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無可奈何

與同事談校政,同樣對咱們的校本教材頗有微言。一加一小於二,合併了的課程目標模糊,合併部份又互無關聯;教的人無所適從,學的人一頭霧水,課程竟能行之十年,無人帶頭革新。同事雖曾向高層反映,結果如何,可以想見。

下午六點,同事嘆口氣站起身,輕輕唸道:「唉……天地不仁!」我也嘆口氣,接下去:「……以教員為芻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