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教育文憑

邊做教師邊修讀教育文憑,一周上課三天,如今已是第二年了。女朋友問我,唸文憑學會了些什麼?

我答道,上課時我最常做的,就是觀察教授怎樣教書;他們教些什麼課題,倒是次要。

事實上,每四個課中,只有一個算是獲益良多。其餘的,要不是教授太懶太爛,就是課程內容太高深太抽象。

目前為止,也只有楊秀珠教授的課真正觸動人心。不只是因為她那有趣教學法,更是因為她的開朗個性。從她身上,會明白到何謂教學熱誠;上她的課,有精彩的討論,有豐富的聯想,有貼心的分享;從早上十點九,一直到一點半,渾然不覺時間過去。

好老師要是能遇上一位,已是不枉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