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項王、項伯東嚮坐,亞父南嚮坐。亞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嚮坐,張良西嚮侍。范增數目項王,舉所佩玉玦以示者三,項王默然不應。」

讀過《史記》中的「鴻門會」故事,對此情節始終不忘,尤其是軟弱之時,每常念之再三。古人身上這一方玉玦,該是多令人神往的寶物;玦者決也,人的意志,如佩劍鮮明,如玉玦溫潤。新年伊始,謹以此自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