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To: You

親愛的 同學:

我把自己交給你
從此便不再收回

你的
鄰座同學

生兒育女

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有沒有想過相反?「今之育兒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愛,何以別乎?」

Sunday

朋友們

我不是說自己是個一諾千金的真君子。我只是想,我們各自為生活奔波,是否該珍惜相聚的機會?我只是想,如今我們人事紛忙,安排了的東西,還望是否可以如期完成,如願完成?

如有心,請守約。如太忙,請勿立約。

Wednesday

Tuesday

11:40,鼓舞

【實習中】「阿sir你繼續講歷史喇,我地好有興趣啊!」2C班的孩子,賣口乖。:)

Monday

To: Raymond

「剛毅木訥近仁」,我有時訥,拒絕木,在學毅,還未剛,故亦非仁也。:)

Sunday

P.S.

有時,孩子們低B,我也會陪他們一同低B;但絕大部分時間,與孩子們一起,其實就是不停催迫我、提醒我怎樣做一個成人。孩子們任性幼稚粗疏不負責任,要用最大的耐性包容,正如我包容從前的自己。我告訴阿傑,在中學裡工作的這一年半,便是我成長得最快的時期。

淡如水

我和我的組員也沒有忘懷我們那份引以為傲的News Analysis Project。事隔兩年,人事變遷,卻總離不開中大校園。這年回來唸教育文憑時,如玉已是yr 4,卻依舊像那個開朗積極的yr 1小妮子;yr 2的阿傑則在唸碩士,和從前一樣聰明又勤奮。還有太忙沒有來的樂文,相信他還是以前的滄桑浪子模樣。謝謝你們,兩年前的十二月,在碧秋樓一起度過數個苦幹的寒夜;付出便是回報,那份熱忱和信心,畢業後我一直帶在心頭。



News Analysis: Lok-Man, Kit, Alvin & Christine. 21 March 2003.

Saturday

10:45,初寒

轉涼吧,好好感知時間在流,世界在轉,生命在變。

Friday

On Education (5)

我隱約理解到我心目中的「學習」與他們正在面對的「讀書」是不同的。

Thursday

讀史

思婷說中史怎麼背也不熟,答問題不知答些什麼,問我中史究竟怎樣讀才好。

一時之間我想不到如何教她解題答題技巧、試題分析或溫習策略等等;事實上我自己以前練精學懶,沒什麼萬試萬靈的實戰竅門,我只告訴她一些我對讀中國歷史的想法。

歷史和今天是一體的,人類不論在古代還是現代,也還是在面對差不多的問題,三千年前人要吃、喝、拉、睡,今天人一樣要吃喝拉睡;五百年前有人爭權、殺人、看風景、寫文章、爭女人、失戀;今天也一樣有人爭權、殺人、看風景、寫文章、爭女人、失戀。古代的東西、古人的行徑可能在今天也能找到示例,所以我告訴她歷史上任何東西皆可用來作類比,最好就是用比喻把史事與現實生活連結。

「安史之亂後唐皇帝分封更多節度使來安撫安史降將。這不就像碌爆一張信用卡然後再碌爆另一張卡來還債嗎?」「什麼是牛李黨爭?牛黨是清貧出身的進士,李黨是世家子弟,互相看不起;今時今日,你猜富人窮人之間還有沒有這種情況呢?」「藩鎮割據是什麼意思?即是5B課室本是大家的,但大家都視洪sir如無物,肥彬很惡佔了四張桌椅說是自己的,小婷也霸了兩張,他們看見詩敏只得一張桌椅那樣弱小當然就動手搶了!」

我還說,最喜歡就是邊讀中史邊畫火柴公仔,與其唸一大堆文字,不如按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動手劃一些組織圖、Mind-Map和地圖,把一切具像化,讓他們在紙上復活。即使真的要背一段文字,文句之間必定有重點,重點之間又必定有脈絡關係。只要把它們找出來就成了。

我不知我一番戲謔她聽明白了多少,也許令她更一頭霧水;不過何不先戲謔一番呢,歷史悠悠千年,有血有淚,淺讀之則沉悶,深讀之則沉痛,還是輕盈一點好。

Monday

在長沙

洪sir以調侃的語氣說,你已變做5B的班主任了,今年旅行你給我搞定它了。

我把他們帶到大嶼山長沙,一個廣闊明淨的海灘。說到玩他們十分在行,42人分成六組的燒烤各適其適,詩敏、燕暉、偉琴她們自備爐具吃三四種湯底的火鍋,思婷、肥彬、志明他們甚至很純熟地在烤扇貝、蝦和紅衫魚。

我很高興他們也喜歡長沙這地方,無垠的海岸任由他們追逐胡鬧。班會主席一聲宣佈我地開始影相啦,大伙兒便花樣百出的拍個不停。思婷、樂欣、詠詩數一二三然後哇一聲跳起,她們說,拿數到二就要按掣啦。跳了好多次,終於拍到了大字型躍到半空這種『青春@Y2K』式的照片。

而我這個老師在幹什麼呢,就是給肥彬和廣興兩個臭小子揪住首尾,『一二三!』丟進海浪中──洪sir是班主任,有必要裝酷,有必要守在背後看顧他們,自然沒有被他們這樣整治。百米sir沒有教5B,不會扣他們測驗分數,他只負責與5B學生玩;但其實,他還是在事前替他們備妥燙火膏和藥囊,以及花一個假日與女朋友來這泳灘預訪一次。

真的好喜歡5B,他們很活潑也很懂事。海闊天空,年青是那樣純粹,純粹如太陽下海浪閃動的光。我這個「十五歲阿sir」(燕暉這樣稱呼我),一年半載後便可以給忘掉,但今天,他們給了我信心和快樂,這一切,對於一個初始立志和學習做教師的人來說,是多麼的可親可貴。




5B picnic at Cheung Sha Upper Beach. 14 Nov 05.

Sunday

On Education (4)

早上十點。大家樂後座這肥仔,我敢肯定他頂多只有小六。不知道他在不滿什麼,他不經意拍了我的檯一下然後流暢地爆了一輪粗。他身邊那個穿白汗衫的沒精打采的肥老竇,含糊地說了句什麼,好像是叫他不准爆粗,然後肥仔更流暢地說:你夠講粗口啦阿媽生我一張嘴就係用來講野!

這種小子不是異數,他隨時在某個課室出現,學生就是這樣你教還是不教?你怎樣教?今時今日,別說教書先生是斯文人了,他們現在需要的是做一個吃盡黑白兩道的老江湖。

Friday

On Education (3)

《孫子兵法》:「將者,智、信、仁、勇、嚴也。」為師之道,斯亦不遠矣。

Monday

23:40, 癱瘓

我伏在案頭把臉埋在枕頭裡,任歌謠聆聽我的困頓。

Sunday

Saturday

05:45,迷濛

我在疲憊中癱瘓。我做了一個夢。它好像是關於快樂。凌晨五時四十五分,家人的鬧鐘響起。剩下它摔破在地變成碎片的聲音。

Wednesday

不論我們的接力隊伍是否叫作Summation,接力賽永遠都是四個人加起來的事。『我其實從來沒跑過100米的....!』Anthea賽前告訴我。我便說,不打緊喇,咱們當是玩玩罷。

我在第二棒,真是拚盡老命了,我知道你們對我有很大期望,所以我盡全力不讓對手趕過。最後我們得了第四;我們沒有贏取獎牌,卻贏取了其他東西。

KCM這兩屆運動會,帶給我很多寶貴的新課題;那是我自己角色和態度的轉變,是從前美夢的重溫,卻更是新生活的練習。如何執行規則,如何鼓舞學生,如何欣賞別人,如何投入與自處。我以新的身份、新的方式,再次體驗年幼時熱切喜歡過的東西,卻不是純粹沉溺舊夢;當然,我依然還有一點好勝心,但如今,喜悅的源頭,除了勝利,還有盡責,還有了悟。

小婷、文鴻,運動會過後好俾心機讀書喇,升了中六,玩的機會還多的是!


Summation: Alvin, Anthea, Tiffany & Man-Hung.

Tuesday

KCM Sports Meet (2)

午膳後賽事還沒開始,白校服的孩子們自由地在賽道上追追逐逐,像極一隻又一隻的小羊。

我碰見幾位2C的孩子。穎詩:『阿sir你在吃喉糖?我又要吃!』

我:『我工作了兩天喉嚨辛苦才吃喉糖,你們幹嗎要吃喉糖呀?』

丹丹:『我們也喉嚨辛苦呀!我也有當工作人員啊!』茹茵:『我也有替我的社打氣呀!不停大叫呢!』穎詩:『我也是呀!』彤暉:『我也是!』

我:『真的嗎,好,數三下,然後大叫一聲給我聽聽!』

聽話又聰敏的茹茵和穎詩率先大叫:『一,二,三──哇哇!!!!』震耳欲聾,彤暉和丹丹趕緊掩著耳朵。

我:『很好!彤暉和丹丹沒有大叫,即是說他們喉嚨沙了叫不出喇,所以最應該吃喉糖!』

『嗚嗚....衝呀!哇哇哇哇!!!』不服氣的茹茵率先發難。接著有人變作一隻給四隻小羊追打的大羊。:)


Tsing Yi Sports Ground. 1 Nov 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