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今夕復何夕

十月四日,阿生與Doris燕爾之喜。

阿生在同儕之中,最早成婚。這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對我與她來說,意義更大哩!)

我在賀禮封面書寫「敬賀世兄新婚之喜」。世兄?女朋友問。從小相識的同學,足球隊的隊友,促膝長談的知己,自然是咱的世兄了。

他在婚宴上致詞時,沒有我印象中的他那樣出口成文、妙語連珠;可能是太緊張太興奮,更可能是長大後的我們,早變得平實和莊重。

也只有交游廣闊的他才有本事筵開三十席,幾乎把所有中七同班同學、足球隊友全請來了,嘰嘰喳喳的坐滿三四圍。球隊兄弟那一桌,兀自痛飲狂歡。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在座諸君,全都教人眼前一亮。婚宴是為新人而設的,同時也是為了大家而設。

開席前、散席後,最常聽到的寒喧便是:下一位是你了罷?

「嗯………好主意好主意,下星期一同樣時間同樣地點,早點到早點到!.........」


Standing: John, Patty. Sitting: Wai, Kenny, Steve, Sonic, Carmen, Alvin, Choi, Victor, Christy, Joanna.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