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文憑課裡有一位全日制同學,是個祖雲達斯死硬派擁躉。兩星期前,他穿的是迪比亞路作客球衣。上星期,穿了森保達T恤。今天,穿的是尼維特練習球衣。這大男孩,就連電郵地址也有juventus字樣。

我絕非蔑視他,相反,我敬佩他。我喜歡足球,卻從沒追捧過哪支隊伍,從沒把哪位球星視為神明。我欣賞孫燕姿,卻從沒想過要齊集她所有專輯。我欣賞黃耀明和周華健,卻從沒想過要第一時間購票看他們的演唱會。

這是我一向的處事方式,我有感情也有理智,我知道自己的要求,也節制自己的要求。好了,接著是一個人人都該問自己、也沒有劃一答案的問題:其實我懂不懂愛?

2 comments:

  1. 「我喜歡足球,卻從沒追捧過哪支隊伍,從沒把哪位球星視為神明。我欣賞孫燕姿,卻從沒想過要齊集她所有專輯。我欣賞黃耀明和周華健,卻從沒想過要第一時間購票看他們的演唱會。」

    死啦,我好buy你呢個concept囉,我可以同佢 "我喜歡女人,卻從沒把哪個女人視為女朋友。我喜歡妳,卻從沒想過要與妳結婚。我喜歡妳的同時也喜歡YYY和ZZZ"

    哇哈哈......俾人斬死......must......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