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成長

朋友說,當老師的總是有點表演慾。是否屬實倒不清楚,我所肯定的是,當老師的總需有點為人父母的癮頭。

今年我教中一甲和一丁,80個剛入學的小豆釘。身形瘦小的女生,裙子明顯衣不稱身,煞是可愛;反而男生,不少都是小胖子或大塊頭。研究數字說,中一新生一般都是女孩比男孩早點發育成長的;書本上的理論,早不管用了。

那一次蓉、玲和珊三個,下課後捉著我,說「要表演一套戲給阿sir看」,原來是某某某同學三人的緋聞情節......看著他們在天真爛漫的亂說話、在走廊跑跑跳跳的,懷疑他們是如何一夜間長大;復渴望,能一直如此,親作他們成長的見證。女朋友說,你父愛發作了。

今年我還教中六通識教育。一名男生,沉默寡言,但言必有中。朱sir淡然說,這男孩中一時已是個喜歡思考的人了。

我莞爾。為什麼要做老師?「教育就是創造奇蹟。」女王阿久津老師說。

Thursday

車路士新陣

我喜歡舒夫真高,也喜歡車路士;我卻不忍心看見核彈頭在車仔前鋒線上徒勞的奔跑。

車路士的鋒線,需要像羅比堅尼、迪科爾這類的粗中有細的高效射手;舒夫真高細膩有餘,強硬不足,他與波歷克均年屆三十,顛峰已過;這時才轉戰體力化、防守硬朗的英超,功力自然減半。

摩連奴是因為買了手提電腦,靈機一動,才把「雙核心」(Core Duo) 概念引進車路士吧?林柏特和謝拉特一時瑜亮,在英格蘭陣中已不易磨合的了,換上更具鑰匙人特色的波歷克,要達至「雙核心」效果,恐怕更難。

唯今之計,林柏特把中場統治權移交給波歷克,前者專門走位後上,後者負責輸送控制;舒夫真高與杜奧巴則須分擔「粗重工作」,輪流做對方的掩護。重新適應陣法,少說要兩三個月;在此之前,恐怕一加一還未等於二。

Wednesday

改作文

二戊班的42篇中文作文,我花了整整三日三夜來批改。

工序如下:先批改每一篇的錯別字、病句,點出每篇的精華和敗筆;再撰寫評語,給每一位同學寫一段20至30字的總結和勉勵說話;再將所有文章歸類成上中下三品,斟酌分數;最後從全體同學的作品中,選出常見錯別字若干、常見病句若干、出色佳句數則,製成一張工作紙,派給同學參考,以之互相切磋。

這是基於三個信念:第一,功課是老師和學生之間的一個重要溝通渠道。第二,語文不是拿來讀的,而是拿來用的,作文不止是作文,而是感情思想的表達;英美國家也不會叫英文科做「English」,而是叫「Communication」。第三,老師重視學生的功課,才能說服他們重視自己的功課。

給孩子寫每段評語,我總像寫信一樣先寫「軒霖同學」、「嘉雯同學」、「鳳儀同學」........派回作文後,我便多了一個「尚儒老師」的暱稱。多麼窩心。

若真的能令學生喜歡寫作,最大的心願莫過如此了。

Saturday

雅虎知識

最近一個令我流連忘返的地方,是「雅虎知識」。

這玩意兒煞是有趣,它發揚集體智慧的精神,建立觀點的自由市場。大部分網友的問和答甚有水準,不似一般任人灌水的討論區。舉凡生活冷知識、香港掌故、中英文生字查詢、宗教義理探討、足球戰況討論等等,在雅虎知識裡俯拾皆是。

然而有人索性把暑期作業的問題登出來,等人解答;又有人所刊登回答,純是從「維基百科」剪貼過來的。

這是否無可厚非?我還未想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