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遊寨城公園 (1)

「其猶龍乎,卜他年鯉化蛟騰,盡洗蠻煙蛋雨;
是知津也,願從此源尋流溯,平分蘇海韓潮。」

話說這是九龍寨城公園內的其中一副對聯,是舊時龍津義學門前的對子。咱們綜合人文科,每年都來一次寨城公園作學習活動,用旅遊車把全級中一學生運來放羊,自行完成工作紙的題目。

工作紙上的其中一題,就是抄下這副對聯;可是這許多年來,似乎沒有老師打算向學生解釋這副對聯的含義,甚至沒有打算教他們如何唸對聯,是從左至右還是從右至左。

學生終究是硬生生把對聯抄下來,算是做好一題了。我不明白這種學習活動的意義何在──如果要學生在公園內自行找答案,是一種「解難能力」或「學會學習」的訓練,那麼他還是需要弄懂他「正在解什麼難」、「正在學習什麼」的。老師在這一點上,難道可以用「學生為本」、「給學生自主空間」為理由,而置身事外嗎?

學習有如用餐,食物吃進肚子裡便化為營養;可是石頭吃進肚子裡,終究還是石頭。從前的學習,是乖乖坐下接受填鴨;今天這類學習活動,看似輕鬆愉快,走的卻還是生吞活剝的死胡同。

2 comments:

  1. 老師,問題一個

    鯉化蛟騰 與 源尋流溯

    i) 公整否?
    ii) 點解唔係尋源係源尋?

    太無聊所以想問

    ReplyDelete
  2. 我來插嘴...
    我想應是工整的,平仄對應,詞性亦對應。
    是源尋因為「源」、「流」皆指河流,乃名詞。這裡指「追本溯源」解,是以工整。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