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黃河艦隊


門將:1-司馬懿 (魏將,龜縮於五丈原,守門最宜)

後衛:6-黃忠 (蜀將,就是夠老,作用像38歲的馬甸尼)

左右閘:2-典韋3-許褚 (魏親兵統領,忠心耿耿,絕不輕出)

防守中場:4-張遼 (魏將,坐鎮逍遙津,指揮若定)

進攻中場:10-周瑜 (吳將,智力魅力非凡,正宗10號仔)

左右中場:8-徐晃5-甘寧 (魏將/吳將,士氣高昂,銳不可當)

左翼鋒:7-趙雲 (蜀將,成熟穩重,絕不貪功浪射)

右翼鋒:11-馬超 (蜀將,年輕力壯,速度驚人)

正中鋒:9-張飛 (蜀將,一如杜奧巴,猛如雄獅)

領隊:丞相曹操大人 (雄才偉略,行兵佈陣,不二之選)


暫列後備:

18-關羽 (蜀將,中鋒,自視過高,略嫌獨食)

20-諸葛亮 (蜀將,進攻中場,名氣太大,易被盯死)

25-黃蓋 (吳將,後衛,曾被某隊友踢傷,狀態不穩)

28- 姜維 (蜀將,左中場,青年軍新銳,有待磨練)

99-呂布 (史上最強前鋒,但有收黑錢、打假波前科,最後關頭才出場)

Sunday

To: 約翰尼

劍塚遺刻:「四十歲後,不滯於物,草木竹石皆可為劍,自此精修,漸進於無劍勝有劍之境。」教學之道,有如是耶?

磚與非磚

一甲的孩子不比二戊的那樣舉一反三、精乖伶俐──他們能力不高,但全都是單純可愛的孩子。相比於二戊,這班更需要我去照顧,更值得我去埋首經營。

不管教什麼課題,一甲的孩子總是會一臉茫然的回應:「即係點呀?」這也難怪,綜合人文科內容豐富 (或曰:泛雜),上個月唸西周歷史,今個月學地理談的土地利用 (land use),不教人精神分裂才怪。

說起「混合土地利用」,我就額外談起六七十代普遍的「前舖後居」,還給孩子們說兩個典故:

「同學們,那時候店東請伙記,多會包食包住;伙記完成一天工作,就回到後舖打開被鋪睡覺。好了,饞嘴的各位,有沒有人知道魷魚炒熟了是什麼樣子的啊?」

「是捲曲起來的!」「那就是了,就像員工『捲舖蓋』走人的樣子,所以『被辭退』就喚作『炒魷魚』了。那麼,大家又知不知什麼是『請你吃無情雞』呀?」

「不知道呀,快說快說!」

「話說那時候,每近歲晚收爐,老闆總會請大家吃一頓團年飯。團年飯有什麼吃的啊?」

「有冬菇!」「髮菜!」「瑞士糖!」「哈哈…..黐線!」「有雞!」

「對了,但桌上那隻雞卻暗藏玄機:雞頭向著哪個伙記,就意味著過去一年老闆最不滿他,準備炒他魷魚!」

「老師,那麼豈不是誰也不敢坐近雞頭?」「對呀,所以後來老闆改為親自舉筷,把雞頭夾給『目標人物』……」

「老師,如果老闆要炒掉全部員工,那豈不是要把一隻雞頭拆散十數件?」「好恐怖呀!」「哈哈,眼睛給你!」「核突!」

磚頭之間不加水泥,磚牆是砌不成的。我每天備課,就是花最多時間「做泥工」,細心組織這些幫助學習的所謂"Out-of-Syllabus"──「課本以外的」、「不考的」的東西。跳出書本,回歸生活,知識才會牢固。

「課程」云者,根本就是全由「非課程」的元素所組成的。

花與非花

「如果我們往一朵花的深處看,會見到雲、陽光、礦物質、時間、大地,以及宇宙中的所有其他事物......其實,一朵花全然是以非花的元素造成的,它沒有獨立的、個別的存在狀態,它是與宇宙間的一切交互共生的......

我們一旦明白生命互相依存的本質,我們自己與別人之間的隔閡就會解除,和平、愛、諒解才可能存在。」

──釋一行禪師,《生生基督世世佛》



Saturday

On Education (15)

小魚兒:「今天我六堂直落,連lunch time也奉獻給學生了.........

約翰尼:「只奉獻了lunch time?我連小息、空堂、放學也得奉獻呢!」

小魚兒:「有位孩子情緒不穩,她的班主任連本身的堂也不上,又陪她又見家長,一直到七點半......這種隨時隨地奉獻,會不會比做男朋友女朋友更難?」

約翰尼:「我覺得比任何牛鬼蛇神更偉大!」

小魚兒:「沒良心的仆街仔會說,車,你地有糧出;我敢肯定如果是為份糧,大家不出一個月一定轉工……

約翰尼:「我會叫他家長讓他退學,出外工作半年。沒良心的人要用『沒良心』的方法懲治,讓他們發現良心所在。」

小魚兒:「有位資深老師說,別要介意孩子的說話;他們亂說話有如大小便失禁。我不擔心他們亂說,我只擔心他們是認真的。」

約翰尼:「對呀。所以學生們怎麼說,我都不會動真氣,因為我也年輕過、放任過。在外面吃過苦,他們就知道這些說話,是多麼的冒犯、令人心碎。他們會知道他們是多麼的無知、沒資格說這種話。」

小魚兒:「你相信身教嗎?我是說,你相信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能看出老師的好?」

約翰尼:「我相信的。我最注重的是他們的人生觀、態度。我喜歡『小事化大』,將他們的違規行為上一點綱、上一點線,讓他們明白,不會因為小惡就放過他們。」

小魚兒:「我也是。欠我少少東西,我一定會追究到底。」

約翰尼:「我強調的論點是:行為反應背後動機。即使是如何小的惡,也反映了他的思維。這樣的思維,你父母知道會怎樣?你有沒有考慮過他們的感受?做事前怎不考慮身邊人的感受?怎不考慮他們的影響?」

小魚兒:「最怕他們說:『我父母也是這樣的!』我會說:你要活得比父母更好,這也是你父母的目標!」

約翰尼:「對呀!我也是這樣說的!最討厭聽到『別人也這樣』,很沒志氣的一句話……話說有個學生穿耳,我說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不敢毀傷。如果你父母知道你穿耳來扮靚炫耀,一定會好傷心。你父母生你『好人好姐』,完好的身體,幹嗎要去整個窿?你父母一定會好傷心地想:『係咪我生得個仔唔夠好,點解佢要穿耳洞?』然後那學生無語,之後還問我耳洞會否自動癒合……其實處理這類問題,指導思想有一個──就是要令他覺得自己無可能用這種方法突出自己,兼且是一種shame。我不介意傷害一下他們所謂弱小的心靈。知恥近乎勇,不知乎恥,無以為人。」

小魚兒:「如果他有個紋身兼穿鼻環的阿爸呢?」

約翰尼:「我可是做過資料蒐集的喔!」

(7.2.2007,謹與天天實幹、日日進步的年輕教師們互勉!)


Friday

集體回憶


F.7A Sport-Day Slogan, written by Alvin & designed by Edwina. Oct 1999.

Thursday

P.S.

所以我們要學習歷史,歷史叫人自強。掩飾歷史的民族,只有墮落一途。

一屆人


VC Sports Meet, Tai Wo Playground. Oct 1999.


我們是一伙愛造反的臭小子:

1) 學生會選舉,別的候選內閣只管弄兩米乘一米的橫額宣傳,我們卻製作一副對聯,從六樓垂下落至一樓……

2) 某老師在早會再三訓示,咱們學校是「一級列車」,大家要珍惜上車機會;某女同學過幾天就在「民主牆」撰文,批評這位老師目光短淺......

3) 99-00年的中七甲,成為恩記有史以來的第一班,主動要求在運動會預留時間,總動員出場跳啦啦隊舞蹈的班別。此後,每屆中七出場跳舞成為傳統......

4) 臨近畢業,又有一篇爆炸性文章出現在民主牆,題為〈恩記文化自省〉,批評學校「重管輕教」……

5) 2000年北約轟炸南斯拉夫,誤中中國大使館;四名小伙子自告奮勇,向學校要了兩塊展板製作壁報,又撰寫一篇宣言,要求在早會上宣讀,喚起關注......

6) ……

我們這屆人自視與眾不同,在於我們敢於自我實現,以行動表達不滿──至少相比於同期的恩記學生來說,我們更敢作敢為。

作文明明要求三百字,我們偏要寫夠六百──我們是曾經如此不甘平凡,曾經如此奮發向上──就像那個蒸蒸日上、士氣如虹的八十年代。


VC SU Election Campaign. 25 Sep 1998.

師與生

離開恩記已第七個年頭,與班主任重聚之時,咱們已有五六人投身教育,芳已當了別人的班主任。我有點厚顏地問黃老師:「你覺得我地這屆人如何呢?」他也不無誇張地答:「簡直是啦!不過今時今日再無喇,『此情可待成追憶』呀!」

「畢竟我們仍然是需要老師認同的孩子!」約翰尼事後補充道。確是的評。


Victor, Eva, Comy, Fong, Mr. Wong & Alvin. 10 Feb 07.

Wednesday

樂子 (6)

小店子巧妙地用交通雪糕筒、魔術貼、10蚊雞一個的零錢包,砌成一座小包山。我和她二話不說,一人一手,當然是抓下最高、最平安的兩個;新包子肚裡塞著棉花,滿幸福的樣子。

初四

兩個無聊男子玩撲克,為了過過賭神癮,咱們玩show-hand,找來親友送的金莎朱古力,又找來賀年的開心果,大手豪賭:「三粒開心果!大多你兩顆金莎!」阿爸贏了數輪,沾沾自喜地剝開心果來吃;那一刻就知道,獲得「最後勝利」的必定是我......

Tuesday

一真一切真

善知識!心量廣大,遍周法界。
用即了了分明,應用便知一切。
一切即一,一即一切,
去來自由,心體無滯,即是般若。

──《六祖壇經》

樂子 (5)


"Make just one, someone happy
And you, will be happy too."

Monday

初一

從前爸爸當貨車司機,一年只有「新正頭」三天休息。年廿九、年三十,我和弟弟必須幫手,趕及把酒樓未來三天所需的物料,堆積如山的大黃、大白、威化紙、澄麵、鮮魷……全部送達。年三十收工,就打一桶水替貨車洗澡,這才輕輕鬆鬆回家去。

也就是這緣故,「年初一二三不工作」這觀念便在心中根深柢固。直至長大了才明白,事實上有數不清的人仍在這三天奔波勞碌──不然,大家哪得繼續逛街吃喝玩樂?

正如小孩子驀地明白「
1+1=2」的一刻彌足珍貴,我的領悟也屬稀鬆平常;但還是想以赤子之心,向新正頭要開工的香港人致敬。

Sunday

三十



「我願似花嬌美......願明月皎潔常圓.....」想起一首我不認識的歌。

Friday

Just Do It

禪宗公案之中,這個故事最為人熟悉。

桌上放著一杯水,有人不小心碰到桌子,打翻了一半。第一個人看到了,就說:「唉,不見了一半。」第二個人卻道:「幸好,還剩下一半。」從不同角度看,萬事萬物都可以予人不同感受。

不過,故事到這裡,還未完結。

二人問禪師,「換作是你,該怎麼做?」

禪師不發一言,拿起水杯,一口氣就把水喝光。頓時感覺清涼甘甜,煩惱盡消。

超越迷惘,不起計較之心,方是大自在。

行動即生活,生活即禪。

(28.5.2003)

甘地傳



放電影學中文已非新鮮招數。我播的倒不是華語片子,而是西片;也不是近期熱門電影,而是1982年頂好的巨著《甘地傳》(Gandhi)。

舊物事對孩子來說反而新鮮──但當中還需要一點技巧。「保證大家從未看過!」先賣個關子,只吩咐學生留意片段。短短三分鐘,四位人物各有各的外貌、性格、動作、說話神態、心理變化......看罷就想想如何形容,化為文字。

選的是甘地在1893年以律師身份到南非辦公,坐頭等火車時遭白人歧視的一段軼事。我沒教他們怎樣一字一句去寫,而是讓他們自己發揮,遇到不懂寫的字才施以援手。他們從中學會了不少詞語:甘地雙目「炯炯有神」地「據理力爭」、黑人僕役「膽小怕事」、車長滿眼的「蔑視」、白人乘客「幸災樂禍」地倚在窗前看甘地怎樣被轟出車廂......

即使對甘地毫無認識,也可從這段繪影繪聲的插曲窺見歷史。大部份孩子對歷史本已甚有興趣,這三分鐘已足夠他們看傻了眼,還大嚷要追看下去。

接著便是甘地在南非發起抗爭,四出演說,被英國警察武力鎮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特別重視孩子們的反應,他們也不接受有色人種就不能坐頭等、不接受黑人不能走行人路、不接受甘地被無理毆打......警察一捧打倒一個,怒斥示威者:「還有誰要惹事?奉陪!」兆麒這孩子甚至跳起來大喊:「我!

就是這樣的登高一呼教人感動,就是這一點點的觸動最難能可貴。我選這片子的主要原因,並不是它特別適合教中文,而是期望它能喚起孩子的赤誠,喚起一份簡單直接的正義感。這比其他什麼的都來得重要。

P.S.

"Live as if you were to die tomorrow.
Learn as if you were to live forever."

──Mahatma Gandhi


Thursday

On Education (14)

約翰尼:「因為工作太多了,所以上帝決定以大洪水來消滅工作,創造新天地。」

小魚兒:「上帝和人類立約,今後不再用洪水消滅工作,改為靠人類自己消滅它們......」

約翰尼:「我看見了新天新地,那裡不再有哭泣,工作也沒有了。」

小魚兒:「那裡不再有哭泣,因為沒有了工作,大家都欲哭無淚......」

On Education (13)

校長是唯一真主,科主任是他最後的先知。至於校內大小決定,基層教師是「最後先知」。

15.2.07


Mingpao, 15 Feb 2007.

Wednesday

樂子 (4)

我給她和她家人煮了一頓晚飯──從買材料、準備到下鍋,一手包辦。手執一本菲傭中國菜初階,就弄出一味龍利柳炒甜豆,一味腰果雞丁,再炒一碟菜心──為求保險,買多十元叉燒,即使前三者泡了湯,大家也不至挨餓......

我起碼有五六年沒進廚房弄過一個公仔麵,一來是因為忙,二來我根本就沒信心。我從不知道原來我能這樣弄好一頓飯,這必定是因為我當了教師,每一天「夠鐘埋位!唔得都要得!」鍛鍊出來的......當然,也是因為愛她。

Monday

繼續惡搞

曾蔭權:「我會做好呢份工!」

水電師傅:「我會整番好個泵!」

報販:「我會賣哂疊E-Zone!」

校長:「我會盡快轉英中!」

醫生:「我會醫好你傷風!」

足球隊後衛:「我會盯實個前鋒!」

足球隊前鋒:「我會射入你個龍!」

關窿集團受害人:「我會還清份Grand/Loan!」

黑幫:「我會帶齊水喉通!」

金牌經理人:「我會捧紅陳曉東!」

祈福黨:「我會呃到個老翁!」

內地食品製造商:「我會落足蘇丹紅!」

《天龍八部》慕容復:「我會一劍殺喬峰!」

《三國演義》呂蒙:「我會用計捉關公!」

謝安琪:「我會錫哂張繼聰!」

李嘉誠:「我會收購Vodafane!」

股民:「我會沽一手匯豐!」

喬治布殊:「我會繼續搞反恐!」

蔣介石:「我會打贏毛澤東!」

蔣經國:「我會向大陸反攻!」

陳水扁:「我會搞一台一中!」......

Saturday

做好份工又如何?


「我會做好呢份工」不是一道爛招,應該說是一道險招。曾蔭權孤注一擲,故作謙卑,希望贏取市民大眾的認同,用意非常明顯;但效果若何,卻非曾蔭權所能預料。選特首,是選一位能夠告訴我們「香港何處去」的能者,不是選一名打工仔;結果險招不靈,口號淪為笑柄。

環顧國際社會,不論是民主社會還是極權國家,很難可以找到如此一句沒有內容的宣傳口號。民主社會講求選舉競爭,選舉競爭則講求政綱、講求大眾受落的賣點,宣傳口號務必精煉地提出承諾,提出願景。羅斯福的「新政」 (New Deal)、貝理雅的「新工黨」(New Labour),氣象萬千,為英美選民揭示新的道路。極權國家雖然國情迥異,但卻更重視鞏固政權的宣傳手段,務必親抓一切政治宣傳口號,從「全民大煉鋼」到「全民奔小康」,從「三面紅旗」到「八榮八恥」,你說他假大空也好,但至少會有1%知道口號大概說些什麼,在號召大家做些什麼。

正是香港這個奇怪地方,既不極權也不民主,既不開放也不保守,一邊談一國兩制,一邊又時時抑中央鼻息,所謂「特區首長」,也確實做不了什麼大事。「我會做好呢份工」這句膚淺無力的口號,也就恰如其份地說明了香港的膚淺無力。

任何求職者承諾自己會做好這份「工」(Job)之前,必先清楚這份工的「工作性質」(Job Description)。曾蔭權說七百萬港人是他老闆,我倒想知道:咱們「老闆」(或「股東」)何以忽然有了這種參與政治、描繪閣下工作性質的能耐了?

退一萬步來說,曾蔭權可否將「做好呢份工」神聖化,提升至「香港精神」的層次,從而贏得港人認同?兢兢業業地執行意旨的「打工仔」,是否還是當今香港人的典型寫照?先別說香港大部份「打工仔」與曾蔭權當年的「做好呢份政府工」有天淵之別;依我看,「做好份工,邁向成功」的年代,早就過去了。沒有最低工資,清潔工人「做好呢份工」又怎樣?沒有長期合約,臨時工人、外判工人、甚至在職年輕老師,「做好呢份工」又代表了什麼?貧富日益不均,「做好呢份工」再加「再做好多三幾份工」,又是否能更好地活在齷齪的香港?

在火車站看見「我會做好呢份工──1982年沙田政務專員」的大幅廣告,就覺倒胃──曾蔭權的作戰思維還停留在1982年的美好時光,錯判2007當前形勢──這也難怪,他又不是要「競選領袖」,畢竟只是「應徵CEO」罷了。

Photo borrowed from: http://www.hkwwa.org.hk

良師


History SCT 06/07 final lesson. 10 Feb 2007.

歷史教學法課堂圓滿結束。楊教授給我們的不只是教學法,她的個性、她的情感、她的堅持感染著咱們每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有她在,大家就有勇氣尋找信心。

大合照拍畢,我再找她來一張合照。「進步不少!」她跟我說。「這全是因為你!」我對她說。絕非客套,絕無虛言。


P.S. 我們每人摺一朵紙花,捆成一束送給楊教授。當晚我們就收到她的電郵,給我們看紙花的新居。楊教授細心熱誠,可見一斑。

Friday

火神來求火

玄則問青峰禪師:「佛是什麼?」

青峰答:「丙丁童子(火神) 來求火!」

玄則因而悟到火神本身已是火而來求火,即是佛與我本無差別。

玄則將所領悟到的告訴文益禪師,文益禪師說:「你還未真的開悟!」

玄則心驚肉跳,連日思索,仍是不解,再去請教文益:「請問......佛是什麼?」

文益對他說:「丙丁童子來求火!」

玄則哈哈大笑,這下才真正開悟了。

Thursday

樂子 (3)



誰也沒有夾起那磚輕輕抖動、陶醉於泡溫泉的豆腐。

Wednesday

最愛

別要問一生當中誰才是最愛。要比較的不是這女子跟那女子,要比較的是自己本身是否盡心、無悔,自己在每段感情是否已做到最好;做到最好,便是最愛。

這不是模範答案。這是信念。

樂子 (2)

她說圇」=lego屋仔,我說「嘼」= 痘皮仔;她說「圌」=機械人仔,我說「噐」=呆笨仔......接著我偶然在字典裡看到「槑」這個字,那是「梅」的古字。「『槑槑槑槑槑槑』便是一打玫瑰了。」「好溫馨的字啊,像是二人肩並肩的樣子。」「那麼,『槑槑』便是一家四口了。」「吃飽飯沒事做,又懶得洗碗的樣子!」.......

Tuesday

和毛主席

「教學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教學是戰鬥!」

默書 (2)

話說咱們全級考第一名的珊珊,看見家偉同學的默書改正後,嫣然一笑;翌日卻交來了一段新的默書改正:

「老師說小明和小光的字跡無獨有偶,懷疑是小明幫小光做功課。老師說這事無可爭辯,小明只好無可奈何地承認,但小光說老師的話是無稽之談,更是無的放矢,含血噴人。」

默書真是無奇不有,區老師無計可施,無話可說,就在評語中給她「無懈可擊」四字。教二戊班,不亦樂乎?

Monday

缺口

「年輕求得圓滿 隨著歲月走散
忍不住回頭看 剩下的只是片段
生命不斷轉彎 起起落落變成習慣
愛情像是考驗 從不承諾永遠

這些年像陀螺一樣旋轉 愛恨都變得無關
過去的風雨留給別人評斷 無愧了一切都平淡

是有一點遺憾 幸福沒有答案
付出不能計算 誰能夠撫平背叛
不必再去感嘆 要笑著把眼淚擦乾
夜晚是個難關 寂寞需要勇敢

影子不會孤單 手心還有溫暖
在心裏的缺口 讓時間去填滿」




新朋友Christy:

歌者溫柔幽美的聲線,能夠治癒我們的傷痛。話語似是平平無奇,蔡琴就是能把這份平淡的感情,唱至心坎深處。

最深的傷痛沒有眼淚,最深的領悟沒有歡欣。心裡的缺口,就讓時間去填滿;我們終此一生,就是要驕傲地擁抱「曾經」一詞。

樂子

我為我們將來的女兒想到一個超凡入聖的英文名字:Zoie Au──不但有A又有Z,就連英文五大元音AEIOU也囊括其中,是不是大有上帝說「我是阿拉法(Alpha),我是俄梅戞 (Omega)」的氣派?

女友笑彎肚皮一陣子,不久便說唔但我還是不太喜歡Zoie。呃噢。

默書

舊同學聚會,朋友問:「喂老師,你解釋來聽聽,其實默書究竟有啥用?」

我答道:「為了讓老師知道學生的水平,也為了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斤兩。」

一字一句的默書方法,確是會教人悶出鳥來,怪不得他憋了這許久了。然而我的孩子倒是很認真的,默書前早作準備,默書時滿室肅靜;始終他們需要間中來一場公認的、公平的小遊戲。默書是一種輕盈的小測,如果孩子們連字也寫不好,就真夠老師反省的了。

我最喜歡反傳統。最近我在班中來一種突擊的「課外默書」:臨場給孩子選二十個四字成語,看看孩子的語文水準;哪個成語寫錯了,改正時並非照抄五次,而是用這成語造一句子;不及格不要緊,反正我根本不打算去計他們的分數。初時孩子們被殺個措手不及,後來他們也明白這是個認識更多成語的好方法,反而更喜歡這種比拼真材實學的默書。

上星期,我把範圍收窄,宣佈默二十五個「無」字成語:「無稽之談」、「無微不至」、「無的放矢」、「無所適從」......俊傑、法盛這些勤奮得無與倫比的學生,居然會在默書前上網大事搜索這堆無字成語來溫習,怎能不叫人老懷大慰?

最教人哭笑不得的是家偉,我吩咐大家改正是錯一成語作一句子,他偏要向難度挑戰,寫道:

「區老師說我的佳作是無稽之談,不能與葉珊珊相比,只會是無與倫比,讓我無可奈何,但我想到媽媽無微不至地照顧我,我想想,區老師說的才是無稽之談。」

這孩子就是喜歡出格,嗯,很好,大有為師兒時風範。

Friday

讓路

與路人狹路相逢,經常出現三種情況:同時轉左、同時轉右,或同時讓路。結果是數秒鐘的僵持不下。

嗯,我當然知道這事在香港可真是微不足道。但這事還是叫我困惑。因為我發現,我還小的時候,這些情況很少會發生。 我小時候會有人讓我;今天得選擇讓與不讓,衡量一下路趕不趕,看看當天心情如何,又看看對方樣子兇不兇......

況且,小時候要走的路也很簡單。今天路即使簡單,走起來自然就會變得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