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失聲復開聲

古有春秋二祭,我則有夏冬二祭,夏冬兩次光顧醫生奉上祭禮是也。我從不把傷風感冒這種小事放在眼內,看醫生也純是為了一張請假紙;直至現在我教書。

同事們都說,你病得總算合時,趁一個聖誕長假好好休息。但不,臨放假前一天,還是不能停下,要回去給他們趕課程,完成餘下的六節課。原本只是喉嚨痛,最終弄至失聲。失了聲的老師,便是手無寸鐵的紙老虎了。

一開聲便走音,被迫沉默了三四天,這才發現日常的我是如此多話。能不說話嗎,先別說講課,別說與人爭辯;說一個笑話逗人歡喜的能力也沒有了,終日呆頭呆腦,無言以對,這才最叫人無奈。

病癒以後,決心好好保養這一把嗓子,給它最好的保護,答謝它日夜的操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