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Towards 2006

我的幸福就是我的女朋友以及我的戰場。

It's (only) words

「只有對自己有信心的人,才能對他人守信,因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確定將來的他和今天的他是相同的,因之他將來的感覺和行動能夠像現在所預期的一樣。對自己有信心是諾言能力的條件。因此,像尼采所說,人可以由他作諾言的能力來定義。」

──Erich Fromm, The Art of Loving

Friday

It's only words

從前一年365天,大致可二分為「上課日」和「假期」兩大類。現在一年365天,亦同樣可大致二分為「時間緊迫工作天」和「時間相對較不緊迫工作天」兩大類。

Thursday

該走的路

2006年我開始當中文教師。政策寫道,當語文教師的需要擁有相關學位或資歷,不然就得在入職三至五年內修讀。即是說,我完成通識教育的PGDE後,就得馬不停蹄地唸MA,如果你想繼續立足的話。

當年升大學,我在最後一刻沒有選中文系,改選社會學。語言是思考工具,中文不是拿來唸的,而是拿來用的。我直到現在也沒有改變想法,那是我應該走的路。

昨晚爸拿著一本書法帖子細味,原來是他舅父的作品。「想不到他當了書法家。我的舅父比我還要小兩歲哩,唸書只唸到中二,便出來當教師了。」「你們那年代不是文革嗎?當教師的不是會給鬥垮鬥臭的嗎?」「是呀,那是文革後期,原本當教師的都給鬥死了,便由學生補上當教師嘛。」聽了怎不教人苦笑。

Wednesday

In Love

「一個人所能給予另一個人的是什麼?他把自己給予出去,把他的擁有物之中最珍貴的給予出去,他把自己的生命給予出去。這並不必然是說為了他人犧牲自己的性命──而是說,他把生命中活生生的東西給予出去:他把他的喜悅,他的興趣,他的關懷,他的了解,他的知識,他的幽默以及他的憂愁給予出去──他活潑的生命一切表現,一切自然流露,他都可以給予出去......他充裕了他人,他以增強自己生命感的方式增強了他人的生命感。」

──Erich Fromm, The Art of Loving

Tuesday

P.S.

完成這份敘述三人觀點的公民教育paper經過如下:我收到雞泡寫的一千字和Keith寫的一千字後,把他們的論點重組,把文句拆散、移前、調後、改寫、縮短,加入自己的詮釋,補充自己的見解,再把雞泡寫的引言搬到最後變成結語,然後趕緊把這四千字印出來。

這令我想起她說認識一位愛下廚的師奶,喜歡把一尾魚起肉、拆骨、攪碎、醃味、過冷河、釀入配料、蒸十分鐘、再利用種種佐料,最後砌成一尾魚的形狀上碟。兩者相似又相異,相異之處是師奶有的是時間。

Monday

On Education (6)

你將會明白到,更需要接受教育的不是孩子,而是他們的家長。

Thursday

文件已送至印表機



PGDE兩份Group project,公民教育功課一組三人,Keith和雞泡兩個每人寫一千字給我,我則執筆把它寫成一篇四千字的文章。那邊廂的教育心理學功課,也是相同的做法,多得好同學勤勤承擔了後期的整理工作。

現在一邊工作一邊讀書,忙得不可開交,小組報告形式的功課,沒法靠四人坐下細談來完成,只能靠在空中飛來飛去的電郵來完成了。

從前唸社會學時已過了無數熬「披爬」(此詞由便便發明) 的晚上。在雪白的word頁面一字一字的開始打,始終是件好惱人的事....然而把完成的文件送到印表機,熱烘烘的把它「接生」捧在手心,依然教人滿心歡喜。

A Merry Christmas is now possible. :)




Faculty of Education. 22 Dec 05.

Wednesday

P.S.

「爸爸與我過大海食葡國雞
爸爸與我遠赴番禺食乳鴿
爸爸與我看著海浪
與我一起對浪小便
爸爸突然對我話......」


教我如何去小便
《麥兜菠蘿油王子》

Tuesday

It's only words

一天的價值,以所得的快樂與所完成的事來衡量。

Monday

It's only words

"Success is my only mothafuckin' option, failure's not!"

--Eminem, Lose Yourself

Saturday

真正的實習

若然我成功轉做教師,我得把時間心力都放進去,就得放棄在補習社的兼職。

從九月開始,一星期兩晚,在補習社教導一班五六人的學生,所得的遠多於所賺的一千多元。這裡給了我日常鍛鍊的場所,試驗著授課和管理學生的技巧。十一月PGDE實習期未來之前,我其實已在九月開始實習;我已把這份兼職看成是我唸教育文憑的一部份了。

補習學生的心態是不同的,他們年紀輕輕卻已深知自己的消費者角色。補習社沒有任何制度性的支援,信任和秩序得靠自己去建立。我的學生都是中二學生,來自區內不同學校。逸聰和智燐兩個總帶給我最大麻煩。逸聰是典型的闊少,懶、不勞而獲和亂發脾氣,言行也極粗鄙。智燐則轉數快,有自信,也願意用功,但不輕易服輸。他們一個什麼都不懂,另一個什麼都懂,所以是同樣的吵吵鬧鬧。

卓穎和家謙,是恩記仔女,我畢業多年後他們才唸中一。他們也同樣有不錯的資質,卻總是羞澀澀的,不像其他同學般活潑。奕嫻喜歡自己一個人聽書學習,不喜歡老師提問。碧君也不喜歡老師提問,她喜歡自己一個人夢遊。

還有一個叫梓駿,呵是我最不喜歡的那類學生。不是懶、遲鈍或暴躁型,我最討厭的是縮骨和不知羞恥的軟皮蛇。

我教他們數學,他們則教曉我發火、嚴肅和堅定的眼神,教曉我運用不同的解說方法,還丟給我不少突發的挑戰待我處理。那一次我明言不許在課堂上吃零食,不出數秒,逸聰大模大樣把零食放進嘴,只欠把「你吹呀你咬我食呀」說出口。我瞪著他不發一言,全班人都在忍笑。我把衣袖捋起,人人屏息靜氣以為我要打人了,我卻只是把腕上的手錶脫下來遞給他。「拿著它。」我安靜地說。那臭小子開始懂得害怕後,我才大喝:「你出去,想清楚你方才在做什麼,三分鐘後才准回來,立即給我滾!!!」

《孫子兵法》云:「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動如雷震,難知如陰。」此之謂也。細路,咪當我流先得格。:)

Friday

P.S.

他們主觀上會選擇我。我現在要做的是讓他們客觀上也會選擇我。

Tuesday

被回貼了

~ 被貼的請將這個問卷做好再貼在自己的blog 裡 (或留comment) ~

1.這問卷是誰傳給你的?
沙拉、Raymond

2.跟他們是在怎樣的情況下認識的?
他們中七畢業,Raymond前來7月的社會學系簡介日,沙拉則前來8月的註冊日,我就是接持他們的系會成員!
(Ada,你說過我和你是同一類人,可是千真萬確的)

3.認識多久了?
2001年夏天,已是4年前的事了

4.他們有什麼別於一般人的特點?
Raymond高大,沙拉細粒。Raymond含蓄,沙拉主動。Rayomnd慢熱,沙拉過熱。:)

5.在你心中他們是怎樣的人?
Raymond:好學不倦,思考深刻,內斂,重情義
沙拉:有探索精神,熱愛生命,敏銳,記憶力強 (但有間歇性故障)

6.現在有無想認識誰?有的話請列名
沙拉說得對,現在最想好好認識我們的學生。

7.請傳給6隻倒霉鬼
Ada、約翰尼、小嘈、小肥鴨、肥祺、Lorenza
(有緣見字的就回覆吧)

Sunday

Smile back

"Death smiles at us all. All a man can do is to smile back."

--from Gladiator

被貼了

~ 被貼的請將這個問卷做好再貼在自己的blog 裡 ~

1.這問卷是誰傳給你的?
Ada

2.跟她是在怎樣的情況下認識的?
中七畢業前來社會學系簡介日,她就是接持我們的系會成員

3.認識多久了?
2000年夏天,已是5年前的事了!

4.她有什麼別於一般人的特點?
像大力水手裡面那個女主角嘛,一進社會學系已聽見人們這樣說 :)

5.在你心中她是怎樣的人?
有愛心的人,愛朋友,喜歡傾訴,經常反思的人

6.現在有無想認識誰??有的話請列名
沒有

7.請傳給6隻倒霉鬼
Skyliner, Kei, Edward, Rita Lok-Man, Sara, BigCoin
(有興趣的就回覆吧)

Saturday

理由

我與歷史科毛sir談起歷史,又談起數學。他說小時候讀數學,也問過自己的老師:我又不是想要做建築師或工程師,我為什麼要知道這個角和那個角相等,這條邊和這條邊一樣?他的數學老師說,你別再找我麻煩了好不好?今天他重看數學,重看那些公式、圖像、數學家軼事,卻也有歎為觀止的感覺。

小時候我喜歡用工整的字寫Steps和畫附圖,用心地把步驟列出──中學程度的數學,還容許有完美存在,那些數題其實是很安全的,只是反覆運用之前學過的原理和公式,根本不會出現計不了的題目──咱們的教育制度可不會要中學生進入殿堂級數學家領域。

我告訴我的補習學生,程序正確必能確保答案正確。在我而言,唸數學是為了學習解決問題──學會保持信心和耐性,尋找線索,動手一步一步解決問題。

「『為什麼我們要讀歷史?為什麼我們要讀數學?』我想,我們教書,隨時要準備回答這個問題。」我說。力量,源自理由;然而,自己發掘和賦予的理由,才是最重要的理由。


Friday

溫新知故

兩年前第一次到補習社,鍾sir叫我教經濟。我說,經濟是唸過,但不熟悉,實在沒把握。他說,不熟悉是過去的事了,現在你已累積了人生經驗,你經已不同了。

我真的硬著頭皮去教,結果卻不賴。我驚異六七年前的那些外星人課文,今天重看起來竟得心應手。

我校的綜合人文科整合了地理科知識。我打開一本文達1994年出版的初中地理,重溫十多年前看同一本書的感覺。當時我真的討厭極了地理科──首先是討厭那幾位悶蛋的地理老師;接著討厭要記一大堆古怪的英文名詞;又討厭地理科要我認識遠在天邊的什麼澳洲沙漠什麼剛果叢林,又有風馬牛不相及的什麼耕作方法。

我看著書頁左上印著的「Chapter 45」,會心微笑,只因又想到一個討厭地理的藉口:哪有初中生接受得了一本書竟有四十幾五十課?

我說不清我的人生經驗經過怎樣的累積,只知道,高中沒有再修地理,但那一顆愛大自然的赤子之心,那一份與天地並生的覺知,一直保存下來。沒有再被地理書催迫,卻自己去了翻National Geographic,不得了,世界無限風光,絢麗燦爛。

今天打開這本文達地理之時,我已是坐在教員室中。那些森林照片、人口圖表和山嶽名字,為什麼會這樣有趣?

這該叫溫新知故,永不會遲,只要你還願意追尋。 我滿心歡喜,只因眼前,呈現一片豐饒的沃野。

Thursday

12.8,Those Days

謝謝你,不離不棄。

:)

06:20,曙光

「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扛起地球。」給自己一個理由,我可以晨早六點半攝氏十六度爬起床。

Wednesday

P.S.

子曰:「予欲無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造化之舞

阿威給我推介這首歌。一聽之下,立時著迷。Loreena McKennitt的聲線,如此細膩,如此溫軟,溫軟得教人心疼。

翻看她的生平介紹,這首歌寫於1998年,曾在美國紅極一時,可是同年她的未婚夫意外去世,「她的世界就此崩塌」,直至近年才復出寫作新樂曲。真不敢想像她肝腸寸斷的樣子。

我喜歡的就是這類悠遠的民歌和New Age音樂。閉上眼,把臉埋進枕頭裡,流連於春日的婆娑樹影,復迷失於明月下的杉林。"The Mummer's Dance",我通常都不能好好掌握歌詞,反覆聽了許多次,才敢猜想那位The Mummer是誰。四時更易,人間禍福,一切一切,就是造化者之舞。





The Mummer's Dance by Loreena McKennitt

Monday

結果



第一次實習圓滿結束,從11月到12月,也就是沒空磨在電腦前寫東西的這段日子。這還是我的第一次,當了39人的老師,所經歷的一切,全是多麼的彌足珍貴。

12月2日,最後一課完後,我接著去忙別的工作。回到教員室,桌面放著一份禮物,是丹丹、茹茵、可宜和穎詩四人送給我的音樂盒。

我只有無言感激──呵這一個月裡我可沒有給他們餵迷藥,我只是使勁的教歷史講故事罷。平時可以把你氣至吐血,卻懂得忽然間做些催淚的事。這就是我們的孩子。怎能不愛煞他們。

:)

Sunday

20:45, 煩擾

煲呔說希望在任內完成普選路線圖和時間表。不如我們爭取他交出『何時訂立普選時間表』的時間表,以及『如何訂立普選路線圖』的路線圖啦好嘛。

Alvinity

校務處阿姐看了那兩張生日合照,便說你睇下你同他們真係一樣咁滯啊。在此之前已有數不清的人不相信我是阿sir,他們不是詰難,他們只是有碗話碗,但事情還是令人啼笑皆非。我通常會說是呀我保養得好嘛,我心境年輕嘛。

說我心境年輕只是開脫,我心境也不年輕了,雖然我還未嚐盡人世間的苦難。

即使我不在教育界發展,我的一副孩子模樣還是不會變的,幹哪一行還是會被誤作小孩子,我相信我一走進商業戰場便會給那些所謂成人吞噬得屍骨不全。

既然天生年輕,就年輕下去好了。我最終會找到怎樣好好利用這副模樣的方法。「我樣子不像阿sir」,其實是不像他們心目中的阿sir而已。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我的目標是一開聲、一埋位做事,就得教他們無話可說。

一開始我便知道,我將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而我的確在走這條路。You'll see, I'm a teacher, an adult, in Alvin's fashion.

Saturday

生日

幾位5B的學生,放學後在校園的角落替友玲慶祝16歲生日。他們當然是瞞著友玲做了許多事,除了生日蛋糕,還有生日卡、生日禮物,還有「合法途徑」弄回來的火柴和蠟燭。我與他們圍在一起,為壽星女唱生日歌,你一句我一句的弄氣氛。這一刻,我是他們的一份子了。

友玲對我說,阿sir你真的很年輕呀,我把上次旅行的照片給朋友看,別人也不知你是阿sir。我回答說,是的,你們大可以當我是你們的同學,一位已出來工作的同學,而他的職業則是教師。


1 Dec 2005.




P.S. 第二天,又是同一班5B學生,在同一地方,替小婷慶祝生日。這天我得完成手頭上的工作才來,他們把最後一件蛋糕留著給我。呵我也多希望有幸做他們的同學。:)


2 Dec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