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alute

電視劇集這一幕說到分娩,媽子興之所至,告訴我她「當年」的經驗....

「你剛剛出世,護士阿姐打電話給你阿爸報喜,你阿爸興奮地問:『係仔定女呀?』怎料立即被護士阿姐訓斥:『有冇搞錯!你第一時間應該係問你老婆係咪平安先岩呀!!!』」

可敬的醫護人員,原來不僅是健康的守護者,更是人間感情的守護者。

Friday

滄海一聲笑

這陣子,總是這樣在想:那些懂得幽默的人,都一定經歷過很多苦痛。

鐵面總理朱鎔基就是如此一類人。他機智幽默,贏得國內外人士的青睞。同一時間,朱鎔基對上,要面對江澤民人馬的掣肘;對下,要面對貪官如海的萬丈深淵;對內,要推動經濟照顧黎民百姓;對外,又以開明作風,負起改造中國形象的責任。只是萬般壯志,最後都沒法一一實現。

朱鎔基說笑的時候,滿堂大笑。就只有他一人不笑。

那邊廂,幽默大師差利卓別靈,小時候一窮二白。十歲的時候,雙親離世,遺物就只有一雙舊鞋。差利撿起一只鞋,叮叮,裡面可憐兮兮地掉出了一塊銅幣。卓別靈日後的艱苦奮鬥,自是不言而喻了。

我只是從後世的傳誦,還有一點點遺留下來的片斷,認識到他的;他在街上請一個素未謀面的流浪漢吃飯,聽他說故事,然後轉化為自己戲劇的素材。他飾演都市小人物,看盡人生百態,把一切都看得通通透透。

這類人,身經百戰,一定嘗過很多失望、痛苦和憤恨。只是過盡千帆,眼淚流乾之後,世上所有事,已沒有什麼,不能以笑待之了。

真正的幽默,不是來自誇張的表情動作,不是來自核突的口水鼻涕假哨牙,也不是來自字裡行間鹹鹹地的成份,而是來自那一份對人生中痛苦與陰暗的徹悟。

我願意哭,也願意笑;淚水,其實是灌溉一個如花笑容的最佳養料。

P.S.

"Life is a tragedy when seen in close up, but a comedy in long shot."

--Charlie Chaplin

Thursday

Role Play

走在街上,看見一位小販大嬸,穿著一件紅色T恤,胸前印著三個黃色的字母:「CEO」。

我認得出,那是一年半前Bluestar推出市面的T恤系列:除了「CEO」,還有黑色白字「MANAGER」、白色紅字「PRESIDENT」....

除了淨色和淨字之外,再沒其他設計上的特色了。儘管如此,這款T恤,現在隨處可見;滿街都是主席經理行政總裁甚至....總統......

當然,穿著這款T恤的人當中,有些可能真的是主席經理和行政總裁──那位小販大嬸,獨立自主,自成一家,在某種意義上,也算得上是一位CEO吧。

這件衣服不著痕跡地流行起來,背後隱含的意義是.....為了讓普羅大眾滿足一下居於高位的欲望?還是把主席經理行政總裁「普及化」來戲謔一番?還是激勵市民發奮上進?還是....

事實上,總沒可能讓一大群人一起當CEO、MANAGER和PRESIDENT吧,好的領導者,一位就夠;其他人,各安其位,各盡所能,就很好了。人的貴賤,只應用盡責與否來區分。

忽然想像,如果有一天,一家時裝連鎖店推出的T恤系列,不是清一色地主席經理行政總裁,而是七十二行二百六十款的,「DRIVER」「HOUSEWIFE」「ASSISTANT」....甚至「TO BE EMPLOYED」也有的話,那一個城市,會是個敬業樂群的樂土。

Wednesday

Counter-Socialization

聽說,孩子的認知能力、性情塑造、社會觀念......都是在早年開始,在家庭生活中熏習學成的。

若然說家庭是社教化中的重要一環,那麼我對待我家社教化的態度,就是:聽其言觀其行,然後逆其道而行。

我越不認同我媽的猜忌多疑、火爆性格,我就越表現得開放和冷靜。我與我媽性格上的嚴重差異,就是這樣形成的了。

我絕對容許家人指著我鼻子罵我,我絕對可以面不改容,因為我非常清楚字裡行間,有那些是罵得其所,有那些是無理取鬧的飛沙走石。

拒絕直接地學習父母的一切,會不會有助自我獨立?不斷強化彼此的分別,又是不是代表沒法溝通?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和家人的關係:因為,根本不能用「好」與「壞」來形容。

P.S.

測量一個人力量的大小,應看他的自制力若何。

──但丁《神曲》

Monday

什麼是男人

好男人,應該有紳士的特質;如果要更上一層樓的話,一個好男人,除了要有紳士的氣度,更要兼具無賴的野蠻和勇氣。

忘了在哪裡聽來這個故事。一對情侶乘地鐵,車廂擠滿人;女友臉上忽然一紅,靜悄悄告訴身邊的男友:站在他們後面的一位中年男人,多次有意無意地觸碰她。於是那位男友一轉身,對著那位鹹豬手大喊:

「嘩,做乜摸我呀,你變態架,男人都摸?!信唔信我摸番你丫拿!!」

當然,那位中年男人不致於厚顏無恥地抗辯說「唔係呀我唔係摸你呀」,只有無地自容地趕緊下車。滿車的人,雖然都投以好奇的目光,但都忍俊不禁。那位男友裝作受害的同時,他的女友,就哈哈哈地笑個不停。

P.S.

約翰尼:「什麼是好男人?」

小魚兒:「.......好男人不是男人定義的,而是女人定義的....」

約翰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