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從0.1 開始

8月30日,星期一,我回復了自由身。

中午,在大埔工作的好朋友打電話給我,他說,想不到又有機會和你一起吃午飯了。

我說,連我也想不到哩。

待業的日子,有一萬個灰心沮喪的理由。我這輩子的弱點就是太多念頭,意志不堅定。同一件事,有千萬種不同說法,但現今我明白到,其實我只需要一個說法,一個我自己的說法。這一刻,支持我生活下去的就是一些丁點兒的信念,就是我信:離開那裡,定會找到更好。

阿生朝著他的方向進發,上了軌道。便便也有了一整年的工作經驗。我們畢業已一年,我到過兩個地方,做過兩份工作。從畢業那一點開始,姑勿論是大還是小,紮實還是坎坷,我總算是向前走了一步。沒錯這一刻的我是重新開始,然而我信,我並不是從零開始。

Saturday

P.S.

我把所有幾個月來建立的文件燒錄至光碟後,就把它們刪除;不是移送到資源回收筒,而是直接從資料夾拋擲到空中,看它化成燦爛的煙花。

大掃除

舊版本的文件、沒用的筆記、乏人問津的計劃書、多餘的影印本、殘舊的文具、離職後的卡片、放假申請表、訊息已傳遞的memo紙、已統計的問卷、員工工作計劃表、一時興起的塗鴉、已付的賬單、不再好笑的笑話、念已紀了的紀念品、過期雜誌,連同一些用不上的紙、筆、資料、記憶、想法......丟掉了。

Sunday

Time to Say Goodbye

三四年前,慕Sarah Brightman之名,第一次聽Time to Say Goodbye這首歌。首幾句全不是英文,旋律也怪怪的,聽不明。沒有用心去聽,就擱著沒有聽。

後來又慕Andrea Bocelli之名,發現原來他曾和Sarah合唱過Time to Say Goodbye。我又把它找回來,用心聽一次。不只首幾句,原來全首歌詞都是意大利文,就只有一句"It's time to say goodbye" 是英文。我還是沒有把歌詞完全弄懂,大意是說:是時候要說再見,我將航向遠海,去一個我從未與你踏足的地方,找我夢裡所見的事物;是時候說再見了。聽說這首歌是為一位即將退休的音樂家而寫的。

閉上眼,就能想像到歌中所說,那一片黃昏日暮,驪歌下的海岸。

我不知道三四年後,什麼改變了,只知道今天,覺得這首歌很感人。

我想是因為,從前還未試過,為著一些原因主動離開一個地方。從前,中學畢業、大學畢業,是時限既到,歲月不留人。來和去也是預先的安排。

後來在工作上,卻嚐到了提出分手的滋味。畢業短短一年,已試過兩次辭工,老實說,這也非我所願。

現今開始人生的抉擇要由自己去負責,掙扎和矛盾,也都要自己去承受和解決。是時候說再見,因為我再也不能容忍這個平庸的狀態了。


Time to say goodbye.
Countries I never saw and shared with you,
now, yes,
I shall experience them.

Wednesday

舊歌

坐我前面的社工同事,是個不羈浪子,總愛肆無忌憚地在辦公室播mp3。而且播的都是舊歌:家駒時代的《光輝歲月》、《海闊天空》,還有Beatles的Yesterday, Let It Be, Imagine....早陣子,甚至有蘇芮的《憑著愛》!歌曲總會總成滋擾,遭來同事的白眼。在這家『青年』公司,好像只有我是他知音人。

我也是個只愛舊歌的人。歌曲像酒,塵封越久越動聽。而現在的流行曲,以最快的速度流行,也以最快的速度不流行,像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