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09:26

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

Sunday

:D

香港青年學院給了我回電,說願意聘用我。

這會是我第二份工作,但感覺更像第一份工作:第一次進入機構、有上司同事、第一次收到Confirm聘用的電話.....

歷時四個月的休漁期,正式結束。


Wednesday

P.S.

一天的價值,該以所得的快樂與完成的事來衡量。

快樂

狗伯特:『如果所有生物....生存在世界上是為了快樂,而現在我又比你快樂的話,即是說我活得比你更成功....』

呆伯特:『.....我話你知....你...好煩!』

狗伯特:『啊啊....距離又拉遠了....』

Monday

內不猶豫

多聞聖弟子,對於因緣之法,能有正知善見。
不必追問前生:『我前生是有是無?我前生是什麼生命?我前生活得怎樣?』
不必追問來世:『我來世是有是無?我來世是什麼生命?我來世活得怎樣?』
當下此刻,亦不猶豫:『我在哪裡?為什麼會來到此生?
在此之前,死去的是誰?今生死後,又當往哪裡去?』

──《雜阿含經》

小魚自我迫害實錄

(1) 早上十時過後才起床,會內疚死。
(2) 深夜二時後才睡覺,會內疚死。
(3) 吃一餐花超過二十元,會內疚死。
(4) 午睡,會內疚死。
(5) 不去跑步,會內疚死。
(6) 沒有完全看遍一本書,會內疚死。
(7) 沒有完全看遍一份報紙,會內疚死。
(8) 沒事可做,會內疚死。
(9) 失業,會內疚死。

2004年5月3日下午4時30分,本人的人生有了突破性進展。本人午睡了三十分鐘。

Sunday

兄弟

與球隊的兄弟相處這麼多年,其實早該對彼此的性格一清二楚。有些事能大家一齊做,有些事不。

我們一起踢波,一起看球賽,一起談論球星。球場上,爆粗。球場外,說變態笑話。但是說到要像眾兄弟們、像個典型男人般,互相嘲笑、明寸、暗寸、窒人唔駛本,我可不懂。亦學不到。亦不想學。

其實反過來看,我的兄弟也同樣不會像我,對情緒、感覺、思想、關懷宣之於口。

就是在這兩點上,我就不會define自己是個男人。

我仍是兄弟們的兄弟。但我亦享受做一個『又男又女』的『人』。頂你呀。

Saturday

P.S.

『執意要變成一個成年人,這樣更孩子氣。』我的姐姐清水一語道破。

12:17

當煩惱如何做活力青年人、當煩惱如何真正脫變做成人、當煩惱生作男兒該如何擔當、當煩惱身為中國人的國家歷史感情民族認同.....其實,我不可以只考慮,如何簡簡單單做一個『人』?

-----------------------------------------------------------------------

常聽到便便說,很想做回一個小孩,一個BB。總覺得這樣的口吻,唔,不恰當。現在我覺得,其實有時,我也會嚮往,回歸一個很原始的狀態。

------------------------------------------------------------------------

耶穌好像說過類似一句話,變回一個小孩,才能到天國去。佛陀也說過這麼一句話,離一切相,即名諸佛。人生究竟是個怎樣的旅程?由嬰兒時的一張白紙,逐漸添加人造色彩來成長,然後一天驀然回首,發現後天添加的種種名相,都要一一破除。

-----------------------------------------------------------------------

好想撥開諸般思慮,一窺心靈深處,傳說中那一澈澄明如鏡的清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