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解決巴士阿叔

我校的學生,從中一到中四,現在都把「未解決!」「你有壓力!我有壓力!」這兩句當做口頭禪了。我在課堂上問,你們遇到這種情況,你會幫助那位少年嗎?有五六人舉手,都是中一的小孩子。

這事件令人喟歎之處,是只有一人出頭面對惡人,最終還是「忍一時風平浪靜」的退讓;其餘乘客一直啞忍,但那位短片拍攝者,卻以更冷漠的獵奇心態,坐在旁邊沾沾自喜的拍攝,非常具體地說明了何謂「冷眼旁觀」。

試想想,如果那時這位拍攝者拿著手機站起來,大聲宣佈:「阿叔!你大聲罵人擾亂公眾場所秩序,全部過程已被拍下!識趣的就收聲,不然就送段片給警察看!」若然如此,事情會否更容易「解決」呢?

拍攝者若選擇「明拍」,他便是全巴士上最勇敢正義的人;拍攝者選擇「偷拍」,然後放上網任人湊熱鬧,他便是全巴士上最懦弱的人,其厚顏無恥,與巴士阿叔又有何分別?

Monday

學生作品:《一個難以忘記的人》

注一:本文未經作者 (鎮陽同學) 同意轉載,明顯侵權。
注二:令中文老師頭痛部分,以紅色表示。

我對一個難以忘記的人便是一位知書識禮的中文老師──區老師。

我覺得這老師是一生中見過和在他身上學到最特別的。這老師不高不矮,不肥不瘦,中等身材,有一個很平凡的身材。但我覺得他特別在某些方面:

1. 他的表達能力非常高,以詩來背誦出來比起以前的詩人真是更勝一籌。

2. 我相信他對中文謎語有很深的了解,有大部份的謎他都能一一破解,當時我對他真是括目相看

3. 他很喜歡留堂,他常常把一些沒功課和在課堂上不乖巧的同學留堂。

4. 老師是一個大忙人,有很多人都找他,而找到他的機會是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一就是找到他,二就是找不到他。

我能夠認識到這位特別的老師,真是很榮幸,但他常常怕我忘記某課文的作者,有時他會問我,例如《張勝利》這篇課文是誰人作的,如果我答錯,他會繼續問,直到我答對為止。

這位特別的老師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他的姓了,他姓「區」的,這個字是讀「歐」,令我覺得很驚奇,他真是一位很特別的老師,令我難以忘記。

Saturday

To: Pui-Fong

"Reality is a matter of definition."

---Peter Berger, Invitation to Soci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