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念恩記仔女

恩主教書院發生命案後的當晚,一眾舊生之間都互相傳遞這個消息。雖然我們畢業離校之時,死者還是剛唸中一二,大概都不認識他。

第一個反應是心痛。除了替這位同學心痛,也替母校心痛。離校多年,聽到的母校消息都不是什麼好消息。當大埔區的中學紛紛在改革中進步的時候,恩主教近年好像衰落了,失去以往良好的校風。

我尤其心痛於那位同學,死時還在唸中六。中六原是美好時光,多麼讓人惋惜。好不容易熬過了會考,取得了分數原校升讀。熬得過會考,經歷過一場撕心裂肺的戰鬥,不管成績表現若何,一定會有所體會。在我而言,會考教我明白凡事均能妥協。我不認同考試,但我又不想被考試打敗。我妥協,我積極地玩考試遊戲,我要反過來爭取主導權,因為我知道考試是必需的罪惡。

中六,是一個自由放任的時期,很多同學都趁這年搞課外活動,擔任職務,隨著性格喜好,只要不犯校規,資源許可,愛搞什麼也有商量。中六,也是一個學習承擔責任、使用權力、發揮才能的時期,因為大部份學生組織的『話事人』和『搞事人』都是中六的同學;當時中六甲乙兩個課室,儼如學生組織的總指揮部。

即使同學沒有興趣搞活動,沒有什麼才能或喜好,甚至讀書也不好,亦不要緊。中六是個公認的蜜月期。搞活動的學生,在中六根本就不會努力唸書。我甚至在中七也不唸書,考MOCK的時候拿了兩個F。不搞活動的學生,可以選擇好好唸高考科目,當然,如果想在經過一場會考之後放緩步伐,慢慢去接受預科,或者思考一下前路,時間還是充裕的。心痛,是因為梁同學選擇在這個有可塑空間的時期結束生命。聽說梁同學本是個文靜用功、喜愛棋藝的孩子,也是棋藝學會的成員。這一次他默然就結束了棋局。

除了願他安息,不知可以說什麼了。但若有機會,也想對師弟妹說幾句話。眼前的學科、課本、考試測驗,全是虛妄;在當中能提煉出來的東西,才是有趣的、殊堪記取的精華。我其實無甚數學頭腦,但我又從數學題中體驗到抽絲剝繭的樂趣、解決問題的步驟,還有一生管用的耐性和冷靜。中學教育,沒有在課本上白紙黑字教你如何堅強地活下去。只有退一步從學業中抽身,回歸生活,才能學會。願現今的恩仔恩女,都可以盡可能在校園裡學會更多東西,並找到生之勇氣。

Face Your Fears

與Carmen看電影,並不是抱著入場消費的心態,只是兩個人安靜坐著,咀嚼細節和大意。看《森魔》,也並非為了要被嚇餐飽,還是一貫地留心電影的message。倒是回到家看網上影評,原來不少人怨聲載道,大罵是毫不駭人的悶片一套。

The Village給譯作《森魔》,真是神來之筆。心魔作祟,才有森魔。戲中那班長老為了擺脫過往的悲傷,便閉關自守,企圖建立小型烏托邦。結果還是徒然,世上任何角落,都會遇到人生的傷痛。

原來要再加上英文海報中這一句,才夠點題:『Face your fears.』痛苦原是生命本質,我們每個人只有迎向心魔,穿越悲傷的森林。

Tuesday

剪影 (2)

浸浴
長久以來養成習慣,不以聲音騷擾他人。所以電話只震而不響,電腦不裝擴音器,只設耳筒。夜裡,關上燈閉上眼,戴上耳筒,舒服的坐下,讓自己浸浴在音樂中。我愛上Secret Garden寧靜悠遠的北歐民歌弦樂。音符像水一樣輕盈流動,浸浴過後就回復意志和精神。Secret Garden下月來港,一定要去聽現場演出。


鼓舞
我慶幸能在學院認識了阿健這位朋友,他年紀比我小但思想遠比我成熟。七月時我們一同搞一個領袖訓練營,過程中天天為細節爭執,卻因此惺惺相惜。

同事之間的話題,離不開公司,似乎我們的樂趣都來自訴苦。我和阿健每天痛罵老細,既有淋漓盡致的爆粗,又有對公司客觀的批評。恨得牙癢癢,我們沒有意志消沉,反而決心要爭氣,『唔好衰俾佢睇』!

上次上罷急救課,臨行時我聲言:『我定會在兩個月內找到工作!』 他舉起一掌,『不是,是一個月內!』擊掌鼓舞。


笑聲
『下?哈哈哈哈.....』我可不是故意說笑話逗你笑的,我只是很自然地就把說話說出來罷了。結果你笑了一分鐘。那是我聽過的,最好聽的笑聲。

就讓一切也這樣自然,愛你,帶給你笑,就這樣決定。:)

曙光
師姐Ada介紹我,去她工作過的中學做TA。中文科和綜合人文科,都是我的強項。這是一個好機會,雖說有Ada引薦,面試還須由我好好把握。『曙光來了,你準備好未?』想起發叔的宣傳口號。:)


剪影

離去
離開尖沙咀後首次再回去,是回去和Carrie交代身後事。晚上八點半公司只得她一人看守。全公司裡我們二人同樣受基推之苦,我卻提早離去,工作全都落在她身上。我曾對她說,離開公司,I don't feel sorry to the company, I only feel sorry to you. 這就是我的婆媽性格了。Carrie比我吃得苦,沒有怨言,還說大家都明白彼此處境。

學院的同事都是互相扶持的好同事。大家都一樣,一面忍受,一面希望早日找到新工作。臨行,我逐一在同事桌上留言。努力,我半帶玩笑地說,我在外面等大家!


興致
從前錯過了很多機會,今天發現很多東西沒有學懂。我久違了這一種要學習一門東西的興致。還記得中六那年,到明報編輯部一遊,目睹編輯哥哥表演風也似的打字,回到家就很想學倉頡輸入法。我找來一幅倉頡轉碼表,一部電子辭典,每天遇到不曉得的字,就磨在那裡逐個組合地試。在街上看到告示、招牌,又默默地把它們拆成編碼....

很多東西想學,又或者,很多東西要學。想學一種樂器,學曉普通話,學更多software. 不管是為了找工作還是其他。或者這樣說,為了尋回一種興致,一種對事物、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快樂的心。


浮沉
要學的還有游泳。還是小孩的時候,父親已在教我們兩兄弟游泳,可是我膽怯,一直學不會。我一直沒有信心。不相信自己能夠浮在水中,又害怕水深沒有立足點。弟弟也好不了多少。十多年過去,弟弟竟去了參加龍舟隊,而我終究還是怕水。今天主動和父親說,不如一起去游泳。浸到水中,努力綜合著父親反覆說了十多年的動作;不時又心怯,亂了手腳,喝了一肚子水。我的問題不在動作姿勢是否正確,而是信念。

我索性潛到水中什麼都不做,親身體會,原來我真的可以在水中不浮也不沉。

終於發現原來秘訣和踏單車一樣──呼吸回氣,不停前進,才能保持平衡。三小時過去,我游了人生之中最初的....10米。

Monday

新界東論壇

1. 長毛
長毛的街頭鬥士形象深入民心,但他其實也有淡定理性的另一面,他說話雖然出位,但其實句句都到肉。長毛最大的賣點,就是真。現在立法會議員的發言句句『政黨腔』,聽到厭,議會需要長毛這樣的新血。

2. 曹博士
句句科學,只能做到搞笑的效果。政治當然也需要科學理性分析,曹博士卻沒有或沒能力做示範。如果今晚曹博士能夠拋出一些調查數據、個案分析或推論,今晚一定令人刮目相看。

3. 七一連線
本來是標榜團結,首先在視覺已做不到團結的效果,彩虹這個idea弄巧反拙,一人一色,看上去與團結隊伍的形象相反。論壇上也顯示不了力量,雖說集合民主派力量,但各人未能各盡所長。湯大狀發言沒有大狀水準,劉慧卿甚至沒有發言,明顯是給黃成智、蔡耀昌機會表演。

4. 田少
田少在新界東完全是新丁,比曹宏威更新 (曹是沙田區議員),理所當然被圍攻,但今晚表現穩定。田少一向與大眾疏離,卻用『你的心聲我聽到我做到』做口號參加直選,明顯份量不足。

5. 發叔
發叔的發言顯示出他有豐富經驗,奈何他有太多痛腳,議會表現沒有說服力,以個人風格為理由依然不能作合理解釋。發叔是個既神秘又矛盾的人,既想保持獨立、展現個人風格,同時又面目模糊,立場不明。此外,『香港出發』這句口號很薄弱,連奧運代表團出發時也大可以套用。

6. 民建聯
劉江華在眾多候選人中最尖酸刻薄。口才雖然了得, 但在論壇上有破壞無建設,只顧攻搫七一連線。民賤聯只打劉江華一個,因為在民賤聯而言,贏了一席經已是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