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複製人

一行禪師早陣子講了一個課,禮堂座無虛席。有人問禪師:「您這麼有智慧,如果複製幾位禪師,幫助普渡眾生,這樣不是很好嗎?」禪師大笑,說:「要複製一個我,還不容易?但我經歷過越戰,難道又要複製一場戰爭浩劫,塗炭生靈?」

想一想,個人,英文是Individual,字義本身就含有「不可分割」(In-dividual)之意啊。

Thursday

不應有恨

愛的另一面不是恨;愛與恨都在同一面,而另一面,是捨離。

Tuesday

抱擁這分鐘

弟弟病倒了,我和媽子送他進醫院。

從他在家裡的床上,到我們來到急症室,一路上,我都貼近他身邊,扶著他肩膀。

在急症室前的椅子上,我讓他倚著我休息。

我們兩兄弟,好久好久,都沒有這樣親近,平時,要不就是各自坐在電腦前,我在寫東西,他在玩賽車;要不就是他動跆拳踢我,幸好那是開玩笑式的動粗。他一直是個不苟言笑的人,而我,一直都努力去感染他。

我的電腦桌前,貼了一張相,是我和他小時候的合照。我三歲,他一歲,我一手搭在他肩膀上;那時候,細佬的樣子,傻氣得很,眼光光地望著鏡頭。

「卡擦!」鎂光燈一閃,拍下這張照片。再一閃,我們已經長大,細佬已經長得比我高大,而且,還很cool。

長大以後,也很久沒有搭他的肩膀了。

也許他出院回家以後,我和他會如常地各自坐在自己的電腦前『埋頭苦幹』,但這分鐘,陪伴他的這分鐘,我很滿足。