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同工

我與我的9位通識科學生,出席中大社會學系舉辦的社會研究講座。經過一個多月,通識科同學開始上力;我原是希望以這講座來鞏固他們的信心和知識基礎的,到步以後反而擔心,他們對社會研究的興趣,被悶蛋的張大教授毀掉了。

說話比張大教授更乏味的,我還沒遇過第二個。畢業已三年,重回母系,他還是老樣子:臉容浮腫,聲調低沉;首十分鐘皆未入正題,講課缺乏詳細說明,更從不調整節奏,只管自己的講講講。

「講書」與「教書」,畢竟是不同的。(這點亦是楊教授教曉我。)

曉晴和頌琪是最令人放心的,思遠、阿秋和阿英則不消一會已睡倒了。我輕聲對坐在身邊的學生們說,你們盡量留心聽,不明白不要緊,回去我用我的方法給你們講解。

我曾上過教授的課,他是我的老師。我批評他,不是不尊重師長,也不是抱著消費者濫作投訴的心態;我批評他,是因為我也是教育工作者,我們是同工。

他學識比我淵博,但我有一點比他更傲人,那就是──我敢肯定──我縱有不足,但正在進步。

4 comments:

  1. 他的進步期,我想,在數十年前便完結了。

    ReplyDelete
  2. 是的,但其他教授卻不像他。呂大樂和陳健民等人,你會看得到他們還在持續貢獻自己。

    ReplyDelete
  3. 他的貢獻在於行政工作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