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綠水清風

『綠水清風白雲蕩
我的心充滿著渴望
將來世上滿笑聲
全人類是友非敵
人類善意升值
獻金光
充滿歡樂
充滿友誼
美麗和力量

願世間清風白雲蕩
願世間充滿著渴望
金黃抱著紅和綠
見繽紛又見興旺
四方任我闖蕩
建家鄉
充滿歡樂
充滿友誼
美麗和力量

伴你往前望
拓展新路向
發出新的光芒新朝氣
同創輝煌與鏗鏘....』

《風之谷》

Monday

足球紀年

歐洲國家盃曲終人散了。同是每四年一屆,歐洲國家盃與奧運同年,而世界盃與亞運同年。也因為這樣,每逢雙數年的夏日,便會有一項扣人心弦的大賽事在我生日上演。現在還會記得,2002年6月25日是世界盃準決賽,德國一伙悶蛋把南韓打敗,教我悶悶不樂。2000年6月25日,則是歐洲國家盃,荷蘭大炒南斯拉夫六比一。

大賽事的印象與歲月的印象,結合在一起。1998年世界盃,巴西才華橫溢,橫衝直撞;而剛考罷會考的我,也正好過了一個自由放縱的夏天。2000年歐洲國家盃,冠軍法國表現成熟,成就到達頂峰。而我卻是中學剛畢業,準備進大學來個重新開始。

如此一來,今天若要回顧往昔,大可以準確無誤地用足球來紀年了。Carmen說我老啦,因為老了才那些清楚記得人生大事的年份:『想當年呀細路,1950年果陣我走難落到黎呀下...67年果陣呀毛主席佢.....』是這樣罷?

足球大賽,兩年一度風起雲湧。開幕與閉幕禮的煙花同樣璀璨。每一屆除了有動人的激戰,還有新星的崛起與巨星的淡出:88年的古烈治、94年的巴治奧、98年的施丹、02年的李華度....

每一屆的賽事都與別不同,保証叫人難忘。然而,像我這樣生活得心神恍惚的人,只顧看足球看得忘形。日後,除卻大賽的記憶,讓年月變得珍貴的東西,還是靠自己去採集和經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