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

多得仁哥,咱們學懂了三個音響鑑賞專業名詞。

但早在《無間道》之前,其實我已在得意忘形的阿爸身旁,聽過不少此類鑑賞HiFi音質的comment,包括:D聲好膩,好厚,薄左D,唔夠滑.......

今天他說,這把低音,『好溶』。

他也喜歡像電影中劉德華那樣,換不同的線,試不同的效果,然後問我『你覺得之前果條D聲好D定係呢條?之前果條土炮線,唔係好夠力,但係夠闊.....』

君不見設計師同樣每每略一皺眉,壓低聲線,輕輕抬一下眼鏡,吐出一句,『好有tension』。

無疑那些只有他們明白咱們不明白的種種,都很真實。他們是快樂的,是擁有一整個天堂的快樂,而且還有點顧盼自雄的孩子氣。

心之深處

通常,陰暗恐懼的某處,就是渴望已久的寶藏所在。

理想就是現實

我,被生下來就註定面對以下一大堆東西:(1) 出身寒微,(2) 是中國人,(3) 香港回歸了祖國,(4) 這裡地產商獨大,(5) 不高大,(6) 不靚仔......

身邊廿多歲小伙子的理想,竟便是養妻活兒,成為專業人士,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掙錢,買樓,結婚....理想,就是能夠在現實世界裡生存下去,或活得好一點 (不管是誰下定義),在這個殘酷社會中,『風大雨大殺到埋身仍然勉強應付到』。

你說他們沒理想,沒出息嗎,我說他們面對現實不退縮,付出每一點一滴,了不起得很。勇敢的人是有福的。

有哪一種理想不是深植於現實的呢?對現實無所知,對理想也熱愛不了多少。

雖然我們最多只能突破小樊籬,無法突破世俗社會的"Iron Cage"。

Tuesday

尋根

大學圖書館某個角落,竟靜靜的躺著一本2003年粉紙印刷的《平陽區氏族譜》;旁邊又有一本線裝書,用紫色絨盒子載著,叫作《佛山區氏族譜》。

想我廿一世紀區家,連大年初一也懶得拜年;打開這兩本族譜,上溯唐代金陵的先祖,追尋千百年子孫脈絡,畢恭畢敬,只好暗呼:『......恁地認真!』

我已不只一次被問及『區』氏與『歐』氏有何分別,這問題就連族譜也說不準,只說北方區氏多為歐氏、歐陽氏旁支,南方廣東則多真正區氏後人。

我那些又反智又可惡的友人,最喜歡故意誤讀我的姓氏。族譜引述《五山林志》,記載一事:

『吾邑陳村區吉,元季歸誠征南將軍廖永忠麾下,以救參政朱亮祖山南土寇之圍有功,永忠上其事於朝,授彰德衛百戶。一日,太祖閱軍籍,呼曰:「區吉!」為「區別」之「區」。區吉進奏謂:「臣本姓區,烏侯切,為歐音。」上因以硃筆加一欠字旁。自此吉之子皆用紅字寫欠旁為歐,吾邑陳村同區姓者亦不改。』

多慶幸祖上姓區,無拖無欠,無視權貴,瀟灑得很哪!

Monday

It's only words

I fight for myself / I fight against myself / Throughout my whole life.

Sunday

禮物

想起弟弟生日,我忽然想送他禮物,這也許是二十多年來的第一次。走了好久的路,才來到一家大一點的書店,找著一本攝影書。生日當天,他──和我那時一樣──整天在外,很晚才回家。我把書放在他案頭。

無聲。無息。那是給他慶賀生日的禮物,也該說是我適意而行,讓自己快樂的一份禮物。

Saturday

梁祝

來時,行人隧道口傳來一曲《梁祝》。擎著小提琴的是位頭髮斑白的中年男士。你說我怎能不給他錢。去時,行人隧道口依舊傳來一曲《梁祝》,擎著同一部小提琴的卻換作一位長髮中年女士。錢就不多給了,微笑則毫不吝嗇。

謫仙

與友人登山,山上雲霧繚繞。穿越一段林蔭山路,即置身迷濛之中,崖下百姓人家,早已不見。登上山峰,竟愛上如此霧景不願離開。人面對大自然,該當是童心勃發。

良久信步下山,林蔭山路以外,陽光重現。我笑言:山下乃凡間,此去便是六十年,你準備好了沒有?

Thursday

宇宙何寥廓

我倆去了太空館天象廳,看愛因斯坦。我們半點物理學根柢也沒,相對論是八輩子也不會明白的了,然而關於宇宙的一切,都是那樣不明所以的浪漫迷人。理論裡一一的假設,努力查証千古的想像。廣義相對論云:孿生兄弟,哥哥乘坐光速火箭飛離,回來後弟弟已老了二十年。那豈不是中國民間故事所說的『天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宇宙何寥廓,吾知則有涯。面牆見人影,真面固難知。』──王國維詩

Wednesday

過去未來

無線在重播《尋秦記》,那是我唯一會追看的電視劇。我不懂物理學,對於時間空間的理論一竅不通,但還是對穿越過去未來的故事,饒感興趣。

小說只是探求一種可能,滿足一種想像,也不必深究它的科學根據。關於穿越過去未來的作品,多不勝數,印象至深的,有以下三部,不過它們對於穿越時空的觀念都很不同:

黃易原著、無線劇《尋秦記》:
項少龍參與時空實驗,回到戰國時代,輾轉成了趙國的將軍。項少龍赫然發現嬴政早在趙國為質子時已死,唯有叫自己那柔弱的徒兒趙盤冒充嬴政。結局是趙盤即位後,當真漸漸變成心狠手辣的秦王政,項少龍則歸隱,他的兒子原來就是後來的項羽。

一邊看,一邊湧現了很多問題,例如:是不是必須有秦王嬴政,秦國才會統一六國?是不是任何人,皆可以是嬴政?若項少龍得悉真嬴政已死,然後什麼事都不做,歷史是否從此改寫?

亦舒《朝花夕拾》:
陸宜的媽媽珍愛著一枚胸針,說是小時候遇過的一位漂亮的阿姨送給她的。之後,陸宜遇上磁場意外,回到過去,遇到一位女孩,教她十分疼惜,還把一枚胸針送給她。陸宜這才明瞭,原來媽媽常說的那位漂亮阿姨就是她自己。最後她再一次穿越磁場,返回原本的時空,媽媽問她幹嘛失蹤了幾天,陸宜只有苦笑。

這模式與前者相似,但歷史不會改變,依循預演的軌跡再演一次,即是一切都是注定的,包括陸宜遇到的那次磁場意外。

漫畫《龍珠二世》:
未來世界,人造人橫行無忌,地球變成廢墟。孫悟空卻早因心臟病逝世,戰士只餘杜拉格斯一人。杜拉格斯坐時光機回到悟空死之前幾年,送給他一瓶特效藥,預告人造人數年後來襲。悟空因而沒死掉,數年後,人造人出現,悟空與一班戰士抗敵。但在杜拉格斯原本生存的年代,孫悟空依然是個死人,地球依然是廢墟。杜拉格斯嘆道:『既有悟空已死的未來,也有悟空未死的未來,因我所做的一切,便產生很多很多不同的未來了。』

我比較喜歡這個模式,歷史充滿偶然性和可能性。原來的歷史像一條道路,而時光機器卻開闢了許多的岔路。

還有張系國的《棋王》,寫的是預知未來的故事,瘦小孩能猜到對手下步棋,每戰必勝;也一樣探討究竟我們可以有多少個未來。

這時我也來個不依科學的浪漫想像:地球根本不止一個,宇宙如此深廣,會否就是『輪迴轉生』的場所?

對於時間機器,我並不熱切期待──畢竟讓生命一往無前地坦然走過,是最好不過的了──只是如有機會,倒想看看千萬年前的阿特蘭堤斯和金字塔,還有回去痛罵孔子一頓。:)

Saturday

所謂俠義

晚上回家途經的士站,一輛的士停在我身旁,乘客探出頭來。『Excuse me?』是位外籍太太。他們要去某地,但司機不懂英語。我一看,那是在大尾篤的一家旅舍,可惜紙上只有旅舍的英文名字。我問她,那是不是『香港教育學院』的旅舍呀,她說不是。

我告訴司機,『是大尾篤路66號的一家青年旅舍,該是路上的小屋子吧。』『66號,即是哪裡呀?』司機還是一頭霧水,大尾篤沿途都是小屋子啊。那太太自然也不知曉旅舍是什麼模樣,附近有些什麼,如此便一切好辦。最後她向我道謝,我說,我已把地址告知司機,『He'll try his best.』替她關上車門。

司機的模樣實在懵懂,車子駛走後的一剎那,我才猛然想到,我該與他們一道上車,替她們認出那旅舍,這樣才最管用啊。幾秒之間,車子已絕塵而去了。

於是我整晚在想這件事。我固然覺得自己實在遲鈍,但更重要的是,不是我沒有去幫助人,而是沒有幫得徹底。若然上車充當嚮導,不為了讓她們感激流涕,也不為了其他什麼,我純然想到,這必定會是一件快樂的事。

『既然給我知道,這件事我跟定了!』《射雕》開首,江南七怪與丘處機就這樣決心要救出郭氏楊氏母子,一出手就是十八年。平日看那麼多武俠小說,握把傘子扮作劍客,然而那份斷然坦然的胸懷,在自己生活的機緣中,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似乎沒學懂半點啊。

『四海之內皆兄弟,大娘越洋而來,言語不通;
大尾篤多山賊出沒,在下送大娘一程!』

It's only words

有時候我會想,生活就是由許多許多可一不可再的東西組成的。

Friday

七劍的奸角

《七劍》好看,在於配樂雄渾、情景壯闊、氣勢迫人,不過人物塑造和劍的描寫就弱了一點。我就是不滿那幫奸角,殺人放火之理由實在牽強;其首領風火連城,又奸又健碩又兇殘,但奸得沒趣,奸得太沒頭沒腦;他終被由龍劍一劍刺死,也難以教人有什麼快感。 (更甚者,這位風火連城的造型也太似《古惑仔》裡的那些『豹哥』或『喪標』了。)

武俠世界本來就是正邪莫辨,忠奸難分;恩怨情仇,難理難斷,方為江湖。所謂英雄與所謂惡人,皆有令人嘆服的武功,總有曲折動人的身世,以及矛盾而深刻之性情,所以奸角往往比主角更引人入勝。奸角的確要死,但總是死得出奇,甚至死得令人惋惜。《神鵰》的李莫愁殺人如麻,但其為情所困,怨毒太深,令人嘆息。《笑傲江湖》的東方不敗,死得浪漫淒美;魔教教主任我行,其言其行,傲視天下,快意恩仇,就更教人折服。

所以嘛,但凡魔鬼撒旦出場,總是以溫文爾雅的西裝look;若然又是張牙舞爪的醜怪,豈不叫人打呵欠?

It's only words

這個世界之變態無常超乎想像,活在這世上若不靠一點點的幽默感,遲早瘋掉。

Monday

15.8.05

芓程和弟弟不約而同地在這天開展工作生涯。去吧83年的一代!:)

Thursday

P.S.

『烏拉圭友誼賽輸給巴西0比10,我為什麼還願意接掌這支球隊?我來不是要將失球由10球減少至9球,我來是要令球隊失了10球還能夠追回11球!』


──烏拉圭領隊馬素達,《足球小將世青篇》

退場

家裡看過與未看的書也堆積如山。我隨手翻開一本《三國》,不期然重溫了幾個相同又相異的片段:劉備去世,曹操去世,與諸葛亮去世。小說英雄人物的退場,是莊嚴盛大的一刻,也好讓人們知道,他們最後做過什麼,是怎樣看自己的一生。

最令人心酸的是孔明,帶兵與魏對峙時死於營中,花盡剩餘力氣,交代遺言,安排人事,佈置退兵.......最後還要蹣跚到營外視察,極目遠望,禁不住長嘆:『再不能臨陣討賊矣!悠悠蒼天,曷此其極!』放下放下終究放不下,這種拖得太久的死法,真夠痛苦了。相比之下,劉備與曹操臨終前把說話一一說清便去世。時間,別要太多,足夠便好。

Wednesday

病癒

當真是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休息了三天,還是迷迷糊糊的樣子。今晚我決定不讓小病打亂正常生活。精力原來是很弔詭的,必須努力用掉一些,才能補充更多。

Tuesday

病發

只要遇上這種叫人窒息的悶熱天氣,我就得再感冒一場。持續好陣子的頸痛神秘消失,接著三天內所有頭痛、腰痛、喉嚨痛、鼻塞、咳嗽、發燒一次過盡數發作。

也好,反正我安排好一年只病夏季冬季這兩次。

Monday

淡如水

我在本部百萬大道遇見阿傑,我們笑著來個擁抱。我們曾一起做過一個引以為傲的Project,就只是year3一個學期的一科之緣,就是這種淡如水的情誼,在彼此路上重逢的這個擁抱,美好得沒法形容。

Saturday

墓誌銘

1) 我仲未玩夠呀!快D落來陪我玩啦!

2) 欲知後事如何,下來自有分解!

3) 不用上班真好!

4) 咦?你睇下後面?

5) 警告:本人不喝啤酒!不吃燒豬!不抽煙!不吃紙!

6) 此地無人借錢,追數請過隔離

7) 據可靠地下消息透露,下期六合彩中獎號碼為2, 13, 27, 28, 33, 39

8) 一個字,爽

9) 首期月供那麼貴,間隔卻那麼差!

10) 我落去繼續寫我本書《人生的意義》

Wednesday

未了緣

這算是個小小的秘密,老朋友們亦早已知道。A-Level那時,我臨時決定缺席世史考試,把餘下的時間全部拿來準備中史和文學考試。結果兩科合格,順利考入大學,而世史老師給我氣死,斷送了一份師生情誼。

其實我愛世史甚於中史,然而世史範圍太廣,我沒把握考好。

這份歉疚帶在身上已好幾年,我甚至打算現在去補考一次AL世史,還一個心願,給老師一個補償。然而一切早已無法挽回,考試一關已過,傷害亦成事實,得與失該如何評說。

也許,這個曾經任性的我,日後努力地當一個老師,才算是一種真正的補償。或者說,是報答。

中國歷史

待我好的人實在不少。Miss Wong知道我財政拮据,竟送給我一份計酬打字的暑期外快。那是六十份預科中史Essay,現在我每天處理四五份,一一打成softcopy。

打字本身是悶的,打中史Essay更悶,打預科中史essay就簡直是悶蛋透頂。然而只要能實在掙到錢就成,而且那是Miss Wong的一番好意,我還是心存感激。

中史essay是久違了的物事,是我唸預科時永恆的噩夢。中史essay乃現代八股,揣摩史家語氣,堆砌文言文;只注重背誦和併貼,學生不必有個人意見。寫中史essay並不依照一貫寫文章的準則,而是依照中史essay獨有的答題格式,開首言必『現析述如下』,末段必『總而言之』,內文又大事重覆累贅,旁徵博引前人餘沫,方算是一份扣題又豐富的答卷。

手頭上這六十份學生essay,文句大多邏輯不通,又多語病和錯別字。然而中史老師沒法亦沒時間一一指正,評改只是看內文的『point』是否寫足而已。

我對中國歷史又愛又恨。愛是感情使然,也基於一種壯闊河山的美麗想像;復又恨中國歷史三千年無新格局,中國歷史純是這民族堆積如山、反覆不斷的專制、暴力、腐敗與因循的見証。

香港的中學中史課程就更糟糕透頂,偏重朝代治亂興衰史,教學生不斷重覆認識歷朝君主如何集權中央,如何控制地方,官吏如何役使人民,又如何恣意妄為,當中並非要帶出什麼沉痛的深刻反思,卻只是讓學生記述事件原因經過影響、人物地方名字,甚至還叫學生評論一下中央集權政策之成效如何。如此中史課程,在廿一世紀的唯一作用,也許就是讓大家在閱讀現今中國天災人禍的新聞時,有一種非常熟口熟面的感覺而已。

愛讀史之人,若只專治中國歷史,必不能使人心胸開闊,視野亦無從拓展。唯有努力多讀世界歷史,方能知多一點點人類的命運。PGDE的第二年,我希望能副修世史,再續與這科的未了緣。


P.S. 教師真實見証:《一個蝕人心智的中史課程》

Monday

短短一句

整理中文科說話教材時我把『短短一句』(心口) 誤打成『短短一世』(心廿),因而發呆了五秒鐘。謹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