依大會中,眾人皈依三寶,從此成為佛弟子,菩薩道上精進行。大會宣佈:尚未辦理皈依證手續的善信,請到某某室登記。

好些婦女聚到工作人員前,一臉茫然:什麼?填什麼表?什麼皈依?皈依些什麼?工作人員細心解釋,方才在大會上、在長老座前,大家早已皈依了。

可以想見,今天來的人有兩類:一是相信「佛法無邊」,願意奉行菩薩道,學習佛的言行;一是以為佛「法力無邊」,菩薩可以替他做某些事,可以保祐他這保祐他那。一是目的,一是手段。

我畢竟還是滿身驕氣的俗人。菩薩低眉,慈悲六道,在佛陀的眼中,前者後者,有又何差別?

男性及女性人民共和的共和國

「『共和國』一詞,讓我有一種很浪漫的幻想。正是『大道之行也』的畫面。」

「叫做『人民共和國』又有何不同?」

「『共和』本來就是人民的共和了。這是脫褲放屁!」

「對。其實Republic一詞已有人民共和的意思,『人民共和國』一詞是十分多餘,正如說『一個光頭而沒有頭髮的男和尚』一樣。」

「這是遮醜布嘛,因為沒有人民的共和,才需要強調人民共和……『一個咸濕的小魚兒』,同樣是脫褲放屁的說法!」

「......『一個絕對不會、絕對不會咸濕的約翰尼』,更加是文明科學先進現代化的說法呢!!」


Friday

讀史 (2)

讀歷史有什麼好?

讀歷史叫人謙卑。讀歷史叫人寬容。讀歷史,讓人感知自己正與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千千萬萬人在一起生活。世上根本就沒有孤單這回事。

某天,《明報》被《東方日報》污衊。

某天,希特拉自殺。

某天,曼德拉坐完了二十七年的牢,最終換來全國人的自由。

某天,甘地解放了印度人以後,卻吃了一記印度人贈送的子彈。

某天,反右。

某天,文革。

某天,六四。

某天,你的上司、下屬、家人、朋友、學生、家長、鄰人、陌生人對你有所誤解。你當曉得,那是漫古宇宙一微塵。

P.S.

須菩提!於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

「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

「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金剛般若波羅密多經》

Thursday

瞎了狗眼!

淫審處,你是否瞎了十八代的狗眼?


問:你有冇幻想過同■■■■■■■■做愛?

答:絕不。家庭是社會的基石,和諧社會的前題是和諧家庭,
中國傳統重視三綱五常,三綱為……(下刪1000字)


淫褻在哪裡?「家庭是社會的基石」一句,還是那些「■■■■■■■■」?

抑或,「做愛」等同「淫褻」?審裁員閣下,你和令尊令堂、令郎令嬡,是胎生的、卵生的,還是石頭爆出來的?

抑或,但凡與性有關均不可問?香港不是什麼「亞洲國際都會」的嗎,何時倒退成捉人浸豬籠的牛家村?又何時變成了清教徒治國?

《明報》擺明車馬創作「好學生問卷」,示範「經過消毒的好學生如何提供完美答案談性」,調侃《中大學生報》,也諷刺淫審制度。如果這也叫不雅,那麼正如梁文道所言,刻意宣淫的《東方》《太陽》《壹本便利》真是要戴著避孕套才可發售!

事實證明,所謂淫審處,根本無能力分辨品味高低、無能力作理性思考、無能力分析創作用意、無能力評估出版物效果、無能力明辨是非。唯一懂得的是死撐,一錯錯到底。

看來淫審處審裁方式亦相當簡便,凡有「色情」字樣均是不雅,凡有「做愛」一詞即屬淫褻。既然如此,「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處」有「淫褻」及「不雅」字樣,用字露骨,兼且經常肆無忌憚地自我創造及向大眾披露其性幻想,引起本人「不安」、「感到被冒犯」、「感情受到嚴重傷害」……我是否該發起行動,投訴「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處」淫褻及不雅?

快阻止愚昧無知者繼續濫用權力,讓劣幣繼續驅逐良幣!撐《明報》,等於撐自己!





24.5.07

Mingpao, 24 May 2007.

趁著佛誕,我吃了一天素。

趁著佛誕,我整天放下工作,專心休息。

趁著佛誕,讓身心有至少十秒的清淨。



















十。

Wednesday

父子 (2)



那天爸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問我:「你記不記得五一勞動節的由來?」

原來他與同事爭辯,一個硬是說勞動節起源於蘇聯,爸就說,不,我記得是美國!

所謂父仇子報,好,我立即噠噠噠上維基百科,高聲的唸:「1889年7月14日,各國馬克思主義者在法國巴黎召開大會,代表一致通過,把1886年5月1日美國工人爭取八小時工作制的鬥爭日,定為國際無產階級的共同節日。」

爸聽了,就像《一擲千金》打開寶箱獨得三百萬般興奮,著我把證據列印出來,好拿回去示威。

想起最近一次,正面交鋒的換作是咱父子倆。我明明聽張民炳說淫審處初審,只派兩名審裁員,我爸硬說不是,是三百。我毫不客氣地提高噪子大嚷:「是兩個,兩個呀!」

他年紀大了,不免會記錯弄錯。我莞爾,那就是我自小在他身上學會的,寶貴的求知精神。

以下一例,堪稱經典。

爸:「我聽說美國科學家早已發明了令蚊子滅絕的方法,好似是....好似是把一隻蚊子捉來,注入一些物質令牠絕育,再放回大自然與其他蚊子交配,那麼蚊子的子子孫孫、世世代代都沒有繁殖能力了!」

我:「............?????」


Tuesday

當年的老師們

「什麼是六四?」

「沒有得到妥善治療的創傷後遺症。」

「人民的創傷不是政府的創傷,所以有人說,沒有創傷可言。」

「六四是我愛國的開始,永遠忘不了……二年級那一天,古板古怪嚴肅的班主任流淚的剎那......」

「說得好!六四也正是我愛國的開始。當年,我們在操場,圍在班主任身邊,她教我們一起唱《血染的風采》......」

「我看到凶神惡煞的惡魔老師在哭,在教我們唸黑板上『今天是中國人恥辱的一天』的句子,對一個小學二年級學生來說,該是多麼的震撼心靈!」

「對!老師還教我們臂纏黑紗.....這是最好的愛國教育!」

「老師還說:『知恥近乎勇。』」

「今年六四當天,我中六通識教育有空檔。今屆中六學生,剛好是十八歲!」

「我也被人『強迫邀請』我講述剛才我告訴你的故事。」

「是你校長嗎?」

「不是,是通識教育科主任。」

「因為你夠年輕嘛!」

是的,幸好我們年輕。




"也許我告別    將不再回來
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
也許我倒下    將不再起來
你是否還要    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    我們血染的風采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    我們血染的風采
也許我的眼睛    再不能睜開
你是否理解    我沉默的情懷
也許我長眠    再不能醒來
你是否相信    我化作了山脈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裡有    我們付出的愛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哀
共和國的土壤裡有    我們付出的愛"

馬力,你吹麼?



感謝馬力,不少人紛紛表態,冒著黃雨紅雨也要出席今年六四集會。零三年七一,陳鑑林忽然爆一句「上街的市民都是被誤導的」,反倒幫了民主派一把。還是我爸此語最妙:「這班左仔,看來都喜歡到時到候『將球踢進自己龍門』!」歷史由我們平民百姓書寫,豈容政棍說三道四?

馬力說,香港教師不宜在課堂教「六四屠城」。錯。

中性官方詞彙已用得太多,書本上乾枯的片言隻字,事不關己,下一代只會像閣下一樣麻木不仁、埋沒良知。別跟我玩修辭,六四就是解放軍開著坦克輾人、真槍實彈亂掃射的史實;如果六四不叫「屠城」,不如學日本仔般把南京大屠殺叫作「南京事件」好了。你以為當教師的,都是唯唯諾諾執行官方指令的教匠?

教師應該盡一份道德責任。不要把六四歸類為「中國歷史科」課程內容,更不要倚賴考試制度。應好好利用中國語文、公民教育、通識教育、班主任課甚至課餘入手,抽點時間,讓大小孩子知道真相。讓孩子知道中國政府羊皮下的凶相;也讓孩子知道學生的天真、堅強,以及堅強到最後的無力、失神、悲哀。讓孩子試著想一想,什麼是國家,什麼是人民,什麼是人性,什麼是自由。以至,什麼是生存。他朝有一天,香港政府做壞事,也不至於做乖乖下跪的順民。

你想下一代全變做軟皮蛇,或軟皮馬嘛?你自己自甘墮落好了,別來教壞我的學生。

咱的中六學生,剛好是十七八年前出生的一代。今年6月4日,咱中六有兩節通識教育課的空檔,我們準備好了。馬力,你吹麼?

P.S.

孩子,你是否想過,你今天有自由和幸福,是因為在你之前,有人抗議過、奮鬥過、爭取過、犧牲過。如果你覺得別人的不幸與你無關,那麼有一天不幸發生在你身上時,有沒有人會在意。我相信,唯一安全的社會,是一個人人都願意承擔的社會,否則,我們都會在危險中恐懼中苟活。

對於那些死難的人,我們已經慚愧地苟活;對於那些在各個角落用各自的方法在抵抗權力粗暴、創造心靈自由的人,孩子,我更覺得徹底地謙卑。

──龍應台〈誰,不是天安門母親?──獻給丁子霖〉

Monday

騙你十年八年


你用了多少時間,才識穿了童年時候,大人那些有意無意的謊話?

1.「蟹柳好味呀,蟹肉做架好貴架。」蟹柳乃是用最廉價、沒人要的鯊魚肉化粧而成。幸好它確是很好味。

2.「扒乾淨碗飯!食唔乾淨,大個娶個豆皮老婆!」瞧瞧阿爸,又瞧瞧阿媽。快扒飯,前車可鑒。

3.「講大話,甩大牙!」怪不得中共中央政治局一幫老人,人人戴假牙。

4.「生塊叉燒好過生你!」叉燒乃是豬肉製成。罵人等於罵己,玉石俱焚,智者不為也。

5.「你鬼係我親生,係我執番來養的!」小時候聽著很心酸,漸漸就明白,香港地,絕不會有師奶如此好心腸。

6.「再xxx,警察叔叔拉你!」浪費警力,警察叔叔會拉的......

致 二戊班孩子們

歡迎探訪。謝絕騷擾。

一切唯心造


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
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
如心佛亦爾,如佛眾生然,
應知佛與心,體性皆無盡。
若人知心行,普造諸世間,
是人則見佛,了佛真實性。
心不住如身,身亦不住心,
而能作佛事,自在未曾有。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
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大方廣佛華嚴經》

Sunday

色即是胸


《聖經》有2041宗投訴,《可蘭經》有2宗;我想,會不會輪到佛經?設想一位不諳佛理而又保守敏感的人士,聽了什麼「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說不定會合理地聯想起「色即是胸、胸即是色」,令人作嘔,決定投訴佛祖「輕佻浮躁玩食字」。

事情確實叫人啼笑皆非,且有點不可理喻,然而行動者針對的顯然不是《聖經》,而是諷刺影視處和淫審處封閉落後、厚此薄彼。

也許最該被投訴、滿腦子淫賤的正是淫審處自己,它能在沒有宣淫的地方找到淫賤信息,確實是「能人所不淫」。多年前大衛像被列為二級不雅,就距離國際水準太遠。淫審處只顧保守,卻忘了進步;既要捍衛道德底線,亦有責任提升市民大眾的品味級數,為香港人引入國際級視野。

淫審處運作亦有欠開明公允。根據審裁員張民炳所述,影視處送來個案後,淫審處初審時會在三百名審裁員中隨機抽籤選出兩名審裁員,加一名裁判官作審訊。這種閉門造車的做法,就代表了香港的思想與道德水平?

一地之道德,三十人一起判斷也嫌少──為何一開始不把物品的負責人、投訴者、一般市民也召來陪審,讓物品作者觀點得以昭告天下,也讓「受害人」得以訴苦,是非黑白清楚辯個分明?我倒真想聽聽《東方日報》能否將玩弄女性、物化女性的風月版,解釋為「合理地回應市民大眾採購性服務的市場需要,打破性工業資訊不流通的落後局面」!


Picture borrowed from: 《明報》〈星期日生活〉,20.5.07

P.S.

「讀《金瓶梅》而生憐憫心者菩薩也,生畏懼心者君子也,
生歡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禽獸也。」


──《金瓶梅序》

懶 (lan2)

《情色版》最為人詬病的是那份問卷。問卷,功能正是測量真象。若然調查結果是竟有70%受訪者都曾覬覦阿哥細妹,教統局官員好應跪倒感謝編委,然後快快去惡補佛洛依德了。

問題就出在編委根本就不把問卷當問卷:「整呢個問卷調查,絕不想冷科學化呢個野,旨在送紀念品俾人。」這個「冷」(或者粵音lan2,「懶」的高上聲) 字,耐人尋味。

轉為書面語,相當於「裝」或「扮」吧。正如初中學生,向老師投訴某人出貓是「」正義、上課答問題答得快是「」醒、用心做功課是「」認真;又例如不讓座者覺得讓座者「」有同情心、協助老弱婦孺是「假慈悲」、為人推門是「做秀」、最遲放工的人「扮勤力」……

科學就是科學,調查就是調查,好心就是好心,認真就是認真。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然而人們卻總是「努力避免光明磊落」,或努力否定有「光明磊落」這回事。這真是一種奇怪的心態──自己做不好就看不過眼別人,或自己做好卻怕別人看不過眼,其背後是一種深入骨子裡的無力感。因為無力,所以懶惰;或因為懶惰,所以無力。

別再扮懶或「」懶了,今天開始,大家就請昂首闊步,少用「」這怪字罷。

不可問?

人獸交和亂倫,不是什麼絕跡地球一萬年的東西。曾有聽聞兩次大戰期間,軍隊長期征戰,無以為樂,找母狗來排遣。2006年2月,非洲蘇丹一男子偷偷與母羊做愛,被罰即時「負責任」,迎娶母羊回家「共諧連理」。一百年前,佛洛依德早已提出「戀父戀母情意結」理論;一百年後,香港報章法庭版的亂倫案例,屢見不鮮。

存在不等同於合理。唯有勇敢正視不合理,拿出來談,才有可能撥亂反正。

中大教院周昭和老師,在課上提到德育。「態度」與「價值觀」的形成和改變,是學生自己長時間的內心對話和主動抉擇,任何德育工作,都須將各種態度擺在眼前,由師生共同來衡量。不怕學生問,就只怕他不問。

不道德的東西不可以鼓吹,但並非不可以問、不可以談。要談,且要談得深入。淫亂縱慾、說謊欺詐、互相出賣、通敵叛國、血腥暴力、貪婪爭產、惡言詛咒、濫殺無辜……何者更不道德?還是同樣不道德?若然全部不可以談,大家快快罷看《溏心風暴》、罷買八卦雜誌、罷玩CS、罷吹噓自己的男友/女友/老公/老婆/囝囝/囡囡、罷參觀解放軍軍營......


Saturday

無恥之徒

【未經證實消息】DAB (全名:Do According to Beijing) 寨主馬先生謹遵毛爺爺、鄧爺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遺訓,乘回歸十周年之喜,決定玩鋪勁,炮製〈忘記六四、努力七一──愛群之馬心口碎坦克〉娛賓,邀得解放軍出營獻技,更親自訓身製作馬肉薄餅,力證馬比豬厚肉厚顏、馬比人無骨無恥之客觀科學真理。愛國心攝氏一千度,焚身以火,舔乾血跡;略盡馬力,在所不惜。




尊子,《蘋果日報》,17.5.2007.

無恥之報

東方報業,香港傳媒的恥辱!

《中大學生報》風波爆發以來,風月版翹楚《東方》《太陽》立時擺出道貌岸然的嘴臉,天天炮轟「爛果報」「壹淫媒」荼毒社會大眾。《明報》轉載學生報問卷,作高層次的理性深入討論;《東方》更加不知廉恥,挺身而出向影視處舉報。如此無聊的舉措,幸好數量只維持在可憐兮兮的兩宗。

要是淫審處真的把〈星期日生活〉評為二級不雅,那就正中奸計,真是瞎了八輩子的狗眼!





Friday

樂子 (8)

沙田與葵芳的路旁,木棉同樣雪花紛飛。

「我還是搞不清花的繁殖系統......是不是有一些花同時擁有雄蕊和雌蕊的?」

「對啊。」

「那麼,它們能夠......自行交配?」

「嗯......」

「那豈不是......亂......會不會誕下癡呆的花?或者......『發花癲』?......」

「淫褻!不雅啊你!」

P.S. 如欲投訴本文,請自行與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聯絡。

Thursday

第三條路

《中大學生報》與《龍虎豹》《藏春閣》齊名了。事情的爭議,焦點各異:情色版是情色還是色情?校方未審先判的行動是否恰當?「淫審處」公信力何在?大眾傳媒其身不正,爭相報道無異於獵巫?大餅那邊,正為中大「校方之手」而爭論;一切問題,都得返回《情色版》的文本身上。

我看了網上流轉的全部數期情色版。一言以蔽之,學生們眼高手低。

除了幾篇書評、影評、太子戲院見聞比較有深度外,其他的內容跡近粗製濫造。說要打破「一元性論述」,他們做不到;或者說,沒有證據顯示他們用心去達成這目標。從此推斷,當初開版,並非為著一個崇高理想,幹一番大事業;情色版最初只屬過癮,頂多只是有一個粗略的方向,但沒有明確的定位和策略。

在編委的聲明中所見,學生聲言要「打破一元性論述」、「重塑情慾空間」,一不學坊間的鹹書鹹碟小報八卦周刊,玩弄和物化女性,壓抑和扭曲性慾;二不學性專家,以乾枯學術名詞論述性。

這正是本港談論性的兩極化情況。在香港,性愛是只可「自己做」,不可「自己說」,一「說」就被視為不道德。合乎大家習慣的做法,一是將「性」視為「健康教育」的內容;另一選擇,就是談別人的性事,談明星名人身材,總之就是以一種「事不關己」的態度看待「性」。前者過度用腦,不含人味;後者全不用腦,泯滅人味。

我贊成李偉儀所說,中大學生報唯一要檢討的地方,只是做得不夠好,嚴重缺乏全盤策略和部署。容許我馬後炮一番──中大學生報另闢「第三條路」,就必須高舉「第三條路」的旗幟,把創版理念,清清楚楚地化成行動方針,在往後數期,以此為努力目標。第一步,何不拿坊間的《風月版》祭旗,或者向《壹本便利》之流宣戰?劃清界線,大加撻伐,或者拿吳敏倫來諷刺一番,這才夠大快人心。第一期與往後數期,何不以「問世間,性是何物?」為宣傳口號,鼓勵讀者「如實地」、「情理兼備」地談性?

有數篇文章談自己的性事,提及到多重性伴侶、情人之間相處的問題,讀者大可從中反思「性」與「愛」的價值觀與人際關係,本是及格的素材。可惜編委捉鹿不懂脫角,只顧將大篇文字貼出來就算,沒有盡編輯責任,不做任何深入分析的跟進工作,令《情色版》失去更上一層樓的良機。

更甚者,就是《中大學生報》的風格向來就有問題。朋友直言,搞學生報的都是「奇人異士」,不知從何來的滿腔怒憤,造成一直以來輕佻浮躁的文風。論政、論文學、論校園,大多用跡近粗鄙的口語行文,甚少讀到一些行文縝密、思辯性強的好文章,令人看著很不爽。這是一種「不夠淺白就是悶」,缺乏耐性和理性的文風。與其說這是真性情,不如說那是技窮。

編委說,這是一種基層風格,我不認同。中大確是以「平民大學」自居,但基層學生進入中大,就多了中大人的身份。他們的任務是去塑造「基層中大人」的新身份,而不是全盤接收粗糙的基層風格。只要發揮平民百姓的直率、實際、銳利、不平則鳴、不避權貴就已足夠,不須把「趙完鬆」、「生花柳」等用字全派上用場。編委口中《情色版》立場原意,陳義甚高,但整體風格則全不相配,難以服眾。

大眾指摘大學生道德淪亡。事實上,大眾對大學生的期望或定型,多不勝數;在我而言,「大學生」的第一要義,是動腦筋,是解放思考,為自己、為社會發聲,萬事萬物都拿來批判研究一番,然後摸索出一條可行的、自己喜歡的、合情合理的路。大學學生報出現《情色版》,既可是一股清流,亦可墮落為另一股濁流,本是一個值得大家拭目以待的契機。我期望《學生報》痛定思痛,下一次,要徹底「玩鋪勁」,幹出點成績來!


Tuesday


「活著,我該做什麼?和平,造成停滯,戰爭,才有新生。」也許徐步高就只錯了一字。世界不要「戰爭」,做人卻須當「戰士」。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戰勝每一天的憂愁、顧慮、傷痛、自卑、妄想、魯莽、自滿、失神、退縮、貪心、躁動。以至每一天起來,戰勝「厭戰」本身。



Sunday

鈴聲研究

教員室的鈴聲,此起彼落。劉華忠實粉絲同事甲:「講你又唔聽,聽你又唔明,明你又唔做......

瘋瘋傻傻同事乙:「傻佬打電話來啦!傻佬打電話來啦!傻佬打電話來啦!

慈母同事丙:「媽媽快點聽電話喇,快聽喇快聽喇,快啊快啦啦......

又是瘋瘋傻傻同事乙,這次是鬼魅一般的女高音,聽說,是他老婆打來。

車廂內的鈴聲,此起彼落。後座一群小伙子,流行曲吵得震天價響。我只知是至hit推介鈴聲什麼的,可惜我孤陋寡聞,說不出是什麼歌。斯文大方的OL,接聽友人電話,張口就媽隔離間firm的Matthew媽到七彩。左後方的中年阿叔,電話鈴聲是《將冰山劈開》;我莞爾,單憑一曲,他擁抱著年輕的梅姐,也擁抱著年輕的自己。

一人一機,一人一鈴聲。唸社會學的人會說:這是消費社會,亦是吊詭的時代。人人積極追求個性,但彷彿都很沒個性。人人都有選擇,事實上並沒什麼選擇。

儘管如此,從響鈴到接聽,從開口到收線,手機,還是暴露了一個人的性情底蘊。如果我的通識教育科學生們有興趣,不如就進行一個專題研究,例如:

1. 測量市民電話響鈴的音量分貝,以及當事人講電話的音量分貝。兩者之間有沒有關係?這反映了都市人怎樣的心理狀態?

2. 統計市民使用的電話鈴聲類別,包括:當紅流行曲 (男歌手、女歌手、組合)、懷舊金曲 (年華老去的八十年代、更老的六七十年代、遠古的四五十年代、侏羅紀的爵士樂古典樂…..)、怪聲、廣告音樂、親人的柔聲細語……選擇是多還是少?這反映了社會怎樣的特色?

3. 觀察市民會邊講電話邊做什麼。可籠統分為:一、講電話。二、邊講電話邊打機。三、邊講電話邊走路。四、邊講電話邊聽音樂。五、同時講兩個電話。六、以上全部。這和使用電腦時邊MSN邊在Firefox開7個分頁邊聽歌邊打機的生活習慣,有何關聯?

4. ……

如果他們回應:「做研究?通識不是光吹水就成了嗎」,此乃欺師滅祖,大逆不道,斬立決!

暫借

小女孩半躺在病床上,在母親催促下,輕輕地叫了一聲「老師」。我還是頭一趟聽見她清晰的說話。孩子不說話,不代表她不思考,不代表她沒有情緒。我給她捎來兩本小書:看,這一本樣子精美,是我最喜歡的書哦,就借給你看。

我是刻意說「借」給她的,她是個乖孩子,有借有還,彼此就有了聯繫。要記得康復,要記得回來。康復了,就回來還給我吧。

Saturday

新增Microsoft Word文件

花了老半天,散亂的東西重新歸位。完完全全安頓妥當是暫時不可能的了,畢竟東西不是光擺放著不用的。

梁家傑曾在選舉辯論中提到,要減輕教師工作量,他們的時間都花在填各種各樣的表格上。朋友問,是否如此?

我道,有「表」可填已算不錯──中一和中二級公民教育全年教材、中文科額外練習和筆記、孩子的作文佳句欣賞、綜合人文科額外工作紙、通識科課堂活動設計、小測卷、考試卷、會議紀錄、教學進度表、分工表、評分紙、工作備忘、申請這申請那的計劃書──全部,都是從雪白的「新增Microsoft Word文件」中變出來的。

不是說天下文章一大抄的嗎,什麼新教材練習題云云,還不是把舊的檔案改頭換面。老實說,我還年輕,我願意花點時間自己嘗試。如果我創造了些什麼值得被「參考」的話,我會感到榮幸。

Thursday

樂子 (7)


匆匆出發去找她,我在YM將「我出門了」誤鍵作「我出家了」。另一端的她給這「噩耗」嚇壞了,隨即把「我隨時走都得」打做「我隨時笑都得」。與她在一起,真是隨時笑都得。

Wednesday

讀史

朋友們總以為,我教中國歷史,想必游刃有餘。但不,我教得甚為煩惱。

老實說,中國歷史──正確點說是中學的中史課程──絕不是什麼好東西。課本充滿血腥暴力,最常出現的字眼,一個是「殺」字,一個是「戰」字。「篡弒」,我花了老半堂時間給我的中一學生解釋。唐虞夏商周,春秋戰國秦;殺頭、大動亂、謀朝篡位、你打我我推翻你、他偷襲你我一口氣攻下七十座城池。天花亂墜,孩子們一頭煙。

猛然想到,他們中一時已學了一堆行軍打仗知識;香港公民不用服兵役,似乎有點浪費。

其實我們想孩子學懂什麼?孩子確是要見識一下歷史的黑暗,人性的醜惡。問題是中國歷史上的好人義人,通常也死得最快──不知眼睛雪亮的孩子們會否一早知曉?

中一不少血氣方剛的大男孩,早已讀遍《三國》《水滸》,課堂上反應奇快,不停追問,甚至反過來糾正我一絲一毫的紕漏;女孩子呢,日常愛讀的是忸忸怩怩的《教我如何說愛他》。未聽過?不要緊,我也沒有。

這班孩子能力確實不高,我常常鼓勵他們坦白,不明白就問,不要隱瞞。於是,Vicki、淑玲一到下課便走出來跟我說:「老師你剛才兩課說的東西,我一句都不明白。請你再說一次?」

我極欣賞她們的坦白,可是真心話鑽進耳裡的時候,也真足夠叫人暈厥的。

好不容易熬過了春秋戰國,來到更變態的秦始皇了。聽了「焚書坑儒」,Connie舉手問:「老師,秦始皇這樣殺光了聰明的讀書人,全國豈不是沒有了聰明人幫助他嗎?」

「不錯!所以,秦始皇身邊只剩下怎樣的人呢?」「我知!就是那些奸臣和太監!」

「對得很,這些奸人自然不會做好事了!大家想想:假設有一天皇上興之所至,彎弓射鳥,射中的話,身邊的馬屁精就會高呼:(高八度加乸形)『皇上英~~明!皇上神威無敵~~!』好了,如果皇上射不中,你猜那些馬屁精會說什麼?」

平時最散漫的柏宇,這時第一個有反應:「我知!他會說:『皇上英~~明!皇上有好生之德,真是萬民之福啊~~!』」

不該懂的竟最快懂了,從今開始,我就叫他「小柏子」好了。

P.S.

"What men learn from history is that men do not learn from history."

--Murphy's Laws

Tuesday

床座施

佛家有所謂「無財七施」,有就是七種無關錢財,不論富貧皆可奉行的布施:
眼施:待人常以青眼注視,親切和藹;
和顏施:常以和顏示人,不顰蹙惡色;
言辭施:出柔軟語,非粗惡言;
身施:起迎禮拜,端正示人;
心施:存和善之心,予人寬慰;
床座施:自以己所自坐,讓座於人;
房舍施:接待客人於屋舍,予人方便。

舉手投足,一顰一笑,其實都是送贈身邊人的禮物,這就是一種最為善用人生的方式。

早前大餅談起讓座:在香港,讓座似乎是一種古怪的行為,爭座才是平常。甚至自己讓座,都覺心虛,怕別人奇異目光,予人做秀之感。

我笑言:你真是純真的傻孩子──我讓座,從來沒有「哎喲不知別人會怎樣看」的煩惱。那是基於一個極簡單的原因:座位根本就不是我的,本來無座,何來讓座?

該羞恥的是那些只顧坐著打機的後生仔、或者見到阿伯進車廂就裝作睡著的小男人。別要「拿恥上身」!

要煩惱的,倒是讓座對象笑著推辭不受,那數秒不知所措的僵持;更甚者,你誤會他老,他偏不認老,那就真箇難堪了。別以為白髮的就是伯伯,當中不少是壯年男子;讓座給他,或許反令他唏噓不已……

Monday

雲鐘

香港失去了天星,城市失去了唯一的暮鼓晨鐘。天南地北,迴響盡處,這一刻,你身處何地?我又究竟是誰?

你總在忙亂中失去時間;但時間,它主宰一切,永不會把任何一人丟失。

韶光流轉。悼念故舊。召喚忘了回家的靈魂。鐘聲,從雲端的亙古傳來。




何訓田《雲鐘》

Saturday

無畏施

隔壁同事過來問我們:「今天午膳時間,咱們去醫院探學生可好?那女孩……腦裡長了一個瘤。」

我呆了半晌。那位小女孩,平日總在班中靜靜地坐在一角,神情茫然,從不說話,也沒什麼朋友。同事說,那學生患有社交恐懼症,一直如此。

起初我沒有答允同去。我毫不熟悉那小女孩,不知可以做些什麼。後來想通了,寧願快快完成要務,一點正打鐘便下樓找的士。

到醫院探病,有點不安;但小女孩一人在病床,豈不更惶恐?

去看她,也不必特意做什麼。只需給她拍拍肩膀,告訴她,老師們等著她康復回來。也給她床邊的母親打打氣,著她也要好好休息。

勇氣是她們眼底下最需要的。願小女孩早日回來。

Thursday

正字正音

學者潘國森公開挑戰何文匯教授,批評「何氏正音」矯枉過正。何氏堅持粵音應依據宋代《廣韻》的切音方法來恢復古代讀音,這是拘泥的做法。

語言文字是一種工具。與電腦、手提電話、汽車、熨斗、刀叉….一樣,工具必定經過人為的演化、改良和淘汰。和其他工具不同的是,語言文字必須約定俗成,通用於一定的社群之中,且有一套獨特的法則,不會和其他語言文字混淆。不少年代久遠、失去現代意義的字,早已煙消雲散;一些字詞的讀音,亦經過自然的改造。

所謂「正音」、「錯音」,其實可分為三類。一類是「張冠李戴」,將一個字錯誤讀成另一個字。常見的「有邊讀邊」正是這類錯誤──「栓塞」的「栓」與「全」混淆;「骨骼」的「骼」與「絡」混淆;「重蹈覆轍」的「蹈」與「滔」混淆;「同仇敵愾」的「愾」與「氣」混淆等等。

第二類正音,則是因應字本身的意義或詞性轉換而改變讀音。如「更加」的「更」與「更改」的「更」用法不同;「吐谷渾」與「吐露港」,「夫差」與「大夫」,歷史地理意義不同;「區氏」和「地區」亦然。

在這兩種這情況下,「正音」行動不容忽視。錯讀不但混淆了字音,更混淆了字形字義。提倡「正音」,正是還二者一個清白。至於「糾正」誤讀成「豆正」、「妤」誤讀成「于」,純是懶得查字典之過;「國」誤成「角」、「恆生銀行」誤成「痕身銀寒」,則是懶音之過。二者造成語害,亦必須正視。

另一類正音,則是「何氏正音」進一步堅守的宋代正音──如「棟樑」唸成「凍樑」;「鬆弛」唸成「鬆始」;「活躍」唸成「活弱」;「友誼」唸成「友異」;「撰寫」唸成「賺寫」等等。 按照古籍拼音方法得來的正音,其實只是聲調高低的分別。今天一般字典,亦只收錄鬆「馳」、活「約」、「讚」寫為正。按照今天的讀音來讀,完全不會造成混亂。這類古代讀音,在自然選擇的過程中,早已被淘汰。

其實「粵音」最大的特色,就是因應字詞配合而演變出「更悅耳」的讀法。最明顯的例子,諸如「女人」的「人」讀成「忍」、「手袋」的「袋」讀高上聲,「對聯」的「聯」讀成「戀」等等。「女仁」與「活弱」,聲調太沉,不易發音;自然演化,無可厚非。

這類所謂的「正音」,只存在於博物館和圖書館中。正如堅持「梅」要寫成「槑」、「粗」要寫成「麤」、「鮮」要寫成「鱻」一樣荒謬。

我不反對男人把長袖襯衣改短,只要他沒有把女人胸罩也穿上身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