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解魅

"No magic is so strong that it may not be overcome by a newer brand."

Peter Berger, Invitation to Sociology


也許所謂長大,其實就是解魅。

Tuesday

Live with Bacteria

爸爸在廣東南海的鄉間長大,在田間過著春耕夏耘的生活。後來才遷到廣州唸書;後來,才萬水千山地來到香港。

他不時會細訴農家生活的模樣。「水稻田裡有吸血的蟲子,黏在你腳上,哎唷...」「人家四五點便起床工作,晚上七八點便睡覺的了....」

「一塊像我們現在的家這樣大小的田,才種出一碗子的飯呢...」前晚吃飯的時候,爸說。

對他來說,我也許是屬於五穀不分的一代。然而每次聽他說起農家的生活,我都津津有味地在聽。

有一句話,是印象最深刻的,他說過:「鄉間的小孩扭開水龍頭便喝水的了,所以,肚子早就適應了細菌。」自小就喝「生水」,抵風霜,辛勞幹活,所以小孩們都很堅壯。

我和其他孩子一樣,自小就喝沸水。不知到了現在,肚子有沒有適應細菌呢。

他說得對,孩子要強壯,要習慣與細菌共存。男兒要強壯,要習慣傷害,要懂得欣賞自己身上的傷痕。

Thursday

下一站,人間

臨下車的時候,我對司機叔叔說:「我把翅膀寄放在你那裡,回來的時候,再問你討回,不要把它弄髒呀!」

司機沒有答應,也沒有點頭,他只是笑,在他看來,寄存翅膀只是普通不過的事,又何足掛齒呢。

然後,我就下車,來到這裡了,呼吸一口氣。踏在地上的感覺,輕盈與沉重之間的感覺,多奧妙,此後,就得自己走路了,再沒有翅膀,沒有那輛快車,也不見了慈顏和善的司機叔叔。

到哪裡去好呢,唔,好像哪裡都很好,我要去找一個人,找一條路,不過最重要的,是先找一點...吃的東西,很肚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