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天地男兒

(1) 我已好一陣子沒有跑步做運動了;大雨下了整個星期,卻顧著去別的地方,久而久之,就懶散起來。

(2) 記起臨畢業前上Social Work的課,教授說道:「健康,歸根究底,是一個Discipline (紀律) 的問題!」想起這句話,如雷貫耳,就動身回到運動場去了。

(3) 找不著下雨的痕跡,下午五點的運動場上只有柔和的淡雲和日光。跑道內圈的足球場上,也只有趁著中大暑假靜靜休養的綠草。

(4) 更衣室裡,都是中年發福的男士,準備頂著肚腩做運動。健康,是個不分年齡性別種族地位....的紀律問題。我也站在更衣室的大鏡子前,端詳著自己的...肚臍。「不知哪一天輪到我有...肚腩?」

(6) 所謂:五十而發福,四十而不惑,三十而立,廿二而........

(7) 從空無一人的看台拾級而下,踏足在廣闊的跑道上:我好愛這種感覺,從小,就愛這種感覺。但我更愛張開雙手,抬頭向天,閉上雙眼,然後,來一個痛快的深呼吸──

(8) ──藍天之下,綠草之上,大字型站著。《龍珠》裡的孫悟空使出『元氣彈』也是這樣子的站著,一點點蒐集天地靈氣。

(9) 從小,我就屬於跑道和運動場的,我確信。中學時代,一年裡最重要的一天,當然是Sports Day:跑道是找尋榮耀、自豪與滿足感的戰場,中五那年的100米決賽,第一次拿冠軍,我興奮得辟拍一聲,大字型橫臥在終點上慶祝。那個年代的我應該...好有型,我確信。

(10) Year 1來到崇基學院運動會,100米分組初賽,我跑尾三。那當然是意料中事:中大裡真正像職業運動員的人多如牛毛。那年之後就再沒參賽了。

(11) 那是後來在運動場上跑圈時體會到的:如果為了勝利才跑步,就根本沒法愛上跑步。唉,我就是這樣,連跑步的時候腦子還在想別的事情。今天我決定跑兩公里。這麼久沒有跑步,兩公里已經很吃力的了。

(12) 一圈又一圈的跑道上有男女老幼。有的想練氣,有的想瘦身,各適其適。愛美,愛健康,那個辛苦完成目標的自己,卻更可愛啊。

(13) 是的,綠草地和紅色膠粒跑道的確可以勾起我很多往事。幸好那些都是快樂的片段;為了永久保有這快樂的片段,不讓它褪色,唯一的方法,就是不讓自己褪色。

(14) 年少的時候,校長老師把獎牌掛在得獎者項上;長大了以後,得變成拿破崙那樣,自己給自己榮耀的冠冕。

(15) 好不容易完成了兩公里,回到終點,我沒有大字型躺著,卻改為把運動鞋踢掉,把襪子脫掉,光著雙腳走在草地上,像個野孩子。

(16) 我愛這一種立足在大地上的感覺,好愛好愛。

(17) 三十而立,廿二而自強,藍天之下,綠草之上,你是比從前更具英氣的天地男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