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殷望

幾天前一位女生對我說:『百米sir,今年運動會...可不可以...和你一隊參加師生接力?』

看不出這位樣子羞澀又嬌小的小婷,就是上屆運動會的全場總冠軍,之後她和另一個想組隊的同學詩敏就一天找我三次,『阿sir我們找到兩個男生隊員啦』,『阿sir音樂科那個Miss Wong也應承跑接力賽啦!』,『阿sir那個男仔又話唔跑啦,不過我地搵到另一個....』『阿sir我地要諗個隊名啊!』

看見她們那樣殷切,既然答允了她們,真是不拚盡老命也不行了,卻也不忘為自己鋪定下台階:『我呢,是這樣的,今年呢,我年紀實在比上一年大了不少啦...所以實在是未必能贏....』

小婷和詩敏急道:『我們今年中五啦,是最後一屆啦...很想贏....』

『那麼就以下年可以回來再跑為目標吧!』我笑說。運動會可是十一月一日的事呢。她們和從前的我不是一樣嗎?中學時代的小小運動員,那樣好勝,那樣戰戰兢兢,顫抖著的興奮。



P.S. 她們的班主任洪sir知道此事後,戲弄了她們一通。
『百米sir話唔跑架啦,梗係我同你地跑喇,
嘿豈有此理丫,居然繞過我?』

Tuesday

To: Ada

我也感謝你....期待有一天能請你吃那頓晚飯....我還會繼續蛻變與前行,讓你下次見我之時,也與這次一樣認不出我。:)

來恨我吧

行走江湖,切忌心浮氣躁,更忌心慈手軟。

而心慈手軟正是我的本色,我的個子本就不高,嗓子也不高,對著學校和補習社的學生,不知怎樣罵、怎樣罰才算適中,咆哮一陣子,心裡已怯了一半。

在眾人理想中,當然是春風化雨,你愛他們,他們愛你。然而慈師也出敗兒,愛不一定就是和顏悅色;迫他們用腦和動手做事,得先任由他們恨上你一陣子。現今的孩子不乏溺愛,他們缺乏的是原則。

其實幹什麼工作也一樣,你不能不准別人批評和嘲諷,不准別人討厭你。況且,善良的人不一定正直,正義的人也不見得一定友善。只要是基於當教師的良知,就該在適當時候出手。

現在我的策略是三管齊下:用黑臉孔震懾搗蛋的學生、用語言寸死多嘴的學生、用愛心淹死心散的學生。『又要我做數!又要寫steps!阿sir我憎死你啊!...』鎮東和碧君大嚷。呵那不是正中下懷嘛。

與人為善的我如今竟要學習與人為惡。我是很惡的。很惡的。我反覆對著鏡子說。

Monday

恩記通訊

一如所料,阿生與Doris終於以1賠1.2的大熱門跑出,在眾朋友之中第一位自掘墳墓,率先宣佈結婚。

然而當大伙兒還在為償還學費貸款、轉工、前途、甚至為找個女朋友而煩惱不堪時,這兄弟已大躍進,煩惱另一些Advanced Level的東西了,你說他是不是真該死。

那天他還親自打給我向我報告:『我和她的生活環境也太擠迫....快快組織新家也是好的。』我便大叫:『喂我在家裡也是睡客廳的,不如你一併娶我啦!』

真慶幸有他這朋友,他『先行一步』,也無意間推動我們,加把勁前進。

謹此點一首歌給哥嫂倆聽,願他倆幸福快樂。



黃秋生《快樂頌》:)

Sunday

P.S.

"Man would not have attained the possible unless time and again he had reached out for the impossible."

----Max Weber, Politics as a Vocation

Friday

創舉

北京體育大學教授張健,成功從香港橫渡到澳門去了,甫踏足黑沙灘上,大批市民為他慶功。

在此之前,也有無數無名的人,從這裡游泳到那裡,創下了壯舉,改變了一生。這是個三十多年前的故事。他從鄉間出發,到深圳的海邊,一行五個小伙子。途中在一個相識的女同鄉家裡,她替他們準備好了五份補給,有乾糧、藥物和佩刀。

然後他們下水,五人之中,有的人被公安截獲,有的被水沖走,也有的好像給鯊魚啣去了。只有一人著陸,他記得,那地方是屯門的尖鼻咀。香港那時實施抵壘政策,岸邊的警署就是他的第一站。他在那裡登記、沐浴、更衣、稍事休息,第二天就出發,投奔住在九龍的老同鄉。

他說,給他香港印象的,第一是雙層巴士,第二是垃圾蟲。之後他在此定居,結婚生子。

我聽了這故事不止一次,我有責任把它記著。如果他沒有踏足那沙灘──世上沒有太多的如果。如果沒有他,也就沒有我。

Thursday

遇見

劉副校長、嘉嘉和Miss Wong是我的同事。我是Iris的同事。嘉和是Ada的細O組員。我是嘉和的同屆同學。Ada是劉副校長、嘉嘉和Miss Wong的舊同事。Iris接手Ada的工作。我是Ada的師弟。而所有人同時在中大Coffee Shop出現準備上課的時候,我們有著過去現在未來的三重快樂。:)

Wednesday

宇宙何寥廓 (2)

我的三條戰線生活,已於9月5日展開。除了工作和讀書,逢星期一三還在補習社教中二小朋友。這晚我教數學,教比和比例。練習裡有這條題目:『科學家估計,地球已存在了約46億年;人類活在地球上至今,約有3萬年。如果把地球的年齡看成是1天,那麼人類如今的年齡是多少?』

答案是0.56秒。吵鬧慵懶了兩星期,這題算是他們最留心細聽的算術題。

狂歡三寶

龍仔送我一首歌,分半鐘一口氣唱出全球百多個國家的名字,教我樂了半天。那是來自《狂歡三寶》,十多年前華納一套瘋瘋傻傻的卡通。主角是四處唱歌跳舞胡鬧的三兄妹,此外還有一隻每集都聲稱自己快要統治世界的白老鼠、身材好誇張的俏護士,某集忽然又有美國總統和愛因斯坦作客串。同是美國大企業,我就不喜歡看迪士尼了。瘋狂,比純情,更可愛,更真實。



P.S. 這套瘋瘋傻傻的卡通導演竟是Steven Spielberg!

Tuesday

通識教育 (2)

通識教育的班主任Dr. Yip,本身是科學的教授。我四處對別人說他的樣子像極了楊振寧。

今晚他談Lesson Plan時竟即興又談談化學:『鈉的外圍電子數是1所以結構不穩定,要除去1才穩定;氯的外圍電子數是7所以也是不穩定,要加上1才穩定。所以兩者結合之後就變成氯化鈉,各得其所,變得非常之穩定了。』

咁即係點呀?『大家看看這把間尺。我把它扶直,所以處於穩定狀態;我放手,它就處於不穩定了;最後它平臥在地,又回復穩定狀態。所以,物質總是由不穩定趨向穩定的。』

通識教育課題一:楊振寧為什麼要結婚?課題二:人為什麼要結婚?

重聚

我校收到了《經濟日報》逢周一出版的通識教育特刊。我在頁尾的編委名單上,認出一個咱社會學系舊生的名字。

我又想起幾天前,在報章上看見另一位當記者的舊同學的照片。還有『原來』同在這年唸PGDE的朋友們。還有路經銀行認出的那位職員甲。還有電視上接受訪問的那位市民乙。

有些名字仍舊是素昧平生的名字,有些則是淡如水的相識,也有些是曾有一席話的友誼。這總算是一種會心微笑的重聚,大家換個地方換個身份,猜想,彼此都在努力生活。

今後我們就是以這種方式,在人海中互通音訊。不知道日後,你們又會如何如何遇著我?



《心圖》(L.van Swaaij & J.Klare, 2000)

Monday

後來

小學、中學時認識我的朋友們:

其實,我後來沒有變成大家想像中那樣聰明伶俐又出眾。

但我經已開始埋首去幹。目前,還沒讓自己失望。

:)

Sunday

愛與知

『一無所知的人,就一無所愛。一事不做的人,就一事不懂。一事不懂的人,就一無所值。那能夠懂得的人,就能夠愛,能夠關懷,能夠了解。』

──佛洛姆《愛的藝術》

狂歡



一年一度的老友聚會,罰酒廿一點。『X你XX,又要我飲!喂邊個係2D班既,我地結盟,隊林佢!』『我係2D架!』『我係2C唔關我事!』『我都係2D,喂!2D呢邊!』:)


At Jeff's home. Mid-Autumn 2005.

Friday

P.S.

又話說,純量就是你從大埔出發、去九龍接女朋友、然後送她回沙田、自己回大埔,走了x公里;向量就是你從大埔出發最終回到大埔,你其實沒有移動過。這樣看來向量當真是個偉大發明!

數學家之愛 (2)

話說有一條畢氏定理 x2 + y2 = z2又話說後人在數學家費馬的一本書裡,發現書頁中留下了他的筆記:

『除了2次方之外,任何一個非零次方數,皆不可被寫成兩個同級次方數之和。我已經想到一個絕妙的證明,可惜這裡空位太小,寫不下。』

結果後人發瘋似的要去求證這條『費馬最後定理』,三百年來無人能破解,直至1995年英國人懷爾斯成功證明,還得了獎。

以數學家的脾氣,若真發現了絕妙證明,費馬即使沒有白紙也必會快快找一張廁紙寫下來吧。

費老兄是以退為進乎? 看來我也該在筆記本子上寫道:『我發現六合彩攪珠第六個號碼不可能是第一個號碼及第四個號碼之和,亦不可能是第三個號碼和特別號碼之積。BTW,我亦已找到愛的真諦 / 中國富強之道 / 世界和平之辦法 / 外星人文獻所在地,可惜這裡空位太小,寫不下!』

數學家之愛 (1)

我倆都說,無法想像數學系學生的思想生活。他們必定是說著外星人的語言。

數學唸到中學程度,懂得很快地計利息和找續已經不賴了。我的數學唸到中五,之後沒有接觸過純數;我叫朋友告訴我微積分、向量是什麼,聽了簡直是雲遊太虛。

我打開一本中六純數課本:有人想像出不存在的數字,子虛烏有的-1平方根『i 』,創製出『複數』出來,還要仔細研究它的特性:

『設想複數 C= a+bi ,a是它的「實部」,bi 是它的「虛部」........』你說,他是不是把數學愛到海枯石爛?

其實數學的大前提是哲學和邏輯學,數學也是所有科學分支的根本。原來數學史上曾出現過三次『數學危機』,也就是有數學家、哲學家發現了基礎數學系統中出現漏洞,存在著『不可証明是真亦不可証明是假』的命題,完美的數學並不完美,『導致整座數學大廈的根基動搖,令數學界震驚,紛紛尋求補救之法......』

其實數論系統出現問題也罷,股票折線圖仍舊會高位造好或者牛皮偏軟,阿嬸買八元的菜付十元依舊會找回兩元。數學家偏要去煩惱咱們這些愚人無力去察覺、無力去煩惱的問題。你說,他們是否倒有一腔悲天憫人擔負人類苦難之心?

Thursday

It's only words

"In a restless world like this is / love is ended before it's begun",若有君明乎此,吾以君為友矣。

Wednesday

夢幻樂園

迪士尼顯然不是所有人的夢幻。四五歲的豆釘,他的夢幻是百寶袋和竹蜻蜓。八九歲的孩子,他的夢幻是猛虎射球、天馬流星拳和龜波氣功。十三四歲的小子,他的夢幻是桂正和筆下《DNA2》中那些大胸脯大屁股美女。十八歲,他開始迷上小龍女和香香公主,還有降龍十八掌和獨孤九劍。

迪士尼也沒有讓人夢想成真。世上沒有的,用員工、用塑料來扮,還要教小孩子,那是真的米奇老鼠呀,看那裡還有巴斯光年陪著你玩。就連垃圾桶也懂得用亢奮的語調說『我今日好開心啊』。樂園裡大伙兒一起假裝快樂,自欺和夢想成真是兩碼子事。

對著『米奇老鼠員』那烚熟鼠頭的笑容,有一種想揍它一拳的衝動,復有一種莫名的悲哀。我忽然想起內心孤單得發慌的米高積遜。

Monday

五怪癖

任何怪誕行為,都是源於怪誕信念。

怪誕行為:定時抹嘴
怪誕信念:我的嘴巴太大。怎樣看都太大......

怪誕行為:掩著嘴巴看電影、用電腦、看報紙.....
怪誕信念:任何需要專心去做的事,都需要掩著嘴巴掩著臉去做,只露出一對眼睛。

怪誕行為:坐巴士,下車要和別的乘客鬥快按鐘
怪誕信念:第一個按鐘才會有叮一聲聽──那叮一聲帶給人微微的安穩,是巴士服務很重要的組成部份!

怪誕行為:喝很濃很濃的茶
怪誕信念:很淡很淡的茶不是茶,簡直像內地摻水食品一樣騙人!

怪誕行為:走路完全無聲,像鬼一樣
怪誕信念:騷擾別人是嚴重罪行,切勿以身試法。

Sunday

Excel Your Life

我的生活就全靠一個個excel檔案組織起來。最基本的,包括收支帳目、閱讀書目、電話簿、SMS記錄等。

自從畢業,便多一個記錄表,記下了社會學系朋友、中學同學和其他朋友的去向。有的是親眼目睹他們的轉變,有的不免是道聽塗說。這個列表,每隔三四個月,總須來一兩個修改。

自從二月開始決定要來個超英趕美大躍進增磅,又弄了一個折線圖記錄,看見自己的體重嘩啦啦直線上升,真是樂不可支。

從前曾有好一段愁苦日子。我在想,怎樣才能讓自己快樂一點呢,我想到一個心靈雞湯式的辦法,就是每天臨睡之前,數算這天裡五件快樂的事。有時我會當真去數一數,有時我索性蒙頭便睡,這終究只是玩笑,沒有變成我的習慣。

今天,我心血來潮,當真把計劃實現,開了這個file,就叫做「Give_me_5.xls」!

沒法子,我一定要這樣的生活,且一定要這樣看待自己的生活。"Excel"本身就是那樣可惡的語帶雙關。

P.S. 那次帶學生參觀怡東酒店,怡東的英文名字是"The Excelsior".
雖然商業味重了點,但還是教人心癢,要把名字搬過來收為己用。

Saturday

淡如水

這次遇著咱社會學系的師妹,小妮子還是一樣的精神奕奕,穿著奧比斯的T恤在工作。我回答,我在中學當TA,她便說,很適合你呀,剛入學的時候,你曾那樣幫過我一把,便知你適合了。

有這等事嗎。沒有比這更好的讚美了。:)

朋友們

如有心,請守約。如太忙,請勿立約。

Tuesday

P.S.

『時空裡存在著無盡的生命,在這樣一個宇宙中,
每個生物都經由對他人的責任感而得到能量。』

──Robert Thurman, Inner Revolu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